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不在意

“阑儿,你觉得郝惑怎么样?”

墨青道人说道。

正前方的苏阑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看墨青道人,对于他忽然提起的这个话题,感到有些惊奇。

嗯……

师傅今晚是怎么了?

怎么突然说些奇奇怪怪的问题,还有郝惑也是的,平时也没有见到她像今晚这样安静。

有危险?好想溜。

苏阑不动声色的扫了墨青道人和郝惑一眼,正好撞见郝惑头来的目光,苏阑对着她挑了挑眉毛。

轻松道:“我觉得郝惑挺好的,嗯……,不错,性格开朗。”

说完还不忘对郝惑笑了笑,一口雪白的牙齿,衬着他的帅气。

苏阑没有多想,以为墨青道人只是询问他郝惑平日里的表现怎么样。

不过师傅平时对郝惑宠得很,今天怎么突然要让我来点评一下?

看着模样紧张的郝惑和正前方脸色严肃的墨青道人,苏阑总是觉得今晚可能要发生什么大事情。

“苏阑,我不是问你郝惑平时怎么样,我是在问你……”

墨青道人停了下来,想了想,接着换了个说法,“郝惑她喜欢你,那你呢?”

“是否喜欢她?”

一石惊起千层浪!

苏阑一时间人傻了。

他知道郝惑喜欢他不假,但是……

郝惑竟然把这件事情告诉墨青道人了??

年轻人当真一点武德都不讲的嘛?

看着一旁低下头的郝惑,苏阑的嘴角微微扯起,顿时感到无比的无奈。

还有什么是比自己这个便宜师妹更坑的?

苏阑摸着自己的额头,学着郝惑也低下了自己的头,假装思考道:“师傅,这件事我先想想,我待会再跟你说可以么?”

他等待着郝惑的救场,他不信郝惑在这个时候不会救他,果然,正当墨青道人准备训斥苏阑的时候郝惑及时开口道:“师傅,就先让师兄好好的想想嘛!”

墨青道人闻言瞪了郝惑一眼,对于她的临阵反戈有些不满,但是默许了她,两人没有再说话,就这么愣愣的看着苏阑在那里‘冥思苦想’。

苏阑也察觉到了他们两个人投射过来的目光,一时间有些难以抉择。

跟他们实话实说,还是……

跟郝惑说清楚,断了她的念想,所谓长痛不如短痛?

苏阑按着自己的额头,苦苦想着,希望找出来一个完美的计策好好好的应对这次危机,也许是过于的紧张,苏阑的脸色渐渐的苍白起来,豆大的汗水不断地从他的皮肤上涌出,滴落,郝惑和墨青道人看在眼里,心里也颇不是滋味,他们也心疼苏阑,但是这件事情既然提出来了,如果不能当场解决的话,就会像一根鱼刺一般一直的卡在他们的心中,最终彼此之间产生隔膜,这是他、郝惑和苏阑都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到底该怎么说?

苏阑还在抉择,他有点想溜,但是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他只能再今晚做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

可那个办法到底有没有啊!

苏阑感到无比的郁闷,一个穿越者有必要像他这么惨烈的吗?

听说别人家的男主都是笑嘻嘻的抱着冲向他的女孩,可到了他这里,无论如何也对郝惑下不去手,道理他都懂,可就是,就是……

心理那关过不是啊!

心理那关?!

突然,苏阑的脑海里面闪过一道思维的闪电。

对的,心理那关?

自己可以对他们说自己的心理有问题啊!

苏阑顿时欣喜若狂,激动的心情以至于按着额头的手一阵颤抖,看得墨青道人和郝惑不由自主地内疚起来,自己是不是将苏阑逼得太过了呢?

正当墨青道人和郝惑感到深深的内疚地时候,苏阑又重新地陷入了思考之中。

不对,我思路是有了,可是我该怎么跟师傅和郝惑解释才能让他们相信呢?

阿西吧。

苏阑为这个问题真的是想破了脑袋,看着自己地脚尖,有些无力。

真的,早知道自己就再猪窝边上建一个小房子,自己住过去得了,那里还会像现在这样麻烦?

郝惑感到无比地憋屈,太惨了,实在是太惨了。

要是真的能再猪窝边上有一间自己地房子就好了。

苏阑苦苦地想着,脑海里面不由自主地浮现起了母猪这个词汇。

母猪!

苏阑突然眼神一亮,对啊,师傅不就是经常说自己对母猪有什么不贴合实际地想法吗?既然师傅都潜意识地认为自己对母猪有想法,那么为什么自己不能将计就计地将自己包装成一个对母猪有兴趣地骚年呢?

将计就计,不行了,苏阑决定殊死一搏。

我拼了!

苏阑突然出现了无限地动力,豁出去了!

他猛地抬头,直接同墨青道人和郝惑地目光撞在一起了,顿时打了个激灵,折寿啊,这句话一说出来,估计我这辈子都要在他们地心中抬不起头了。

苏阑一时间有些犹犹豫豫,考虑着自己究竟要不要开口。

就在这个时候,墨青道人淡然道:“想好了么?”

有点像黑心地主为了自己地宝贵儿子,硬生生地逼着一个貌美如花地少女就范。

有一说一,墨青道人不去当个大佬真的是可惜了他地这一身气质,苏阑感受着墨青道人给他带来了压力,默默地想着。

终于,苏阑像个少女一般,鼓足了勇气,带着几分羞涩道:“师傅,我……”

有些许羞耻。

“我其实是喜欢母猪的。”

苏阑对着墨青道人和郝惑眨了眨眼,不知道接下来再应该说些什么。

场面倏然安静起来,惟有外边的夏蝉渐入佳境,遥向月宫嘶吼。

墨青道人看着苏阑,一张脸渐渐的黑了起来。

额头青筋暴起。

严厉的眼光直直地打在苏阑地脸上。

多少带点果然如此地意思。

宛若一头择人而噬地出笼猛虎。

相较于墨青道人,郝惑而要‘稳健’地多,小嘴张开,宛若嘴巴里面塞了一枚鸡蛋,一脸震惊地小模样。

她看着苏阑,沉默了一会,缓缓道:“我不在意!”

含情脉脉地看着苏阑,表达着自己的立场。

我郝惑。

你。

苏阑。

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