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保卫山洞

二十米,十米,眼见着十几个怪物,抱着炸药包,越离洞门越近。

显然,他们是想要炸掉这洞门。

如果一旦炸掉洞门,第一道屏障就失去了应有的作用,整个山洞都处于危险之中。

决不能让他们靠近洞门,李文清心里想着,咬紧牙齿,对着怪物的眼睛,扣动扳机,射出一颗子弹。

李文清抱着狙击枪猛然后退,大声吼道:“喷油器,上。”

手持喷头的士兵,立刻跑步向前,对着洞外的怪物,“嗞嗞”乱喷,洞门两边,两道长长长的火舌,“呼呼”地扑向怪物。

怪物们吓得丢下炸药包,连滚带爬地往回跑,火舌却以更快的速度,追上怪物,把怪物吞没在火焰之中。

怪物们就地倒下,带着浑身燃烧的火焰翻滚,火势瞬间被压灭掉了一半。

火舌就象长了眼睛,追上翻滚的怪物,重新把它们卷入火焰之中。

怪物们翻滚的力量小了,渐渐的不动了,火焰燃烧得更猛了。

更多的怪物们带着火焰,四散奔逃,在离开了喷油器追击的圈子后,就地打滚,压灭掉身上的火焰,用手扑灭头发上的火焰,连滚带爬地逃走了。

士兵们望着怪物们狼狈逃窜的模样,不禁哈哈大笑。

“你说这怪物怎么不用灭火器灭火了?”一个胖子士兵盯着李文清的眼睛问:“前次战场上用灭火器效果不是挺好的嘛。”

李文清瞅瞅胖子士兵:“当时效果好有什么用,上次战场上,怪物们用灭火器灭火,虽然灭掉了身上的火,可是他们的鼻孔里,肺里都吸进了大量的灭火器干粉,估计回去也活不了几个时辰。”

“活不了?”胖子士兵满脸的疑惑:“干粉吸进肺里,就要死?有这么严重?”

“是的,吸多了肯定就要死。”李文清肯定地回答:“上次战场上,我们的士兵不断地喷油,怪物们不断地灭火,所以他们的肺里,吸进了不少的干粉。”

“是的,吸进肺里的干粉肯定多。”胖子士兵肯定地回答。

“吸多了干粉,就会窒息而死。”

“窒息死的,不是中毒死的?”

“对,是窒息死亡,不是中毒死亡。”

李文清边说话边望向远方逃跑的怪物,趔趔趄趄地回到了他们的队伍里,排好队形。

慢慢地,所有阵地上的怪物开始有序地回撤,渐渐地他们消失在远方。

他们真的撤走了。

士兵紧张的心放松下来。

几个小时过去,李文清以为怪物们还要再次前来进攻,却总看不到怪物们进攻的迹象。

天黑了,李文清与士兵从射击孔里,注视着夜的远方,月光对面的山岗的雨水镇,变得一片朦胧。两边山岗相间的小沟,与近处的一片平地,都是静悄悄的,没有一个怪物的身影,看似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

然而李文清与士兵的内心不是那么的平静。

他们会趁着天黑发动进攻吗?他们会在自己哪个疏忽大意的时刻,突然发动袭击吗?

他们是真的撤走了,还是躲到了某个地方?

望望远方沟壑之处,田埂之下,还有那山坡上,树林之中,是否就是怪物们的隐身之所?

难以确定,一切都充满了未知的变数。

再看那黑魆魆的地方,是那样的沉寂,是那样的瘆人,是那样的可怕,仿佛就在下一个时刻,就会闪现出千军万马,个个手握冲锋枪,高喊着,怪叫着,气势汹汹地杀奔而来……

李文清不敢往下想,揉揉眼睛,镇定一下心神,努努嘴,皱皱眉,活动一下满是愁云而变僵的脸。

李文清一夜无眠,直到早上,才回到宿舍睡觉。

第三天早上,李文清与战友餐桌边,刚吃完饭,刘阳到食堂找到李文清。

“李文清你别去东门了,”刘阳看着李文清的脸:“你今天带上乐队,舞蹈队,扛上几面红旗,再弄一个横幅,去接楚阳城来的灵魂。”

“接楚阳城的灵魂……还要乐队,”李文清皱起眉头:“去几个人接就是了,你弄那些名堂干什么?”

“干什么?”刘阳眉头一扬:“表示我们的诚意啊。”

“诚意嘛,心诚就可以了,不知道诚意怎么跟乐队能扯上关系。”

“要弄得热闹一点嘛,热闹了,那些楚阳城来的灵魂心情就好了,心情好了,士气就高了。”

“士气高没用,”李文清一脸的不屑:“来了是要打仗的,靠士气能打仗吗?来了是要靠真本事,才能打垮妖怪,才能赶跑妖怪。”

“胡说,”刘阳嘴角一撇,有些恼怒地一敲桌子:“士气要,真本事也要,缺一不可。”

“我看未必,”旁边的士兵看见刘阳不悦的脸色,忙在餐桌下,睬踩李文清的脚,李文清却并不理会,梗着脖子说:“真本事才是战胜一切唯一法宝。”

“李文清,”刘阳大声喝道:“你跟我较劲是吧,你还想不想干了?”

“我不……”

旁边的战友上前,伸出一只手,捂住了李文清的嘴:“文清,你傻呀,你跟上级较什么劲。”

“我不想……”李文清挣脱战友,涨红了脸,话到嘴边又咽下。

“你什么你,”刘阳更加趾高气扬:“你有本事把话说出来。我是上级,你是下级,你懂吗?”

“上级怎么了,上级瞎指挥可以不听。这是将军说过的话。”李文清两眼瞪着刘阳,牙齿错动,象是要咬碎刘阳的脑袋。

“谁说我瞎指挥了,”刘阳骄狂地指指周围的士兵:“你们大家说说看,我是在瞎指挥吗?”

士兵们都低下头,不敢言语。

李文清看着周围象是被霜打萎了的菜叶一般低垂着头的士兵,气不打一处来,伸出手指:“你,你,你们……”

刘阳嘴角一勾,以胜利者的姿态睥睨着李文清:“怎么样,服不服?”

“不服。”李文清手握拳头,走近刘阳。

士兵们惊恐地望着李文清,这李文清吃了熊心豹子胆,要去揍刘阳。

刘阳嘴角一勾,现出一抹冷笑:“你不服是吧,想打我是吧,打了我,我正好给你弄个谋反的罪名,不枪毙你,也要让你蹲十几年牢房。”

“你是人还是魔鬼……你跟魔鬼有什么区?”李文清愤怒地大嚷。

听见食堂有人吵架,不知道究竟的士兵走进食堂,看着李文清竟然敢跟刘阳吵架,都担心地看着李文清。

“李文清,”刘阳趾高气扬地吼道:“我命令你,马上去带上乐队,扛上红旗,打上横幅,去迎接楚阳城的灵魂。”

“不,我不去。”李文清怒视着刘阳。

“反了你了,不去不行。”刘阳气急败坏地吼道。

士兵们忙上前拉走李文清,有的忙上前劝慰刘阳:“那就是一个犟种,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士兵们把李文清拽出食堂,瘦个子的士兵劝慰道:“你跟上级较什么劲啊,较劲能有你的好果子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