第三十一章 其实我都知道

当苏阑将盖在野兔上面地干草石块一一翻开时,一只毫发无伤,顺至于活蹦乱跳地野兔出现在了他们地眼中。

“师兄,兔兔原来没有死啊”

郝惑看着兔子跳来跳去,充满精力,十分可爱地形象开始使她的内心动摇。

苏阑摇了摇头,他知道少女心又开始做怪了。

为了我们今晚的晚餐!

苏阑想了一会,盖住郝惑的双眼。

“你看错了,它其实是死了!”

“死了?”

郝惑有些懵,“可是他明明……”

“明明在动嘛!”

可能时察觉到苏阑诡异的目光,郝惑说话明显的底气不足,有些支支吾吾。

“它是死了啊”

苏阑一摸下巴,随即得出结论。

“但也没完全死!”

“没有完全死吗?”

郝惑有些不相信,有些怀疑,看了一会野兔,瞅了一会苏阑,暗自里咽下一口口水,随即好像想通了,赶紧点点头,清清嗓子,“师兄,没错!”

郝惑一脸正经的说道:“死了但也没完全死!”

苏阑听了点了点头,孺子可教也,这才想我苏阑的妹妹嘛,天底下哪有不爱吃的小师妹呢?

满意的摸摸郝惑的狗头,还是熟悉的感觉,不变的配方。

苏阑健步走上前去,一把捏住兔子的双腿,顿时激起了兔子的强烈反应,在他的手中乱蹦,不是还踢到苏阑的手臂上。

苏阑没有忍住。

‘bang’一巴掌拍到了它的头上,回头对着郝惑说道:“见笑奥”

“嗯嗯……”

“师兄你快点,我先回道观了蛤,今晚做好吃一点”,郝惑吞了一口唾沫,对着苏阑挥了挥手,看着兔子依恋不舍的说道。

转身就走了。

比带走任何一片云彩,留下了独单寂寞的小兔兔在苏阑的手中绝望的挣扎着。

苏阑看着手中剧烈挣扎的小兔子,笑了笑,又是一巴掌拍了上去,活活的拖着它走向远处…………

…………断开…………

“郝惑!”

“过来!”

郝惑奔奔跳跳的走向道观,一走边咽口水,忽然听到了墨青道人在喊自己的名字,转头看出,见他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郝惑下意识地抱着胸口往后退去,这种笑容实在是……

太像自己那个便宜师兄了。

郝惑一时间有些惶恐,磨磨蹭蹭地站在原地不动,总觉得有些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一边地墨青道人见到郝惑不过来,反而煞有介事地保住自己地胸口往后退了两步,脸瞬间就黑了下来。

你是认真的吗?

小小地一步,大大地伤害。

墨青道人强笑着又对郝惑招了招手,“过来,为师有话对你说。”

郝惑这才不情不愿地走了过去,但是仍然有些为难。

心里暗自嘀咕着,‘太像了,跟师兄实在是太像了!’迫于墨青道人地淫威,磨蹭了一会才走到她地跟前。

“师傅,你喊我是有什么事情嘛?”

郝惑甜甜地喊道,小小地模样清纯可爱,看得墨青道人母爱泛滥,下意识地将手放在郝惑地头上。

来回往复地抚摸着。

手法娴熟,跟苏阑有得一比。

‘咳咳’墨青道人咳嗽一声。

无比严肃地看着郝惑,缓缓道:“郝惑,你老老实实地告诉为师,你是不是对你的师兄有什么想法?”

听了这话,郝惑‘嘤’地一声。

脸一下子就红了,愣是梗着脖子说道:“师傅你不要胡说……”

“我………”

“我怎么会对那样子的师兄有想法!”

郝惑一本正经,如果不是脸上如山花般烂漫的红晕和她断断续续、结结巴巴的说话方式暴露了她内心的想法,指不定墨青道人也要被她给骗过去了。

墨青道人看着眼前试图遮掩的郝惑,欣赏着她那卓越的演技,内心即使高兴又是心酸。

高兴是因为有着这么娴熟的演技,就算独自到外面去也能保护好自己,不被随随便便的欺骗。

心酸是自己这个视作心肝的宝贵徒弟竟然和苏阑越来越像,一时间她有些担忧郝惑长大后会是怎么个模样!

哎,家中出一个老鼠屎,搅坏一锅粥啊!

“师傅,怎么了?”

墨青道人还在想着郝惑和苏阑的事情,不自觉地失神,一时间没有说话,引得郝惑好一阵担心。

完了,自己是不是演的太过了?

她歪着头,一边喊着墨青道人一边想着。

不至于啊,师傅不至于这点演技都看不出来吧?

难道说……

我得演技已经大成了?

郝惑想到这又是一阵兴奋,猛地大胆起来。

“师傅~”

“我真的对师兄没什么想法”

听着郝惑的解释,回过神的墨青道人心中五味杂陈,一时间有些感慨。

长大了啊,都长大了。

想到这,苏阑喜欢母猪的形象又猛地出现在他的脑海中,想着他朝与暮都伴着一只小母猪,搂搂抱抱的,墨青道人猛地打了一个激灵。

不行!

为了阑儿!

为了将来!

墨青道人终于开口了,冰冷道:“我都知道的,你不要骗我。”

说完又想了想。

补充道:“和你师兄差远了!”

一时间郝惑愣愣无语。

看着墨青道人说不出话来。

师傅……他知道了!!

我得演技终究是不行嘛,郝惑面如死灰,低下了骄傲的头颅,看着自己的脚尖,双手摆弄着自己的衣角。

一副要死要活悉听尊便的模样。

看得墨青道人暗自里一阵好笑。

“我一直都知道你喜欢阑儿,不是么?”

郝惑脸红得更彻底了,使劲地把头低下去,宛若鸵鸟一般,不敢去面对墨青道人投射过来得目光和他那意味深长得眼神。

她现在脑子里面空白一片,思维逐渐得放空,脑海里面重复着墨青道人刚才说的那句话。

她一直……都知道?

郝惑一时间欲哭无泪,这可怎么才好,师傅她竟然知道了!

看着自己的脚尖,郝惑依旧是没有说话。

“但是……”

墨青道人又开口,却只说了一个开头便停了下来,观察者郝惑得反应。

‘但是?’但是什么?

郝惑此刻像一个溺水者抓住一个可以带她回往陆地得长绳一般,内心忍不住雀跃起来。

‘难道说……’郝惑渐渐的把头抬了起来,坚定着看着墨青道人,眼神里蕴育着无限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