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咒怨

这一晚,江离一直都没有睡,一直在陈晓鸥的病床边上看着她。

如果陈晓鸥有什么状况,自己也好第一时间照顾她。

一切看起来非常的安宁。

可这安宁,到了深夜三点的时候就被打破了。

“轰!”

一道闪电划破夜空,紧接着,一道惊雷照亮大地,瓢泼大雨倾盆而下。

江离眉头紧锁,他看到陈晓鸥的周身散发出大量的鬼气,这种程度的鬼气,已经堪比野鬼之森深处发出的鬼气了。

江离看着越来越浓郁的鬼气,他不得不把彩蝶唤出来。

这种程度的鬼气,已经不是现在的他能够解决的存在了。

“彩蝶,这是什么情况,她的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鬼气?”江离惊慌不已,鬼气,怎么会从陈晓鸥的身上散发出来?陈晓鸥现在明明是个活人!

彩蝶没有回答江离,脸上毫无表情,看着陈晓鸥周身的喷薄的鬼气,一言不发。

浓郁的鬼气瞬间充斥了整个房间,所有的灯光都随着鬼气的蔓延瞬间熄灭,整个房间漆黑不已。

“来了!”彩蝶娇喝一声,示意江离向后退去,自己却慢慢的靠近陈晓鸥。

陈晓鸥的身上喷薄出一团强劲的鬼气,似乎有生命一般不断的挣扎,仿佛想要挣脱什么。

“你是什么东西?”彩蝶看着那团鬼气,淡淡的问道。

那团鬼气仿佛愣了一下,不再躁动,随后鬼气不断变化,竟化为一张狰狞可怖的鬼脸!

“是你么?是你阻挡了我的血咒?!”那张鬼脸愤怒的开口说道,眼睛不断的打亮着彩蝶,随后又摇了摇头,“不对,不是你!”

江离在一旁看到这里,也明白了,这个鬼脸,应该就是给陈家下了诅咒的那个人了。

“你跟陈家,究竟有多大的仇怨,才会下这样的诅咒?为什么非得让这个女人去死?”江离双拳紧握,眼睛通红的看着眼前的这张鬼脸,他心中满是愤怒。

如果他没有得到这枚戒指进入幻梦空间拿到全能药水,此时的陈晓鸥早已因为这个鬼的诅咒而死!

鬼脸瞥了一眼江离,它没有回答江离,自顾自的开口:“看来是你破坏了我的诅咒,呵呵!你不过是暂时延缓了我的诅咒,有什么用?时间一到这个女人照样得死!”

鬼脸变得愈加的狰狞,鬼气也愈发的躁动,如果此时有人能看到,可能会当场被吓死!

“我劝你不要乱来。”彩蝶缓缓开口,对着鬼脸说道,后背的翅膀光芒闪烁,无声的在告诉鬼脸,如果它敢轻举妄动,自己不建议现在就让它灰飞烟灭!

“呵呵!”鬼脸见状,轻蔑的笑了一声,“你杀不了我,我不过是一道残魂,我会跟着这个女人一辈子直到她死去!”

“小子,你刚才不是问我为什么非得要让这个女人去死么?”鬼脸笑得越发狂妄,看着江离和彩蝶说道:“不为别的!只因为她是陈家人!只要我还在,他们世世代代都别想好过,我也要让他们,尝尝失去至亲的滋味!”

“小子。”鬼脸居高临下的看着江离,“你不是破坏了我的血咒么,你应该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吧?虽然我不知道你是用的什么手但我倒要看看,你的手段能护着这个女人多久!”

鬼脸说完,发出一声凄厉的笑声,笑声渐渐变小,鬼脸也逐渐消失,江离清楚的看到,在鬼脸彻底消失的瞬间,一道红光也随之没入陈晓鸥的体内。

病房中的灯光也在鬼脸消失的那一刻随之正常亮起。

“主人,这个鬼,虽然只是一个残魂,但这种怨力实在是太大了。”彩蝶看着陈晓鸥,对着江离说道:“全能药水虽然能为这个女孩争取四年的时间,但是这四年内,这个女孩还是会不断的生病。”

彩蝶的话,让江离震惊不已。

哪怕是全能药水,也没有办法让陈晓鸥在这四年内平安无事的度过吗。

江离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彩蝶的话,他的额头上都是冷汗,听刚才鬼脸和彩蝶的言辞之中,他知道,全能药水管用了,暂时的保住了陈晓鸥的命。

江离瘫坐在地上,脸上阴晴不定,心中回想着鬼脸所说的话。

而彩蝶也很懂事的没有打扰江离,她知道,江离现在的心中一定很乱。

事实上,的确如此,江离现在心如乱麻。

鬼脸说让陈家的人都尝尝失去至亲的滋味,看来,陈家的祖上应该是做过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

不过,这和陈晓鸥有什么关系?这个鬼的报复已经是一种病态的报复了,陈晓鸥,是受到了陈家祖辈的牵连,她并没有做任何伤害他人的事情。

这个诅咒跟了陈家一代又一代,如果受到诅咒的人不是陈晓鸥,江离不会去管,但是陈晓鸥也受到这个诅咒的影响,江离绝对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陈晓鸥去死。

看着陈晓鸥熟睡的样子,江离心中一动,缓缓说了一句:“她的命,我救定了!”

之前彩蝶在幻梦空间之中跟他说过,鬼城之中,有一样东西可以救陈晓鸥,看来自己得早点提升实力,然后动身去鬼城拿到那样东西。

虽然全能药水能够保陈晓鸥四年的命,但彩蝶也说了,全能药水的功能在这种程度的咒怨之中大打折扣,只能暂时保住陈晓欧的命却不能让她安然无恙,这四年期间陈晓鸥会不断的生病。

对于江离来说,鬼脸的诅咒仿佛一颗定时炸弹一样埋藏在陈晓鸥的体内,不知道何时就会突然爆炸。

江离面沉如水,对着彩蝶问道:“彩蝶,鬼城之中,能救陈晓鸥的那样东西容易得到么?”

“不容易!”彩蝶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那个东西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在鬼城城主的手中,很难拿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