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破军的走访

随着九尾灵狐的消失,大家都可以出去走走了,虽然没用几天就把狐小灵送到了萨尔的身边,让日照百花镇又回到了平静之中。

破军和赵义还是回到了那条巷子,各回各家,赵义的心里是很美妙的,现在的生活是他所想要的,及满足了他匡扶正义的心愿,又得到了虽然没有到来但确实存在的爱情。

可破军,他现在满脑子都在琢磨着九尾灵狐临走时说的话,想来想去,还是难奈不住自己的内心,决定走遍日照百花镇的每一个角落,把狐小灵说的那个诡异的地方给找到。

就这样,破军收拾了收拾,整理了下自己的装备,就出了门,往常破军出门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赵义,兄弟俩形影不离,但这次,他没有叫上赵义,而是自己走出了这条巷子,日照百花镇虽然不大,但它也是个镇子,有着上万的人口,想找到一处像狐小灵所说那样的建筑谈何容易,东转转西瞧瞧,还是摸不清头绪,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古拉克利的酒馆,琢磨了琢磨,走了进去。

进入酒馆,看见古拉克利在柜台里坐着,因酒吧生意不是很好,没什么人,所以他现在也很清闲,破军看到古拉克利说道:“古拉大叔,给我弄点酒和菜吧。”

“好,你等会!”

古拉大叔去了后厨,破军找了一个靠近角落的地方坐下,在思考着狐小灵的话,不一会儿,古拉克利端着酒和菜来到了他的桌前,看到满是心事的破军。

“怎么着破军,一筹莫展的样子,有什么心事吗?”

随即,古拉大叔放下酒菜坐在了破军的对面。

“哎,确实有点心事,但是和你说了你也帮不上忙的古拉大叔!”

“你说说看!”

破军想了想,确实也想问问古拉大叔知道不知道,但又迫于伏妖局是个保密组织,不能把事情完全的告诉给他,所以破军琢磨了琢磨,换了一种方式问了古拉大叔。

“古拉大叔,我和赵义啊最近闲来无事,想找点刺激,你知道咱们镇上有没有什么比较诡异的建筑?”

“这个?有倒是有一个,就在咱们镇上的西北角,那里有一座废弃了很久的庭院,据说曾经是一家三口在那居住,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一家三口一夜之间突然消失了,没有人在看见他们。”

古拉大叔和破军碰了下酒杯继续说:“从那以后,虽然再也没有人见到这一家三口,但每到深夜,都能听到从那个庭院中传来很诡异的笑声,而且是一个小女孩的笑声。附近的邻居最开始感觉很恐怖,也报告给了官员,镇上的官员们也想了好多办法去探寻,但都是无功而返,据说里面什么都没有,而这个笑声从一家三口消失到现在晚上一直出现。附近的邻居晚上只好关闭好门窗,久而久之,也有点习以为常了,就这样,这件事儿也就慢慢得淡了,没人去管了!”

古拉大叔放下酒杯,手支着桌子。

“但大家不知道的是,那些曾探访过这家庭院的人,都因各种原因在探访后不久死去了!”

破军看着古拉大叔,愣住了,迟疑了几秒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是开酒馆的,每天听到的远比你想象得多多了!”

“具体情况,你可以去找特朗问问,他老能接触到武当弄枪的侠士,可能他会比我了解的更清楚,但我还是劝你,你和赵义在怎么闲得无聊,也最好不要去那个地方!”

二人聊着天,破军吃着饭,吃饱喝足,结完账,和古拉大叔告了别,走出了酒馆,自己心想:是啊,我怎么不去问问特朗啊,他也是个捉妖师啊。想到这,破军大步流星的就奔着特朗的武器店走去。

一路无话,转眼间破军找到了特朗,想具体的了解下情况,因他也是个捉妖师,破军把事情的经过都和特朗说了一遍,特朗听完说道:“九尾灵狐说的应该就是古拉大叔说所的那座庭院。”

“那我要去探探。”

“孩子,有些事情,我想现在是应该告诉你的时候了!”

破军目不转睛的看着特朗,不知为何他会这么说,但又很想听他接下来说什么。

“孩子,你的父亲也是个捉妖师,但没有你这么出色,只是个外围,他之前就到了个任务,就是探访你现在说所的那个庭院,他当时不以为然,很是自信的自己在深夜去探查了,但那天晚上不知发生了什么,他一宿没有出来,直到第二天中午,他疲惫的从庭院中慌忙跑出,经过了我这里,把他随身的武器和钱财都放在了我这,并对我说他这两天可能会有麻烦,回家整理整理就带着全家寻找一个更加安全的住所,所有的财物让我替他保管!”

说到这,特朗起身回了下屋子,不一会儿,从屋子里拿出了一柄短剑和一袋子银两放在了桌子上。

“这是你父亲当时留在我这的,今天你可以把它拿走,也算是物归原主。”

破军听到了特朗这样的一席话,湿润了眼眶,并问道:“那您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吗?”

“庭院里总有一个小女孩的哭声,但谁也没有见过这个小女孩,据说只要探访过得人,都会被这个小女孩在几天后给弄死。当时你父亲回家,想必是让你们全家搬家吧?”

“是的!”

“那就对了,他是怕你们全家因为他而丧命,但他没想到的是,这个小女孩,不应该说这个怪物报复的如此之快,当天晚上你家就发生了火灾,也只有你在这场火灾中幸免于难!九尾灵狐可能是看到了这个怪物的真实面貌,所以才会这么对你讲的,但我现在觉得,孩子,你是你家唯一的希望了,我不想让你去冒险探访那座庭院!”

破军沉思着,眼泪也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满脑子都是那座庭院,那个不知为何物的怪物。突然,破军抬起头,说道:“特朗前辈,我必须去,我要扫除这个怪物,为我枉死的父母和兄弟报仇!”

“哎,你跟你父亲的脾气是一样的,即便要去,你也要白天去,夜晚太危险!”

“特朗前辈请您放心,我要有了准备才会行动的!谢谢您今天告诉我这一切!”

“那好吧孩子!一切注意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