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野外的郊游

破军从古拉克利和贝朗两处得知了这些事情之后,心里打算着先去看看这座庭院的具体位置,在外面看看它到底有什么不一样。他从贝朗武器店出来后直奔了日照百花镇的西北角,到了他们所说的位置,这里是一条街巷,别看破军在这个城镇里生活了二十多年,但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这个街巷位于城墙脚下,街巷不大,两次均为住户,时不时有一些大妈大叔出来走动闲聊,从街巷处可以看到日照百花镇的城墙,游走在这里,仿佛和平常的街巷并无太大区别,直到走到这条街巷的尽头,原来是一条死胡同,堵住通行道路的是一座庭院,红漆大门掉漆严重,门楼拐角处布满蜘蛛网,一看就是很久没人打扫的样子。

破军看着它,虽是烈日当空,正午当时,但后背感觉还是一阵一阵的凉意袭来,不知是因为这个庭院的阴气所致还是之前听说了为这个庭院附加的诸多故事所致。庭院外就能看见院中有一座二层的小楼,二楼窗户的窗纸已经破败,随风一刮呼扇扇的,屋内漆黑一片。

破军知道了这个庭院的具体位置和具体样貌之后,转身离开了这里,他心中在盘算着我该何时以何种方式去探访一下这个诡异的庭院。

在破军为了寻找庭院和盘算探访它的同时,赵义却去找了好运姐。

早晨赵义从梦中醒来,吃罢早饭出门去找破军看看哥俩这一天要去哪里玩耍,当他推动破军家门时,发现他并不在家,心里琢磨这小子怎么出去了?为什么不叫上他。转念一想,谁也有有事的时候,得了,今天去找好运姐玩吧。

就这样,赵义捯饬了捯饬自己,出门奔着好运姐的住所走去。

见到好运姐,问其今日并无其他事情可做,二人约定去郊外散散心,好运姐带上了些食物,二人就此出发,奔着成西门郊外走去。

“这次消灭了九尾灵狐,应该可以休息上一段时间了!”

“你可别想的太美,就你这乌鸦嘴,不知什么时候怪物就会被你念叨来!”

二人有说有笑的走出了日照百花镇的西门,西门外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场,微风拂过草地,小草们随风倾侧,一道道草浪给人沁人心脾的感受,草场上稀散的分布着些简易的房屋,这些房屋里住着在草场上放牧的牧人。这里虽然没有镇中那么繁华,但过的却很惬意,自由。每天放放羊,喂喂牛,仅此而已。

赵义和好运姐在这片草场上走着,心情很是愉悦,因为有心爱的人陪在身边。

“你说等老了之后,咱们也在这里包一块草场,放放羊,多好!”

“是啊,这里的空气感觉都比镇里的空气清新,如果真到老了,确实可以来这里生活!”

慢慢得走在草场上,心情越是高兴,感觉时间就越过的飞快,二人感觉没多大一会儿,就走到草场的尽头,再往前走,是一片公墓,埋葬着这几百年来镇中死去的人。

“看,这片公墓,越来越庞大了!”

“是啊,我们死后也会安置在这里。”

“到那时,希望我和好运能在同一个墓里长眠!”

“你这话说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往下接了,感觉有点浪漫,但也感觉那么晦气呢!”

“呸呸呸,离那时候还早着呢!”

二人快速的穿过了这片公墓,虽然聊着天,但声音压低了,没有嬉笑,这也是出于对死去的人一种尊重。

通过了草场和公墓,二人终于到达了他们郊游的地点,这里是一片林子,与北门森林不同的是,这片林子是人工种植,植被树木不是很高,也没有那么繁密,更像是一个公园,但却可以让人们随意进出。

此类郊游的地点,应该是很火热的,也应该受到镇里谈恋爱的小青年追捧,但却人烟稀少,很少有人来,我想很可能是因为来到这里需要穿过一片公墓,大多数人觉得这样很晦气。

赵义之前也不知道这里,还是通过好运姐与赵义介绍,才知道日照百花镇周围还有这么一片适合谈恋爱的场所。

二人找了一块比较干净的地方坐下,拿出好运姐准备好的零食,边吃边聊。经过了这些时日的接触,二人已经很熟络了,已经到了无话不说的地步,不管他们是情侣也好还是朋友也好。

就这样,走走停停,吃吃喝喝,聊天说地,嬉笑打骂,一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不知不觉的天色就暗了下来。

“天快黑了,咱们回去吧,到镇上在去吃饭吧!”

“可以!”

二人起身往回日照百花镇的方向走去。

渐渐的,天色慢慢暗了下来,当走到公墓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透了,他们穿过一座座墓碑和坟头,这也就是捉妖师,确实胆子大,二人就这么着说着聊着走着。

走到快到草场的位置,赵义往左面的坟地看了一眼,突然间,看见了一个黑乎乎的人影,在一个坟头旁在挖土。此人影个子不高,驮着背,拿着一个铁铲,一铲一铲的挖着。

赵义也是个好管闲事之人,他心想这挖坟掘墓之事可是天理不容的大罪行,你说你就和好运姐走过去不就得了,非要站那冲着那人喊了一句:“你干什么呢?”

赵义话音一落,只见那个人影回头看了一眼赵义,不看还好,这一看着实给赵义和好运姐吓了一跳,这个人看不见脸,只能看见了一双蓝色发光的眼睛,看完,扭头继续在那里挖着。

二人一看,虽然是捉妖师,其中好运姐干这行也有过一段时日,但看到如此场景,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赵义看了眼好运姐,二人仿佛达成了默契,同时撒开腿,奔着日照百花镇的方向跑去,而那个人影,头也不抬得继续挖着。

经过了那片牧场,二人在也没有闲聊和欣赏夜空的心情,一直跑着,直到跑到日照百花镇西门里才放松下来,喘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