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为什么不试试呢?

看着郝惑逐渐的将头抬起来,看着自己。

墨青道人体会着郝惑眼神里面的希冀,不由自主地,墨青道人内心泛起一阵爱怜。

暗自里叹了一口气。

哎,我这个傻徒弟啊。

你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不靠谱地师兄呢?

缓缓开口道:“你喜欢你师兄,但是你师兄喜欢你吗?”

郝惑没有说话,眨了眨眼,自信的点点头,目光坚定着看着墨青道人,脸上的红晕渐渐褪去,白腻的小脸重新显现出来,一双明媚好看的眸子映着墨青道人那张古板严肃的脸。

墨青道人没有接着说下去,静静的看着郝惑,打量着她,少女心动的模样,最是醉人。

也最是容易让人泛起罪恶感。

两人站在一块,一言未出。

夏季清风缓缓吹过,扶起着郝惑少女发髻,飞扬而灵动,墨青道人一时间看着有些失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真的只有那么做了么?

他一字一字慎重而严肃的对着郝惑说道:“我并不阻止你和你师兄,但是,倘若苏阑不喜欢你怎么办?”

墨青道人看着眼前这个姑娘,猜不透她的心里在想一些什么。

却也忍不住有些担心起来。

郝惑听了失神,恍惚起来,看着天际,蓝天白云和飞鸟,又风过,有林涛。

那么倘若师兄喜欢我呢?

“不会,师兄一定会喜欢我的!”

她斩钉截铁的说道,小小的脸上洋溢着对苏阑极大的热情和对自身的自信。

墨青道人心中满意,为着她的,独有的自信,看着眼前这个自信的姑娘,又感到些许的担忧,假如……

假如事情真的朝着她所期待的一方而发展了呢?

想到这,墨青道人感到极为的头疼,作为这个世界上最了解郝惑的人之一,他深刻而清晰的明白,郝惑柔弱的外表下藏着她极为坚定的个性,她所认定的,便是极少能够再去更改的。

墨青道人体会着郝惑自信的眼神和最深处掩藏得极为小心的希冀,墨青道人暗自的讥讽自己,明明是自己提了这个话题,到头来想远离这个话题的人为什么还是他!

“师傅,你到底想跟我说些什么?”

郝惑看着墨青道人没有打算再说话的样子,有些狐疑,但是可以确认的是,刚才和她说的那些全都不是这次交谈的重点,但是……

师傅有些不好开口?

郝惑明白,墨青道人想说的肯定跟自己和苏阑有关。

她平日里看起来饱受苏阑的支配,可要是离开了苏阑,她的聪明才智便能逐渐的显露出来。

墨青道人一时间显得两难,但是最终还是狠下心来,说道:“为师想跟你说的是……”

“这种事情你尽早的跟你师兄谈好吧”,墨青道人显得有些于心不忍,他觉得苏阑肯定是不喜欢郝惑的。

郝惑听了,没有说话,大脑开始飞速的运转着。

“我看今晚晚餐的时候就可以”,墨青道人开始试着向郝惑提建议。

郝惑没有说话,眼神飘忽不定。

“你们是有很大机会的,阑儿不是还帮你的兔子建了小窝么”,墨青道人冷静地分析着,他之前也看到了苏阑和郝惑到处寻找石块木头和干草。

郝惑听了没有说话,扬起手,捧着一手阳光,笑容灿烂,神采飞扬对着墨青道人说道:“师傅都能看出来…”

顿了下来,瞅了一眼墨青道人,笑着说:“师兄这样的人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郝惑神色逐渐落魄,却又平静的看着墨青道人,笑了起来。

“可我们总是要去试一试的不是?”

不试试怎么知道结果呢?

想到那晚的小巷子,郝惑的心头颤了颤。

这么多少的回忆啊,倘若时间能够暂停再那一刻该有多好。

可是……

郝惑轻轻的点了点头,她自己也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在师兄的面前,最大的弱点便是无法的去进行基于自身的思维。

无法去完整的看待问题。

那么正好去突破它!

“既然师傅都说了今晚是个机会,那么我为什么不去呢?”

郝惑想到了那只‘死了也没完全死’的小兔子,或许正在师兄的手中变成一道美味的菜肴吧。

一时间好期待哦。

郝惑想着,不自觉的将嘴角上扬。

“恩……”

“这样的话,今晚就由我来跟苏阑提起这件事吧。”

“你好好的想一下今晚你该怎么想苏阑说。”

墨青道人又默默郝惑的头,两个宝贵徒弟的事实在是太让他头疼了。

不过……

郝惑的头摸起来是真的舒服啊。

墨青道人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看郝惑,欲言又止,终归是没有再说些什么。

叫郝惑去酝酿一下情绪,自己便也走了。

开始准备晚上的事情了。

……寂寞……

夜间。

道观。

干饭人集合。

“才来咯,师傅,你吃点!”

“尝尝…”

苏阑将兔肉端了上来,一下午的功夫,总算是完成了。

始终将墨青道人放在第一位的他,率先叫墨青道人尝尝自己的手艺。

师傅为大嘛,我苏阑为二,郝惑……为三?

虽然上次苏阑也做了兔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只兔子始终炖不开,影响了口感。

待到墨青道人动筷尝了一口,称赞苏阑手艺好时,苏阑随即又招呼在一边沉默不语的郝惑动手干饭。

“师妹?”

“师妹?”

“郝惑?”

苏阑连喊三声,语气逐渐加重,这才是郝惑回过神来。

强笑道:“师兄……”

“还愣着干嘛呢,干饭呐,不然我都要吃完了奥。”

苏阑笑着对郝惑说道,觉得今晚的郝惑与往日有着很大的不同。

郝惑小声的‘哦’了一声,也开始吃了起来。

今晚的她格外的小心、紧张。

苏阑也看出来了她的变化,以为她是在怀念那只‘死也没完全死’的兔子,便多夹了几块给她,放到她的碗里面。

多怀念怀念,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

过了许久,饭吃完了。

墨青道人看着郝惑,撇了一眼正在眨巴眨巴嘴的苏阑,正色道:“阑儿,你觉得郝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