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得救

一线天里风声不断,不停呜呜叫着。

苏玲珑悠悠醒转,看着叶飞扬此时的惨状以及地上三具尸体,顿时心里一沉!来的救兵全死了!一帮废物!太子哥哥怎么会派这么一帮废物前来!

暗暗咬牙一阵,她忽然又想得明白,这帮废物既然已经到来,太子哥哥必定即刻就到!

心下大定!她终于快要得救了!

她越想越觉得,太子哥哥立马就到!

她想着自己立马就可以报复回来!

十倍!百倍!

她实在忍不住了!

苏玲珑大声疯狂一笑,“叶飞扬,你现如今已是重伤在身,太子哥哥马上就到!你若是现在立马给我磕头认错,然后自行了断,我可以给叶倾城这小贱人一个活命的机会!”

“不过自然,她将会作为青楼最低贱的娼妓,度过余生!”苏玲珑满脸怨毒之色,“我要她受尽折磨,生不如死!”她深知叶飞扬最疼爱的是他这个妹子,而这等言语最能深刺其心。她对自己身体尤为怜惜,而今被叶飞扬打得四肢骨折,自是抓住一切机会报复。

叶倾城从小心地善良,哪怕到了这等地步,她也依然没有对苏玲珑进行折磨,只是流着眼泪大声哭诉,“苏玲珑,你怎么是如此恶毒之人...你简直...毫无人性!”

“倾城啊倾城,你总是这么一副假装清纯善良的模样,你又何必如此作假??”苏玲珑咬牙切齿,“打小你比我聪慧伶俐,长大又费劲心机从来都比我打扮得漂亮,还觉醒了最适合女子的冰凤凰武魂!你不就是想让我一辈子活在你的阴影下吗?我偏不!”

“我已经夺走了你的武魂。很快,我要让你...”苏玲珑一脸癫狂,一字一顿,“生!不!如!死!”

叶飞扬行功接近尾声,心神逐渐放开,睁开眼睛,看到妹妹正泣不成声。

叶倾城听了那苏玲珑狠毒言语,不知如何回答,心里又气又怕,只得默默哭泣。

叶飞扬看苏玲珑一脸狠毒癫狂的样子,心里猜到她定是说了一些刺激小妹的凶恶话语。

他思索片刻,对着叶倾城低沉开口,“倾城,这女人于你我之间为血海深仇,不共戴天!我现在之所以未杀他,是想着夺回你的武魂。”

他声音逐渐坚强,“但是,她在你身上做的那些事,咱们必定要讨回来!你拿起地上的刀,去砍断她的两条腿!不要怕,你要坚强起来。”

他又温柔道,“此间事了之后,咱们可能要浪迹天涯,哥哥能顾你一时,也能顾你一世,但总有些事情,要自己去面对。倾城,你很聪明,自己应该能想通这些环节。”

他知自己小妹虽自小聪明,但心地过于善良纯洁。

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

如果没有出现这所有的一切事情,他护她一生一世平安幸福不成问题。

只可惜,他如今已是神帝转世之身,注定是要踏破巅峰,成为威震万界之人。他从神帝少年记忆中得知,这诸天万界,以九为极,神帝至多能有九位!旧帝身死,新帝上位!卡在神尊巅峰者,诸天万界不下三千!

若想重回帝位,必然与万界为敌!

这一路,必然是艰难无比,困难重重。

他怕若是万一出点差错...后果他不敢想象,不能接受。

所以他希望,小妹能稍微变得坚强一点。

叶倾城啜泣一会,想通了关节之处,明白了哥哥的良苦用心。

她捡起刀,走到苏玲珑身边。苏玲珑恶毒地望着她,嘴巴里还在不停地诅咒,“太子哥哥马上就到,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叶倾城望着苏玲珑恶毒的模样,默默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叶倾城,你可以的,你是个勇敢的女孩子!你面前的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夺了你的武魂,还想害死哥哥!”

想到这里,她略微红肿的眼睛又流出了眼泪。

她望了一眼叶飞扬,叶飞扬正一脸宠溺地看着她,眼神里是暖洋洋的鼓励。

“去死!”

她闭上眼睛,用力将刀挥了下去!

叮——!

一声嗡鸣。

手里的刀上传来一阵大力。不由脱手。

叶倾城睁开眼睛。

一颗石子在地上滴溜溜旋转。

竟是有人以一颗石子,打掉了她手中的刀,护住了苏玲珑的两条腿。

叶倾城朝外一看,哥哥已护在自己身体前方,小心戒备着,背上的伤口已然好转结痂。

洞口处站立两人。头里一人头戴金冠,身着亮银锁子甲,四爪火龙披风被崖间山风吹得猎猎作响,正是火云帝国当朝太子火昊。火昊身后立着宇文渡,宇文渡白眉长髯,鹤发童颜,一身宽袖长袍随风摆动,满面红光,一脸悲天悯人之色,一看就是得道高人。

火昊上前半步,露出亲切微笑,“想必这二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南丰战神叶飞扬阁下与南丰第一美人叶倾城小姐吧。本王火昊。”

火昊看着叶飞扬警惕的神色,不由笑意更浓,“叶战神不必心急,且容本王细细道来。”

“本王昨日听得手下密报,说南丰城苏家有人假借本王名号行凶,欲行那转移武魂的恶毒禁忌之法,还要加害于为我火云帝国立下了赫赫战功的叶战神。今日特来一探究竟。只是没想到还是来迟一步。”

苏玲珑见太子到来,就要立刻呼声求救,可没想到宇文渡只是笑眯眯扫了她一眼,不知使了什么秘法,她竟然浑身僵硬,再无法动弹一下。

火昊缓步走向苏玲珑,悠悠开口,“还是让这苏家歹毒之女成了事,假借皇家名号作恶,按我火云国律,当诛九族。可叶战神你可知为何我阻止令妹砍去她的双腿?”

叶飞扬警惕之色未减,缓缓摇头。

火昊瞧见叶飞扬依旧冷着一张脸不肯开口,心知此人戒备心极强,他拿出纸扇,作势一摇,“武魂转移禁忌之术,本王也略知一二,此术的先决条件便是,抽出拥有武魂之人的完整精元。令妹这一刀若是砍了下去,怕是冰凤凰武魂再难易主。”

“本王深知你现在不信任何人,倒也无妨。我本就是为解救你兄妹二人而来,一是正我皇家清誉无有被污,二是千金买骨,不能让我火云帝国诸多将士寒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