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心悸

只见一个身着黑色劲装的精瘦汉子从两边悬崖壁上连连轻点,立在了石洞边缘。

来者正是那先天六重高手,太子麾下统领吴凡。

吴凡三人一路搜查,路过这一线天时,恰好听到二人正在谈论苏家。他朝二人比了几个惯用手势,做了下简单安排,便率先冲下。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小贼受死!”

吴凡话不多说,拔刀就朝叶飞扬砍去!

双手握刀,双臂高举!力劈华山!

这一刀他使了十层力,竟是想将叶飞扬毙定当场!

叶飞扬心道,“来得正好!正好试试新领悟的能力!”

他不闪不避,速度极快直往前冲!一声大吼,“纳命来!”

吴凡全然没料到叶飞扬如此刚猛决绝,再想变招,却已为时已晚。

叶飞扬左臂往上一格,顶住了吴凡持刀手腕,右手变掌,轻轻按在吴凡胸口。

吴凡心里已做好了硬吃一记的准备。

但是他此时心中安稳得很。

先前进洞之前,他便与同伴商量好,他率先杀入,待拼得一记,另外两人就趁机偷袭。

三个先天六重高手对付一个疑是先天三重的毛头小子。

依然选择使诈偷袭。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为的就是一击竟功!

叶飞扬去势本快,而现在又与吴凡相隔较近,被吴凡阻碍了视线。

两个黑影悄无声息袭来!

左右夹击!

叶倾城坐在地上目睹了这一切,可战局变化如此之快,她竟连一句“哥哥小心!”都没来得及喊出!

她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里!

此时叶飞扬右掌轻贴吴凡左胸。

《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吞噬效果发动!

吴凡本觉此局已定,却不料异变突生。

他忽然觉得左胸处似乎出现了一个黑洞,以无法想象的速度在吸取着精气神!他全身精元、功力乃至生命力迅速跌落!眼前突然一黑,差点就要昏迷过去,他强定精神,却仿佛身处一个奇异的世界!这个世界弥漫着无边的黑暗,冰冷至极!在这个黑暗的世界深处,他感受到一个无比巨大、微微旋转的黑暗漩涡。正是这个漩涡在不断吞噬他的精气神。

这是叶飞扬第一次主动使用《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的吞噬效果。这一瞬间,他感受到庞大的能量自右手汇聚,源源不断灌入自己的身体!

他现在是先天五重中期,一个先天六重高手的近半功力全然灌入,直涨得他身躯大了一圈!

叶飞扬全然没有想到这吞噬效果居然有如此神威,更没料到中了吞噬的吴凡竟然双眼呆滞,全然失了反抗的能力!

他右手撑着吴凡竟是直冲洞外!

另外两人的偷袭扑了个空!

叶飞扬已发现两人偷袭,他抓住吴凡一个转身将吴凡向着两人丢去!

那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诧异之色。这两人常年跟着太子做事,行事狠辣无比,竟是全然不顾吴凡死活,再次向着叶飞扬扑了过来!一人挥刀斩向叶飞扬脖颈,另一人持剑直刺叶飞扬下身要害!

叶飞扬蜷缩一团,随后双脚用力往身后崖壁上一蹬,头一低,双拳分别取两人左肩,右臂!

他竟是想用自己的后背强抗这一刀一剑,以伤换伤!

那两人脸上狰狞之色显现,亦是不闪不避。两拳换一刀一剑,稳赚不赔的买卖!

三人都是不躲不避!冲撞到了一起!

一刀一剑率先割裂叶飞扬后背!

刀剑分别入肉近半,两条伤口皆是长达尺半,深可见骨,仔细看去,背部肋骨已是被全部斩裂。

叶飞扬痛哼一声!他身经百战,意志早已被锻炼得如同钢铁一般。

双拳去势不减,砰砰两声分别打到二人肩膀。

吞噬!

二人如同方才那吴凡一样,浑身精元迅速流逝,眼前出现可怕暗黑漩涡幻象,随即全身瘫软无力,被叶飞扬击倒到山洞地面。

庞大的能量灌入叶飞扬身躯!他简直快要被撑爆!

这种功力突然大涨的快乐与要被撑爆的痛苦并存,再加上后背血肉翻卷的伤口,让他简直欲仙、欲死!

而这个时候,叶倾城的那句“哥哥小心!”才刚刚从她口中脱口而出!

方才,叶倾城只见得叶飞扬直冲向前,冲出洞口,转身回来。三名高手竟是全然生死不知。她嘴巴完全没有跟得上大脑思考的速度。

她嘴巴来不及合上,喃喃道,“哥哥!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厉害了...”

叶飞扬正浑身疼痛难受无比,只得立刻盘坐行功疗伤。

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全力运行,将方才吸收庞大的杂能量提纯,化为精纯能量。

那精纯能量化作一道无色清气、一道乳白色生命力,以及一道淡金色精纯的功力。清气悠悠晃晃贯入脑中,顿时神清气爽;那乳白色生命力一半汇聚背后伤口,一半散于身体各处。只感觉背后两道伤口由痛转痒,竟是转瞬好了大半!精纯功力则汇入丹田,待得全身气劲运行十八个周天,叶飞扬直达先天七阶!

与此同时,一个小巧黑色漩涡在叶飞扬眉心中缓缓形成,而后一闪,慢慢消失。

《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第一层,大成!

与此同时,叶飞扬头颅内神格转速微微变快,逸出了点点金色光芒。

随即一股股记忆流进叶飞扬脑海之中,此乃神帝叶清扬年少之时的部分记忆。

记忆博杂纷乱无比,冲刷得叶飞扬心神差点失守。待他缓过神来,不由一阵心悸。他突有明悟,若是沉沦在这些记忆当中,怕是一时半刻不得清醒,若是这记忆超出承受范围,怕是要心神受损心智下降。

记忆里叶清扬是神界天神之子,从小父亲要求极为严厉,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枯燥修炼。画面大多都是些修炼的情景,最为有用的,是叶清扬年少时修炼的功法,《清神幻梦诀》前三层,以及叶清扬父亲对他直至指大道的功法讲解。

一时间,叶飞扬沉浸在记忆里,一边感受着神帝叶清扬的修炼心得,一边听着叶清扬父亲的大道梵音,如痴如醉。

叶倾城见哥哥打坐运功,心道一声不妙,急忙冲去,看到背心里血淋淋的两道口子,心里又是着急,又是担忧。

着急心疼的是哥哥速战速决,受了如此重伤。担忧的是,太子爪牙已到,那太子还会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