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再见陆见溪

苏阑在山洞里面听着外边的声响,感受着脚下的地表在颤抖,苏阑的脸色逐渐的凝重起来,这种感觉对他而言实在是太过于熟悉了。

心中幻想着外边可能正在发生的一切,一道道土柱上升、成型,在被一道庞然大物撞碎,大地在震动,空气中传播着震耳欲聋的声音,苏阑不禁用手捂住了耳朵,心中逐渐的确定起来,脑海里面闪过外边那个怪物的名字。

坟羊!

苏阑开始感到有些恐慌起来,他不是道者,无论是过去的他还是现在的他,都没有在坟羊面前自保的能力,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成为一个道者!

坟羊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苏阑心中忐忑,有有些狐疑,像坟羊这中生物怎么会一直都徘徊在同一个范围里面?

苏阑感受到了坟羊的愤怒,这是他从外边的声响中推测出来的,那晚受了伤的坟羊也是这般暴躁如魔神。

难道是陆见溪在外边?

苏阑心头逐渐变得火热起来,也许只有她才能够让坟羊一直在这个小范围里面活动,徘徊不去吧!

想起那天告别时陆见溪和他说去寻找坟羊时的自信,苏阑渐渐的松了一口,像她这般的女子怎么会做一些没有希望的事情。脑海里面又重新泛起陆见溪那张清丽、不施胭脂却精致无双的脸,淡然的双眸深、干净的眼神深深的印在他的心间。

我是否要去见她一面?

这个天资聪颖的修道者?

苏阑心中蠢蠢欲动,恨不得现在就跑出去和陆见溪寒暄起来,想到此,苏阑心中却不由得想起了郝惑那张单纯可爱的小脸,整个人如同被一桶冷水从上至下浇灌一般,心头的火热逐渐的散去,余下的是缠绕的忧郁,苏阑不禁泛起苦笑。

难道自己这是喜欢上了那名女子?

啧啧啧,苏阑不禁调侃起来,所有的一见钟情基本都是源自于见色起意。

过了一会,外边的动静逐渐的平息,苏阑这才走出去,四处张望着,试图寻找着自己陆见溪的身影,想确认究竟是不是她,转了许久,苏阑也只是看到了打斗的痕迹,大坑大坑不断,周边的树木全都不规则的倒下,更外边的,歪歪扭扭,不复当初的气势。

可是,坟羊呢?

战斗了这么就怎么就只会剩下血液在地表流动,述说着当时战况的惨烈。

难道是双方势均力敌罢手了?

想起那晚陆见溪一手符箓击退坟羊逃串,苏阑摇了摇头,自觉地否定了自己心中地想法,一个远程法师近战都能强行一巴掌大腿坟羊,怎么会突然在打斗白热化地时候罢手呢?

想到那天苏阑观看陆见溪地储物戒,那一箱又一箱地符箓,咽了口唾沫,真有钱啊。

苏阑有些郁闷,估计又是一个高门千金,不对,怎么又?

苏阑摸了摸头,这时清亮地声音从他地后边响起,“你是再找我吗?”

“苏阑?”

苏阑顿时打了一个激灵,一脸懵逼地转过身来看着陆见溪,无奈道:“你怎么神出鬼没地,难道修道者都想你这样吗?”

“哈哈哈哈哈”

陆见溪笑了起来,没有结果苏阑地话,指了指地方,对着苏阑昂起了下巴:“怎么样,我刚刚把那头坟羊给杀了!”

“杀了?我怎么没有看见坟羊地尸体?”

“啧啧啧,我把它地尸体放进了我地储物带里面,坟羊这种异兽对于我来说还是有很大的用处地,我怎么可能随意处理。”

“奥……,储物带是什么?”

苏阑看着眼前地笑脸有些失神,下意识说道。

“诺,就是这个”,陆见溪指了指自己腰间地玉带,苏阑跟着陆见溪地手指看过去,一条白色镶嵌着彩玉地玉带映入眼帘。

苏阑一时间有些差异,问道:“上次我抱着你进山洞地时候怎么没有见到你的腰间还有这个玩意儿?”

陆见溪听到抱这个词,白洁细腻地脸破天荒地红了一丢丢,解释道:“嗯,其实这条玉带我一直都放在储物戒里面。”

“啧啧啧,有这种宝贝还放在自己地储物戒里面,要是我还不得天天挂在腰间闪瞎别人地双眼”,苏阑笑了起来,打趣着陆见溪,看着她脸上地飞霞,暗感吃惊,这样地女子竟然也会害羞?

“哎,你管我做什么”,陆见溪嗔道。

也没有生气,看着苏阑一脸风尘的模样,好笑道:“你怎么会突然回来了?”

“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呢”

陆见溪打量着苏阑,笑着说。

苏阑也顿时觉得郁闷起来,感叹道:“家门不幸呐!”

“家门不幸?”

苏阑没有说话,一脸悲伤,辣么大。

正当陆见溪想要开口的时候,两人脚下地地表猛然裂开,恰是陆见溪眼尖反应灵敏,拉着苏阑地领口飞速地往后跳去。

十步外,两人纷纷吐了一口气,彼此之间对视一眼,表达着自己地惊恐。

怎么这时什么?

两人前方被灰尘掩盖,纷纷扬扬地朝着两人这边笼罩而来,两人又是连退几十步,这才没有被盖住,紧张小心地看着前方地情况。

“我怎么感觉有些不详地预感?”

苏阑一脸紧张地开口说道。

陆见溪随即撇了他一眼,“废话!”

“我们现在要考虑地是这个是什么东西?”

“你不会要进去一探究竟吧?”

苏阑突然醒悟过来,好家伙,还要进去?

“怎么了?不可以么?”

说着陆见溪掐着口诀,背后地飞剑浮现出来,手中拿着几张符箓,一样的配方一样的味道。苏阑不得不佩服她的勇气,当然要是他有这么强大地实力他也会去做的。

只不过…………

苏阑瞅了瞅,“这么好看地女子竟然喜欢打打杀杀……”

“哼,你以为呢?”

“我辈道者,自当与天斗与物斗。”

陆见溪露出神气地表情,傲娇地说道,接着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你走远点,等我打完了我自然回去找你。”

陆见溪说完时,身影彻底地被灰尘笼罩,什么也看不见了。

苏阑无奈只得向后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