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夜色朦胧

周兴才气呼呼把金币袋子往周兴国手里,猛地一塞,转身背对着周兴国,坐在沙发上,一脸的余怒未息。

周兴国不敢言语,拎着金币袋子,灰溜溜地走出屋门。

蔡金花坐到周兴才的身边,看了看周兴国那紧蹙的眉头,勾起的嘴角:“哎,还生气呐。”

周兴才并不搭言,两只眼睛一动不动地盯在大理石的地板上,周兴国以往的一幕幕往事浮现在他的大脑。

蔡金花拉过周兴国的一支手,放在自己膝盖上,然后两手合拢,象是怕揉碎了似的,轻轻揉捏着周兴才的手:“为这种人生气,犯不着。”

周兴才蹙着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勾起的嘴角也变成一道浅浅的弧线,周兴才略略侧身,把另一只手搭在蔡金花的手上:“我不生气。”

“不生气就好,”蔡金花看着周兴才脸上的变化,想了想问:“你把钱给了你弟,家里的钱够用吗?”

“够用,”周兴才肯定地回答,然后小心翼翼地看了看门,又看看窗户,压低声音说:“我上午刚卖了一袋仙稻。”

蔡金花一怔,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两眼盯着周兴才的眼睛,小声嘀咕:“你卖了一袋仙稻?”

“是的,你猜我怎么卖的。”

“怎么卖的?”

“一颗仙稻一枚金币。”

“哇塞,那卖了多少钱?”

周兴才得意地扬起头:“你猜猜。”

“我猜不着。”蔡金花摇摇头。

“两万。”

“哇,两万,我的天呐。还真有人知道它的价值。”

“是啊,本来这仙稻就是无价之宝。”

“我有点怕啊。”蔡金花蹙着眉,双手在紧张地相互揉搓。

“你怕什么?”周兴才脸色突变,双眼盯着蔡金花的双眼。

“玉皇大帝会不会知道?会不会查出来?”蔡金花忽然感觉全身发冷,不得不剁剁双脚,两只手交叉合抱,并不停地磨擦取暖。

“不会的,你放心,”周兴才惊讶地发现蔡金花的异常举动:“怎么啦?你冷?”

“嗯,有点冷。”

“怎么回事?我一点都不冷。”周兴才把外衣脱了,披在蔡金花的身上,关心地问:“好些了吗?”

“好些了。”蔡金花站直了身子,伸出双手,把披上的外衣拉紧,看着周兴才,担心地问:“要是天庭的人知道了怎么办?”

“不会的,”周兴才有些紧张地望了望窗外,回头对蔡金花说:“仙稻的产量受天气的影响,所以产量每年是不一样的,今年天气好,日照充足,产量就增加了,所以我就能私下卖掉一些。”

蔡金花想了想,看着周兴才的眼睛:“你们几兄弟应征去当兵,结果第三天你们全都回来了……那个时候花的钱也不少?”

“是啊,”周兴才把一只手放在蔡金花的肩上:“你说上战场的,有多少人能活着回来……多花点钱值。”

“嗯是,”蔡金花点点头,不无揶揄地笑道:“你要是不多花点钱,说不定现在的尸体都已经臭了……我现在又得重新嫁人,你说多麻烦啊。”

“呸,”周兴才抡起拳头,轻轻地砸在蔡金花的肩上:“胡说八道。”

“嗬,你还打人了。”蔡金花头一低,扎进周兴才的怀里:“打吧打吧,打死了,你就好去讨一个小老婆了。”

“不会,不会。”周兴才双手扶起蔡金花的头,看着蔡金花的眼睛:“你放心,我不会的。”

“真的?”蔡金花盯着周兴才的眼睛。

“真的。”周兴才避开蔡金花的目光,松开双手。

蔡金花伸出手捏捏周兴才胸前的纽扣,想了想:“也不知道李文清,现在还活着,还是死在了战场上?”

“八成是死了,”周兴才蹙起眉头:“都两个月了,音信全无。”

“要是死了还好,”蔡金花嘴角升起一道浅浅的弧线:“死了,你弟弟就有希望了。”

“嗯是,”周兴才勾起嘴角:“可是这弟弟……我看啊,配不上张秀姑。”

“什么配不上?”蔡金花嘴角上的弧线消失:“配不上,你配得上啊,你这个老东西,你是不是想老牛吃嫩草啊。”

周兴才沉下脸:“你胡说八道什么呀。”

“怎么了,”蔡金花看着扭过身子的周兴才:“你还真生气了……我是随便说着玩的,你干嘛还生气啊。”

“不生气。”周兴才把身体转过来,努力让自己的脸恢复平静:“我生什么气,不生气。”

蔡金花看着周兴才那张平静下来的脸,话到嘴边又咽下,想了想,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蔡金花抬头看了看窗外,窗外漆黑一片,心里忽然出现瞬间的颤栗,一种不祥的预感,充斥着大脑,似乎在远方的夜空里,传来“呜呜”的风声,伴随着那鬼哭狼嚎的惨烈叫声,还有那树枝折断的声音,巨石碎裂的声音,钢筋扭曲的声音,土块碰撞的声音,房屋倒塌的声音,山洪暴发的声音,在起伏不断的群山里,吰吰作响,回音在天地间久久回荡。

似乎又是在地底深处,传来一阵阵闷雷般的回响,似乎又象是群山在垮塌,山崖在断裂,山石与土块在相互碰撞,轰……轰……

“好象有雷声,”蔡金花快步来到窗前,打开窗户,只见窗外漆黑一片。

茫茫天际,层峦叠翠的群山,一望无际的层层梯田,散落在田野里的居家院落,还有那村口通往外界的道路,都消失在黑魆魆的夜色里。

“没有雷声啊。”凑到蔡金花身边的周兴才,屏息凝神,也没有听见有异常的响声。

“听,你仔细听。”蔡金花说完,眼睛微闭,全神贯注地倾听着。

周兴才再次把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耳鼓,希望能听到窗外,一切细小声音的微妙变化。

“没有。”周兴才摇摇头,唯有听见的是自己的心跳,还有那墙上挂钟“滴答滳答”的响声。

“没有?”蔡金花疑惑地望着周兴才。

“没有。”周兴才肯定地回答。

“没有就算了吧,回去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