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鼓舞士气

一个士兵,一不留神,倒下去了,就再也没有机会再爬起来。

李文清不忍细看,全神贯注,目视前方,跟随着大军,不停地高速奔跑,奔跑。

大军象一辆不能停留的滚滚战车,辗压街道上丢弃的枪支,辗压街道上的花台,辗压街道上的铁制栅栏,辗压横亘在街上的石头。

即使是钢筋在大军的脚下,都将变成齑粉,稍有体弱不支,倒下去的士兵,倾刻间,化为烂泥。

怪物们吱哇乱叫着,追赶着士兵,在冲锋枪扫射下,大军后边的一批又一批的士兵倒了下去。

为了活命,为了生存,后边的士兵们跑得更快,更急,推动着前面的大军,奋勇向前。

所有的士兵都明白,只有高速的奔跑,才不会倒在大军的脚下,践踏而亡。

“踢踏踢踏踢踏……”脚步声,声声紧急。

“哒哒哒哒哒哒……”后边追赶的冲锋枪的枪声,声声催人奋起奔跑。

终于跑出了雨水镇的街道,前面奔跑的士兵,早已是累得气喘吁吁,大汗淋漓,每一个士兵都担心,后边的士兵,体力会强于自己,会把自己踩踏于脚下,于是就向两边散开。

象被憋曲久了的洪流,漫山遍野地四处奔涌。

“哒哒哒……”田野,山坡,土丘,到处都响起了枪声。

雨水镇外的战壕里,田野里,山坡上,到处是士兵的横七竖八的尸体。

跑啊,跑啊,敌人追上来了,李文清心里不停地告诫自己,快跑啊,敌人追上来了。

前方是自己的战友在奔跑,后方是怪物们的快速地追赶。

兵败如山倒,李文清彻底体会到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李文清顾不得看别人,跳下土坎,跃过土丘,奔上梯田上的小道。

李文清不敢径直回七子山山洞,只是朝着人迹稀少的田野里跑去,跑到一田埂上,这才放慢了脚步,回头望望,已经没有了怪物追赶的身影。

“噗喳。”一不小心,从田埂上掉落下去,跌落在仙稻田里,田里的水一下浸湿了后背与双腿,已经齐腰深的仙稻,被压倒在身下,周围的仙稻挡住了视野,看不见怪物,自然怪也发现不了自己。

真是天然的一个隐蔽场所。

一阵阵凉意从后背与双腿袭来,李文清挣扎着站起来,看看一人多高的田埂,正好挡住了一半的视野。

心想,与刚才没命的奔跑相比,还不如就此歇息,待到天黑,再去七子山山洞,那是一个怪物们难以攻破的地方。

自己本来想在战场上建立功勋,扬名于天下,没想到竟然是败得这么惨,所谓的丢盔弃甲,一败涂地,可能也就是这个样子了。

怪自己吗?没能把机枪手给消灭掉?可是敌人在自己所在的房间,连扔了两颗催泪弹,根本就没有容许自己有瞄准射击的机会。

怪战友吗?没能冲破敌人的防线?可是战友们射出的子弹,根本就进入不了怪物们的身体。

反而是怪物们的一阵乱扫射,就有无数的战友们倒下。

似乎是不对等的战争。

挨到天黑,李文清才深一脚浅一脚地向七子山山洞走去。

怪物们不敢贸然进攻山洞,在七子山五里之外安营扎寨。

李文清来到山洞门口,向洞里的人喊话:“开门。”

守门的士兵从小洞口看了看李文清,确定是自己人时,才打开洞门,放李文清进去。

第二天,洞内四周,点亮了火把,火把的亮光,把洞内照得丝毫毕现。

朱从明将军集合队伍,清点人数,才知道只有八千多人。

朱从明一阵揪心,八万多人只剩下了八千多人,这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然而朱从明将军只有强忍悲痛,镇定心神,望了望面前士气低落的队伍,开始了他的讲话。

“士兵们,这次的战争是不幸的,伤亡是巨大的。那些在战场上奋勇杀敌,流血牺牲的无数男儿,将永远彪炳史册,流芳千古,也将永远受到我们的尊重与敬仰。下面,请所有的士兵们为他们默哀三分钟。”

所有的官兵都脱下帽子,低下头。

洞子里变得静悄悄的,火把的亮光,照见了士兵们一张张严肃而又悲伤的面孔。

就在昨日,活蹦乱跳的战友瞬间倒下了,渐渐的心变凉了,身体变冷了,再也不说话了,再也回不来了,再也不能相濡以沫,促膝交谈了。

不管内心世界有许多的不忍与不舍,战友们都无可挽回地,永远地离开了自己。

呼唤青山,青山不应,呼唤大地,大地不语……

有许多士兵的眼睛浸润着泪水,有许多的士兵眼泪掉了下来。

三分钟默哀完毕,朱从明将军又开始了讲话:“现在,我们的人员不多,更应该齐心协力,众志成城,坚守好每一个岗位,保卫我们的山洞,保卫我们的家国,以我们的实际行动,告慰战友们的在天之灵。”

朱从明将军看了看士兵的脸上,愁云在渐渐消散。

“我们要坚守好我们的岗位,让战友们的血不白流,我们要守好我们的山洞,让死去的战友们,永远安息。我们都要坚信,失败是暂时的,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这时响起了掌声,士兵们一个个站直了身子,挺起了胸膛,脸上露出了笑容,眼睛里流露出了希望与期待的眼光。

“我们在坚守几天,等待援兵的到来,当援兵到来的时候,我们会走出山洞,把属于我们的雨水镇,重新夺回来,把侵略者赶出雨水镇,让雨水镇的同胞们,重新回到自己的家园,过上快乐的幸福生活。”

“啪啪啪……”响起了更加激烈的掌声,士兵们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

朱从明将军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他手一挥:“好,散会。”

士兵们分散走开,向自己的岗位走去。

“报告。”这时一个士兵前来向将军举手行礼:“有位一驾着白云,来到洞口,自称是天台山的队长,名叫周兴才的人,要求见将军。”

“让他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