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主角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苏阑听了整个人都不好了,顿时感到无语,没想到你郝惑竟然是这种人,不过苏阑也有一点感到欣慰,少女养成计划没有白做,下意识地大量起来郝惑,确实,正值豆蔻年华地郝惑拥有着洁白细腻地肌肤,一双明媚地双眼透露着青春少女大胆地欢喜,墨发披在肩后,青色道袍更衬托出几分出尘。

有一说一,郝惑长得确实好看,而且苏阑对于这个师妹地相貌的确是十分地欢喜地,但是,兔子尚且不吃窝边草,他苏阑堂堂三尺男儿,岂能做这种苟且之事?

苏阑渐渐地从对于郝惑地感动之中走了出来,对他来说,这是不可以的!

“郝惑啊,我真的不喜欢你”,苏阑看着郝惑满是期待地双眸,缓缓地说道,丝毫没有在意墨青道人投来地犹如刀尖一般地眼神,哪怕背后发凉。

拼了!说都说到这了,岂能轻易放弃?

苏阑接着说,“我对你感情只是像哥哥对妹妹那样的,绝对是没有半点别的意思在里面,抱歉奥!”

郝惑没有说话,渐渐地低下了自己的头,重新将自己地目光放到脚尖,一言不发地可怜模样看得边上地墨青道人是一阵恼火。

就这?我家郝惑都这样了你苏阑还在这里端着?

眼神一冷,将苏阑赶了出去。

苏阑半推半就地就稀里糊涂地到了外边,看着眼前紧闭地大门,听着里面撕心裂肺地哭声,苏阑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

“何必呢?”

不知道以后该如何同郝惑相处了。

不过刚才墨青道人地举动却让苏阑玩味起来,这哪是在惩处我啊,分明就是在救我嘛,将我们两个人分开,既可以使得郝惑冷静下来,又可以让我不受煎熬。

想到这,苏阑心情复杂地看了一眼道观,觉得今晚又变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小人儿。

想了想,苏阑发觉自己回来还没有看见母猪和小猪仔怎么样了,于是便朝着猪窝走去。

“哼哼、哼哼”

苏阑握着一根从道观旁边捡来地木棍,戳了戳母猪,仔细地打量着其身边地小猪仔。

“啧啧,长得还挺不错了嘛”

下意识地摸着下巴,评论道。

接着又戳了戳母猪,“不错,你这次立了大功了!”

苏阑给予了母猪一个赞扬。

“哼哼”

母猪感觉到身体地异样,懒散地抬头看了一眼苏阑,发出了叫声,和苏阑如出一辙。

殊不知在某一个角落,墨青道人正冷不伶仃地看着苏阑和母猪和谐相处地场景,紧紧地要着自己地牙齿,竭尽全力地控制着自己的脾气,他真的想一巴掌怕死苏阑这个小王八蛋!

没想到,他竟然……

墨青道人想到这,一时间有些难以启齿,随即不愿再看,以免脏了自己地眼睛,愤愤离去。

不过也没有会道观,墨青道人也被郝惑给赶了出来,他没有反抗,想给自己这个天资聪颖、比他那个绝情变态师兄好到不知道哪去地宝贝徒弟郝惑一个冷静思考地空间。

也不去担心郝惑会不会想不开什么地,道观内有阵法,再者,他相信她!

想到这,墨青道人心情难免又沉重几分,郝惑怎么会轻易放弃呢?

另一边,苏阑依旧在和母猪和小猪仔们开展奇异地交流,名曰:少猪启蒙。

逗了猪猡们一会,苏阑也渐渐地感觉到无趣起来,想换个地方,一时间又想不到去哪。

啧啧啧。

可真是寂寞啊,苏阑莫名其妙的感慨道。

要是陆见溪还在这附近就好了,不过她似乎还在捉捕那只‘坟羊?’这就是修道者的毅力?

苏阑有点搞不懂为什么一个这么好看的女子会亲自出来降妖除魔,不过,这也是值得让苏阑打心底佩服的一点。

谁说女子不如男?

想到了陆见溪,苏阑的思绪又飘扬了起来,打算沿着旧路线,重新回到当初那个承载了一晚回忆的小山洞。

紧接着就启程了,啥也没带,准备先出去几天再回来,让郝惑和墨青道人冷静了一下,也许是想通了的缘故,这次的苏阑走的毅然决然。

……断开、寂寞…………

‘咕咕……’‘咕咕……’听着鸟叫声,苏阑打量着眼前这个山洞,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怎么会在山脚出现一个山洞??

苏阑背后顿时出了一阵冷汗,好家伙,那晚世界观受到的冲击力太大,竟然完全忽视了这个可疑点!

走上前去,苏阑静静的打量着。

洞口长满了草,有青藤铺在地上,着苏阑还有印象,毕竟是他自己弄过来掩住山洞的,伸手拨开草丛,看着旁边和山洞门口的差异,苏阑顿时察觉到异样。

山洞门口长的草和旁边的植物不一样,就好像有人想弄出来一个山洞,然后又为了掩人耳目,然后又在山洞门口弄了一些草!

想到两地的差异,苏阑觉得或许是那个人实在是过于匆忙,所以就没有进行仔细地布置,好像这个人就比自己稍稍地前一步?

然后自己后脚就到了这个地方,还猜中了自己要在这个山洞休整?

苏阑直接对着那个神秘人佩服起来。

又开始想着那个人的身份。

保护我?

不现身?

难道说?

护道者?

难道我就是传说中地男主角?想到这,苏阑内心一阵悸动,亢奋起来,觉得自己没有白来这个世界。

果然,我苏阑就是主角命。

苏阑飘飘然地走到山洞里面,正打理着里面,准备休息,突然,一道巨响传来…………

…………隔开…………

山顶。

月华轻轻地垂下来,凝结成两道绳索,最下端被一面小木板所系着。

墨青道人坐在秋千上,晃荡着,配合着那张沧桑地老脸,有一种作呕地违和感…………

熊二忍着作呕,说道:“少主,真的不要我去保护苏阑公子嘛?”

他压低了身子,小声询问着墨青道人。

不压低怕吐在墨青道人地身上。

墨青道人没说话,喝了口水,心里想了想,觉得自己突然叫熊二回来的确有风险,但是…………

墨青道人又想到了前不久苏阑和猪仔们欢笑地场景,顿时拉下一张老脸。

“年轻人就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