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浇灌伊甸园

乐果,也种在白色的大瓷盆里,它已经长有一尺多高,长方形的绿色叶片,枝干上方,已经结出了形状跟大肚勒弥笑佛一样的红色果子。成熟了的果子,人吃了过后就会消除烦恼,经带面带笑容。

美体果,也种在大瓷盆里,它长有两尺来高,没有叶子,枝干上结出了一串又一串,珍珠般的园形果子,它通体晶莹透明。成熟了的果子,人吃了以后,它就会消除肥胖,把人体肌肉维持在一个合理的水平,那些终日胡吃海塞的人,吃了美体果,多余的食物也只是穿肠而过,不会被人体吸收。

美颜果,两尺多高,一张叶子,由三张园形的小叶片组成,多个叶子,分布在枝干周围,绿色。果子呈乳白色,成熟的果子,人吃了以后,通体肌肤呈乳白色,光滑柔嫩,美艳绝伦。

这土里生长的蔬菜水果,所需的水分不多,每隔五天,可以去秧田里,舀银河水浇灌。

可是这瓷盆里生长的奇花异果,如果用银河水浇灌了,它就得马上枯萎死亡。只有每天去天台山北边的山上花园里,收集花露水,用来浇灌,才能保持它旺盛的生命活力。

早晨,张秀姑挑水进入伊甸园中,站在以前两人相拥相抱的地方,她放下扁担,擦了擦额上的汗水,深深地吸进一口气,全身的肌肉都放松下来。

这是我们相恋的地方,这是我们相爱的地方。

眼睛微闭,仿佛昔日恋人,带着体香的气息一下就在耳边呈现,他的脖颈是那么的柔滑,双手环抱着他的腰间,是那么魅力无限,身体依偎着他的怀抱,是那样的温暖。

抱着,紧紧抱着,他的每一寸肌肤都让自己沉醉与迷恋。

他的每一次呼吸,都在幸福地冲撞着自己的心扉。

山在消失,海在隐退,天地之间的万物都模糊不见。

睁开眼睛,一切都消失不见。只见明媚的阳光照在爬满藤蔓的竹栏上,照在伊甸园里的各种蔬菜上,蔬菜枝叶繁茂,花朵争奇斗艳,充满着朝气与活力。

要是有恋人在,该有多好。

她拎上扁担,挑起水桶,向园里走去。

她眼含泪水,双手扶着扁担两边晃悠的绳子,嘴里哼起了了“夫妻双双把家还”的歌曲。

“夫妻双双把家还,

我挑水来你浇园,

寒窑虽破能避风雨,

夫妻恩爱苦也甜,

你我好比鸳鸯鸟,

比翼双飞在人间。”

唱完,她放下担子,抹去眼角的泪水,伸手在桶里,拿起瓢,把水浇在西红柿根部。

一会儿时间,桶里的水已经浇完,园里的大部分蔬菜,仍没有浇水。

秀姑拢拢耳边的秀发,挑起水桶,向园外走去。

水桶在扁担两边晃荡,把拉长的水桶影子,投在竹栏上。

出了竹栏门,驻足远望,东边天空的白云,在阳光的映照下,是那样的洁白耀眼。

东边村口的大道上,还没有一个人影。

秀姑多少次驻足观望,多么希望能出现李文清的身影,他带着微笑,带着期望的眼神,在寻找着自己……

然而,希望变成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村里的周兴才四弟兄也跟李文清一起应征入伍,可是他们第三天就回来了,秀姑问他们,李文清怎么没回来,周兴才说,不知道。

秀姑以为,即然周兴才三天能回来,李文清也就要不了多久,就能回来。过了三天,在黄昏时候,她就去村口等待。

天黑了,也不见李文清归来,她只好一个人默默返回。

秀姑收回目光,挑着桶来到秧田边,放下桶,用瓢去秧田里舀水,水倒在桶里,发出“噗噗”的响声。

李文清走的时候,这田里的秧苗,刚插上两天,田里的银河水都清晰可见。

如今,秧苗已经由原来的每窝两三苗,长成了每窝七八苗;也由原来的六寸高,长到了如今的两尺高。

满田翠绿的秧苗已经完全遮盖了水面,象是在水田上,铺上了一层厚厚的赏心悦目的绿色地毯。

微风拂过,千万片秧苗叶子,象是在给秀姑频频点头。

李文清什么时候回来?会在秧苗抽穂期能回来吗?

秀姑边舀水,边默默念叨着。一会儿,水舀满了,她拿起扁担,放在肩上,伸出双手,把扁担两边的绳索捏在手里。

弯下腰,看了看水桶,忽而想到了什么,又站起身来,望了望天边绵延起伏的群山,又看了看不远处菩提古木覆盖,层林叠翠的山峦;再看看山峦下,随着山丘延展的层层梯田。

天际,山川,梯田,风光无限好,可惜,只有自己一个人欣赏。

忽而又低头看看眼前的秧田,只见秧田里的秧苗,在微风的摇曳下,波浪似的向前运动,发出“飒飒”地声音。

真所谓:一波未平,另一波又起,波波浪浪,永无止息。

秀姑鬓边的秀发也随着微风不断地向前飘扬,飘扬。

她那弯弯新月的眉毛,此时却是向下微皱;她那本是清澈的眼睛,这时却是泪眼朦胧,她那媚妩动人的娇美面容,此时却是略带忧伤;她那樱桃似的小嘴,此时却是微微勾起。

想想自己这两个月,都是荼饭无味,做事也是无精打采,这都是为了什么?

她放下扁担,捊捊鬓边的头发,风却从自己的袖口灌进去,丝丝的凉意不断向大脑传递,她不由看看自己的手臂,白净的手臂在袖子里,显得有些宽大。

柳永《蝶恋花》的那首词一下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伫倚危楼风细细,

望极春愁,

黯黯生天际,

草色烟光残照里,

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

对酒当歌,

强乐还无味,

衣带渐宽终不悔,

为伊消得人憔悴。

秀姑眨眨眼,忍住泪水,挑起水桶,向自己的伊甸园走去。

浇完菜园,秀姑去山上把收集的花露水,挑回来,把那瓷盆里的奇珍异果,灌了个饱。

再去看了一下自己负责的二十亩水田,田埂上,没有虫洞,没有缺口漏水的现象。

她擦擦额上的汗水,向家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