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来之不易的胜利

一个机枪手倒下去了。

“好。”李文清心里说不出的畅快,心中默默念叨着:黄三金,你安息吧,我为报仇了。

旁边的一个机枪手也倒下去了,看来薛宏兵的狙击枪,也开始发挥作用了。

“哒哒哒……”还有的几挺机枪仍然在疯狂地扫射着。

战友们还卧倒在大街上,有的背负着灭火器,怀抱着冲锋枪,焦急地望着前方,却丝毫不能动弹。

李文清又对准了另一个机枪手的眼睛,扣动了扳机,“嘭”地一声,枪响了。

又一个机枪手倒了下去,紧跟着旁边的机枪手也倒了下去……

“薛宏兵好样的。”李文清心里暗叫一声,转而默默念叨起来:那些大街上倒下去的亡灵,你们安息吧,我与薛宏兵为你们报仇了……报仇了,安息吧,你们安息吧。

机枪哑了,街道变得沉静下来。

“冲啊。”卧倒在街道上的背负着灭火器,手里握着冲锋枪的战友都爬了起来,喊着叫着,怒吼着,快速地向前方冲去。

沙袋后面的怪物,裸露着獠牙,站了起来,他们端着冲锋枪,朝着迎面冲来的士兵进行扫射。

一个个士兵倒了下去,另外一个个士兵们取出手榴弹,向怪物们纷纷扔去。

手榴弹有的在空中翻滚着,有的天空飘浮着,密密麻麻,象是满天的饿着肚子的蝗虫,正在搜索要被饱餐的目标。

手榴弹有的落在怪物头上,有的砸到怪物的鼻子上,有的落在怪物的脚下,有的落在沙袋上,有的落在怪物端着的冲锋枪上,它们落在哪里,就在哪里开花;它们落在哪里,就在哪里翻起波浪;它们落到哪里,就在哪里升起一团团呛鼻的烟雾。

怪物们倒下去的,又重新爬起来;有的爬起来,又重新倒下去。

有的怪物却伸出手,接住手榴弹,反向士兵们扔去;有的取出自己的手榴弹,拉开引信,向士兵们扔去。

士兵们有的倒下了,有的受了伤。有的仍然向前冲着。

背负着改装了的灭火器的士兵,越过沙袋,取出灭火器,向怪物们喷出一道道火舌。

“呼……呼……”火舌喷到哪里,哪里就起火,喷到哪里,哪里就“噼里啪啦”地燃烧。

怪物们被烧得呼天抢地,满地翻滚,有的哭爹叫娘,有的呲牙咧嘴,痛不欲生。

就在这时,一批手持灭火器的怪物急速赶到,他们对着燃烧着的一个个同伴,打开了灭火器。

“噗……噗……”灭火器喷射出一道道白色的烟雾,向怪物们身上的火焰冲去。

火焰小了下来,再过片刻,火焰没有了。

士兵们一个个拔出尖刀,他们分工合作,一个上前抱着怪物,另一个举起尖刀,去刺怪物们的眼睛。

来不及躲闪的怪物,被刺中眼睛,惨叫一声,死于非命。

有的怪物眼见尖刀刺到,吓得一下就闭上眼睛,就地等死。可是刺刀刺到眼皮时,眼皮就象铁板一般坚硬,再也刺不进去。

可是怪物手中的尖刀,刺到哪里,哪里就流血;刺到哪里,哪里就有伤口。

有的士兵们倒下了,有的士兵失去了战斗力。

李文清站在楼上的窗前,看着楼下士兵们与怪物们混在一起,身体在不断快速地移动,根本就无法瞄准,无法射击。

看着楼下的局面,也只能干瞪眼,干着急。

眼见怪物们逐渐占了上风。

“快撤出阵地。”

“快撤出阵地。”刘阳下达撤出阵地的命令,在士兵们中间相互传达。

一会儿士兵全部撤离了沙袋阵地。

又一批冲上来的士兵,携带着大量的手榴弹,他们纷纷取出手榴弹,拉开引信,向怪物们扔去,向怪物们抛去。

“嘣……”

“嘣……”

“嘣嘣……嘣嘣嘣……”手榴弹爆炸了。

怪物们一个个被掀翻,一个个被炸倒,一个个被抛向空中……

那秘密训练了一个月的狙击手,早已被刘阳下达命令,重新聚集在一起。

趁着怪物们被炸得人仰马翻时,一百二十四名狙击手,分别进入两边的楼房,跑步到楼上,分别占领各个窗台。

另一批的士兵上楼,抬着床,桌子,各种家具,阻塞楼梯。让狙击手专心瞄准射击。

手榴弹停止了攻击,爆炸声没有了。

怪物们站了起来,抖抖身上的泥土,拍拍肩上的灰尘,吐掉嘴里的泥土,有的被炸晕了,傻傻地呆站着。

在窗台上这批训练有素的狙击手,很快就瞄准,射击。

一颗颗尖锐瘆人的子弹,带着士兵们的满腔仇恨,满腔怒火,向怪物的眼晴飞去,飞去。

一个怪物倒了下去,两个怪物倒了下去,一批批的怪物嚎叫着,倒了下去。

剩下的怪物见势不妙,就丢下枪支,丢下尖刀,跃过沙袋墙,纷纷夺路而逃。

张秀姑的伊甸园里,黄瓜藤爬上了竹栏,开出了黄色的花朵;豆角藤也爬上了竹栏,开出了淡紫色的花朵;豇豆也爬上了竹栏,开出了紫色与白色相间的漂亮花朵。

园里的西红柿有一尺多高,大小不一的羽毛状的叶片,聚集成一张大叶子,分布在枝干的上上下下;枝干上有了黄色的小花朵。

一尺多高的土豆,枝干上的叶子是由,六七片长园形的叶子,组成一张大叶子,生长在枝干的上上下下。土豆叶子跟阳间的叶子并无太大的差别,只是这土豆,全都是裸露在外边生长的。

茄子有接近两尺高,枝干上生长着椭圆形的单张大叶片,叶片绿中带紫。

花生只有六寸高,枝干上,四张椭圆形小叶子组成了一张大叶,叶子光滑翠绿。

红薯栽种在一尺高的土垄上,生长出的红薯藤,贴着土垄表皮,向外延伸。藤上生长着,心形的单片叶子。

伊甸园的另一边,张秀姑种上了,道法老师徐珊珊从南海观音那里带回来的种子。

灵芝仙草,种在大瓷盆里,它已经长有一尺来高,菌朵呈园形扇面,紫色,它有起死回生之功效。

香果,种在白色大瓷盆里,枝干上下,布满了绿色三角形的叶子,枝干顶端,结出了一个金鱼形状的果子,也跟金鱼一样的红色,有两只漂亮的眼睛。成熟了的果子,人吃了以后,身体一直有股淡淡的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