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你对晓欧好,就足够了

江离沉默不语,半响都任何的反应,面色阴沉如水。

彩蝶的话都不断的在提醒江离鬼城十分危险,想要得到可以救陈晓鸥命的那样东西更是难如登天。

但又能怎么样,就算有天大的困难,他也要去!因为这能救陈晓鸥的命!

天色渐亮,江离示意彩蝶回到幻梦空间,自己坐到了陈晓鸥的床边,等待陈晓鸥醒来。

他现在迫不及待的想知道陈晓鸥的身体如何了。

...

这么长时间以来,这是陈晓鸥第一次觉得自己睡了一个好觉。

没有任何的不适,醒来时还神清气爽,一扫疲惫。

刚想伸一个懒腰,却看到旁边的江离时,心中疼了一下。

江离此时的黑眼圈非常浓重,眼睛中布满血丝,看起来非常的颓废和疲惫。

陈晓鸥知道,江离这是一夜未睡,一直在照看着自己。

心中一动,慢慢的把脸凑了过去,亲了一口江离的脸。

江离被陈晓鸥这么一亲,顿时感觉一扫疲惫,精神百倍了!

看到陈晓鸥逐渐红润起来的脸色,江离知道陈晓鸥的身体在逐渐变好,他拿出电话通知陈山河,让他过来。

随后,江离示意陈晓鸥下床,出去走一走,陈晓鸥有些犹豫,之前医生说过,她这腿算是废了,身体的各项机能都在不断衰弱,这辈子基本是站不起来了。

但看着江离目光,她轻咬嘴唇,在江离的搀扶之下,缓慢的站了起来。

“我......我能站起来了?”陈晓鸥激动不已,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没有人愿意当残疾人,当自己能站起来时,陈晓鸥无比开心。

江离点了点头,眼神坚定地说道:“晓欧,如果我说,从今天起你的身体会慢慢变好的你相信我吗?”

陈晓鸥看着眼前的男人,心中突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放松与安定。

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我相信你!”

“那以后不要再说分手了好不好?”江离笑着揶揄着陈晓鸥。

陈晓鸥面色一红,被江离说的不好意思了,“我不是真心想和你分手的,我是......”

没等陈晓鸥说完,江离便打断她的话,说道:“我都懂,我明白。”

一起朝夕相处了三年陈晓鸥的苦心他何尝不明白,陈晓鸥对自己的爱,绝对不会比自己对她的爱少一分。

江离心中一动,吧唧亲了一口陈晓鸥。

“讨厌!”陈晓鸥娇嗔道:“这是医院啊。”

“那怎么了,你刚才不也亲我了?”

正在江离笑嘻嘻的跟陈晓鸥开着玩笑的时候,陈山河与陈母二人赶到了医院,来到了陈晓鸥所在的病房。

“晓欧,你......你能站起来了?!”陈母看到正在与江离嬉闹的陈晓鸥,捂着嘴巴惊呼。

当时带晓欧来医院的时候医生说了,以晓欧的身体状况来看,是不可能站起来了,很可能在一个月之内就会因体内器官衰竭而死!

可现在,女儿正站在自己面前,面色红润,看起来非常的健康!

这是什么情况?!

陈母惊呼的同时,心中也是惊喜不已。

自己的女儿现在能站起来了,无论身体状况怎么样,总之这是个好兆头!

“妈,我感觉我身体好多了!”陈晓鸥看到自己母亲的样子,急忙跑过来,笑着说道。

陈山河此时也是非常震惊,医生的话总不能是假的,可现在自己女儿的状态看起来非常好!

难道......难道是遗传病消失了?

想到这里,陈山河不淡定了,如果遗传病消失了,这是他,和陈家来说,是天大的好事!

他急忙喊来医生,给陈晓鸥检查身体,医生一番检查后,满脸震惊地说道:“奇迹!奇迹啊!

陈先生,恭喜你啊!你女儿的体内的各个器官的功能都已经完全恢复!完全没有衰竭的迹象了!身体状况现在已经是一个正常人了!”

陈山河闻言,急忙感谢医生,医生走后,陈山河和陈母二人围着陈晓鸥,来回的检查陈晓鸥的身体,生怕再有一点问题。

而江离一直坐在病房外走廊的板凳上,面色阴沉不定。

他在考虑,要不要问陈山河关于陈家祖辈的事情。

一旦问了,那么他就必须告诉陈山河,陈家人所得的病,并不是遗传病,而是一个怨气冲天的鬼的咒怨。

而且,自己能看到鬼的事情也会让陈山河知道。

正在江离犹豫不绝的时候,陈山河走到他身边,坐了下来。

“江离,有件事,我想问问你。”陈山河看着江离,眼露精光。

“陈叔叔,你问就行。”江离说道。

“晓欧的病,是你治好的吗?”

陈山河不是傻子,这个遗传病,已经跟了陈家人好几代了,不会突然消失,在见江离之前,陈晓鸥因为遗传病,身体一直在不断衰弱,状态异常的差,可在见到江离之后,仅仅一个晚上,陈晓鸥就好了起来,遗传病完全消失。

如果说遗传病的消失与江离无关,打死自己都不信。

江离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

“是我。”

“我就知道。”陈山河笑了起来,拿出一盒烟给自己点了一根,随后递给江离,“来一根?”

江离摇了摇头,“我不抽烟。”

见江离不抽,陈山河也不勉强,自己猛吸了一口,沉声说道:“我不会问你你是如何让晓欧好起来的,每个人的身上都有自己的秘密,而我只需要知道,你对晓欧好,就足够了。”

“陈叔,其实,我也有个事情要告诉你,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但说无妨。”陈山河大手一挥,示意江离说下去。

“晓欧的病,其实并不是遗传病,而是一种诅咒,一种针对陈家的诅咒。”江离沉声说道。

闻言,陈山河拿烟的手就是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