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第四街道

街道上,散落的子弹头与弹壳还在诉说着咋日战争的残酷,炸烂的沙袋,横七竖八地躺在街道中间。

街道两边的墙壁上,还残留着许多大小不一的弹孔。墙上的玻璃窗,有的被炸烂了,有的被震碎了。

休整了一天,天台山的士兵们,躲在街道两边的屋子里,随时警惕着窗外飞来的冷枪冷弹。

怪物们躲在第四街道的沙袋墙后边,也不敢贸然探头观察对方。

上午,在临雨水镇的战壕前,由沙袋组成两边的沙袋墙,沙袋墙上横放着许多的柏树木材,柏树木上堆放着许多的沙袋,组成一个临时的指挥所。

身穿左胸上呈方块级别资历章的绿色军装,头戴有帽檐花,且有绿带的绿色军帽的朱从明将军,仪表堂堂,威风凛凛,站在临时的指挥所里的方桌前。

望了望远方天际下,巍巍群山上,冉冉升起的红色太阳,仿佛自己心中,象阳光的照耀下的万里群山,与辽阔的大地一样,没有了黑暗的边缘,拥有的是清晰与敞亮。

雨水镇西面,集结待命的士兵们,自穿绿色军装,手握冲锋枪,他们身形娇健,目光坚毅,怒视前方。

他们整齐划一的队伍,象是一道道钢铁长城。他们那无畏的目光,象是要即将称雄于天下。他们那有力的双腿,象是要把一切挡道的敌人,无情地踩踏于脚下。

朱从明将军毅然拿起电话,用那粗壮有力的手指,拔通了雨水镇东面部队待命的电话,只见他神情严肃,用铿锵有力的声音地命令道:“万尚德,我命令你七点准时进攻。”

放下电话,转而拨通了雨水镇西面部队待命的电话:“刘阳,我命令你七点准时进攻。”

朱从明放下电话,又拔通了雨水镇南面部队待命的电话:“赵宝生,我命令你七点准时进攻。”

“冲啊。”七点刚到,第三街道上待命的士兵,手握冲锋枪,怒视着前方第四街道,吼叫着,发起了冲锋。

隐匿在第三街道左边,第二层楼上的李文清,听见震天动地的吼声,意识到进攻开始了,他快步有近窗户,扒开窗帘一道缝,看见街道上的士兵们端着冲锋枪,正向怪物们冲去。

“哒哒哒……”怪物们机枪响了,冲向前去的一批士兵倒了下去。

“哒哒哒……”又一批的士兵倒了下去。

李文清看得心如刀绞,伸手迅速把窗帘拉开,打开窗户,把狙击枪伸到窗外,握紧枪,眼睛靠近瞄准镜,把瞄准镜的中心对准机枪手的眼晴上。

李文清手一用力,扣动了扳机。

机枪手倒了下去,机枪哑了下去,另一个怪物马上跑过去接替了机枪手。

“哒哒哒……”机枪又开始了疯狂的扫射。

李文清又把瞄准器对准机枪手,这时只听见窗户“嘭”地一声响,窗玻璃的碎片四处飞溅,同时感到右手上传来钻心的疼痛,低头看时,发现是玻璃的碎片扎进了手背。

李文清来不及多想,迅速拔掉手上的玻璃,这时耳朵里传来“嗞嗞”的声响,扭头一看,屋中间的地板上,一颗催泪弹,正在向外喷吐着浓烟。

不好,李文清暗叫一声,心想,这屋里呆不下去了,得马上撤离。

这撤离了,机枪手消灭不了,士兵们怎么冲锋,李文清用袖子捂住鼻孔,探头向第四街道上望去,只见机枪手的后边,有许多的怪物,正用掷弹筒向这两边的楼层上,发射催泪弹。

催泪弹象密密麻麻的蝗虫,不断地向楼层飞去。

“嘭。”又一颗催泪弹撞破玻璃,落在李文清的身边,“嗞嗞”地开始倾泄浓烟。

李文清开始剧烈咳嗽,“咳咳咳”一声又一声的剧烈咳嗽,仿佛都要把自己的心肺倾吐出来。

李文清跑进厨房,从墙上的铁丝上扯下一张毛巾,打开水龙头,把毛巾浸湿,捂在鼻孔上,向楼下踉踉跄跄奔去。

楼下的房间,早已是浓烟滚滚,李文清摸索着向浓烟最亮的地方奔去。

李文清出了屋门,来到街道上,仍然咳嗽不止,眼睛也是不断地簌簌掉泪。

模模糊糊的许多人影,带着浓烟,分别从不同的楼门口,手脚并用地爬了出来,有的在呕吐,有的在咳嗽,有的捂着眼睛,发出哀嚎,有的在断断续续地大声咒骂。

李文清脚下一绊,一下跌了下去,却没有跌到坚硬的大理石地板上,而是跌在了软软的什么东西上面。

睁开眼睛一看,身下压着的是一个士兵的身体。

“你好,怎么样啊,”伏在地上的士兵扭头跟李文清打招呼,并用关心的目光看着李文清。

“我没事。”李文清回答完,转而问:“你也没事吧?”

“我没事。”伏在地上的士兵点点头。

李文清这才看见街道上到处是伏卧在地的士兵。

“哒哒哒……”机枪仍然在前方响个不停。

李文清把狙击枪支在地上,想就地瞄准射击,转而一想,如果士兵们发起冲锋,自己岂不是要被踩成肉泥。

想到此,他收起枪,望了望街道边的楼房,发现也没有可以架枪的好地方。

寻思还是要去楼房边想办法,他爬起来,还未站好,只听得士兵们的喊声,传进了自己的耳朵:“撤退。”

“撤退。”

伏卧在地的士兵们陆续爬了起来,纷纷转身向后方撤退。

面对着纷纷撤退的士兵,李文清再也找不到架枪的位置,只得转身跟着士兵们向后撤退。

“冲啊……”

“冲啊……”

“冲啊……”

怪物们声嘶力竭的吼叫声,掩盖了撤退士兵们纷乱的脚步声,不断地从后方传来。

士兵们跑了起来,李文清也只得跟随士兵们的脚步跑了起来。

只看见倒挂在士兵肩上的枪支在晃动,再看前方,是密密麻麻的人头在随着奔跑的脚步不停地在晃动。

再看后方,密密匝匝的人头,象潮水一般地向自己涌来。

“踢踏踢踏……”脚步声越来越快,越来越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