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锣鼓喧天

李文清在士兵们的劝说下,终于平息了压抑下的怒火,与战友们一到弄出一道横幅,并写上:欢迎楚阳城同胞们的到来。

在横幅的两边插上两根竹竿,再把横幅卷起来,等到了天台山再打开。

带上乐队,十几个人坐上卡车,向天台山而去。

走出七八里地时,站在卡车上的李文清,回头望望山洞,只见山洞四周乌泱泱的人群在流动。

李文清一惊,怎么有那么多人?再仔细看时,是有长着缭牙的怪物,他们要干什么?想进攻山洞?

其它人不知道李文清呆呆望着后方,看什么,也顺着李文清观看的方向望过去。

“哎呀,山洞被包围了。”有人大声喊。

“糟了,怪物们要进攻山洞了。”

“洞里的人能不能守住啊。”

焦虑不安的情绪在人群中漫延开来。

李文清心想,山洞被包围了,山洞几日内是不可能被攻破,只是自己怎么回去呢?

看来是没有办法回去了,还有那楚阳城的灵魂也不可能接往山洞了,得另找一个地方。

去哪里呢?

卡车七弯八拐进入山腰间的一片菩提树林,再也看不到七子山山洞,李文清与士兵们这才回过头,看着车外向后飞逝的翠绿的菩提树,沉思着不说话。

行驶了两个小时的卡车,已经过了天台山的地界,李文清从车上向前望去,天台上凉亭的里里外外,都聚集了人群。

“快停车,快停车,”李文清对着前面驾驶室里的司机喊。

卡车停了下来,士兵们从卡车上把乐器与红旗,以及横幅都递了下来,士兵们也跳了下来。

由两个人把横幅打开,站在李文清的后边,乐队也把乐器各自准备好,跟在横幅的后边。

李文清回望一下乐队问:“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乐队齐声回答。

李文清站好,双手自然下垂,挺起胸膛,目视前方:“一二三,走起来。”

十几个人在号令下迈开了脚步。

李文清又喊:“唢呐手准备,一二三,吹起来。”

唢呐手鼓起腮帮:“滴里哒,滴滴里儿哒……”

优美动听的旋律,飞出天台山山上,蓊郁翠绿,苍劲挺拔的菩提树林,穿越山腰间层层抽穗的稻田,穿越散落在田野里的竹林包裹的村庄院落。

院子里,有人停下舞蹈,有人把门打开,田埂上,有人驻足聆听。

唢呐一曲吹完,佘音还在山谷间缭绕。

李文清膘一眼锣鼓队,“锣鼓队准备,一二三,敲起来。”

“咚咚锵,咚咚锵,咚咚弄咚咚咚锵。”

喧天的锣鼓声传入伊甸园,传进了张秀姑的耳鼓,张秀姑停下手中浇园的瓢,望望山上锣鼓声响的地方,只见漫山遍野的菩提树林,遮住了山上的大道,也遮盖住了敲锣鼓的队伍。

是谁呢?这是什么日子?会有喜庆的锣鼓声响?是哪家迎亲的队伍?

秀姑拢拢鬓边的秀发,收回目光,低下头,眼见爬上竹栏的黄瓜藤上,已经结出了第一根黄瓜。

嫩绿的黄瓜顶端,还顶着还未枯萎的黄色花朵,一尺长的瓜身上,还有小小的刺头。

这是李文清与自己的劳动成果,秀姑不能一个人独享,她要等李文清回来,摘下黄瓜,一起回到家里,一起共进晚餐,一起享受那黄瓜的美味甘甜。

“好吃吗?”秀姑两眼闪着泪光,望着李文清问。

“好吃,清香脆甜。”李文清嘴角一勾,脸上浮起笑容。

“咚咚锵,咚咚锵,咚咚弄咚咚咚锵。”

欢乐的锣鼓声打断了张秀姑的遐想,秀姑伸出手,摸摸黄瓜,黄瓜身上的刺,还有些扎手。

“咚咚锵,咚咚锵,咚咚弄咚咚咚锵。”

秀姑又望望山上浓密的树林,那真的是迎亲的队伍吗?

李文清何时归来,我何时又能坐上花轿,何时那“滴里哒,滴滴里儿哒”的唢呐声,在我的花轿前边吹响;那欢乐喜庆的锣鼓声,何日跟随在我的花轿后边,为我“咚咚锵,咚咚锵,咚咚弄咚咚咚锵”地敲响。

李文清,我等着你的花轿。

秀姑望了望那锣鼓声响的山上,依旧只看到那高大密密麻麻菩提树林,转回身,低下头,继续浇灌菜园。

李文清往前走着,心想,这喧天的锣鼓声,秀姑定能听到,不知她此时此刻在干什么?心里是否在想着我,是否能猜到我就在这锣鼓队前。

李文清往山下望去,路边密密麻麻菩提树却挡住了视野。

李文清不得不转回头,停住自己飘飞的思绪,大踏步向前。

很快到了凉亭,李文清满面春风地上前与等待在凉亭的人打招呼:“欢迎,欢迎,欢迎楚阳城兄弟们的到来。”

“你是来接我们的吧,”一个精瘦的灵魂的幽深眸子里满是疑问:“下一步,我们去哪儿?”

李文清想了想,不如先把他们接到离雨水镇相距十多里地的双庙镇,那里相距不是太远,也不是太近。

这些灵魂,虽然都是年轻力壮,可是都生活在大都市的楚阳城,肯定没摸过枪,更不会不知道枪支怎样操作,因此,还需要去培训。

亭子间许多的灵魂都把满是期待的目光投向李文清,等待着李文清的回答。

李文清瞬间感到有些晕眩,他喜欢被众多的目光所包围,他喜欢被众多的目光所环绕,在目光里,自己有如众星捧月般地被衬托。

“去双庙镇。”还未等李文清开口,将军驱车赶到,前来回答了亭子里灵魂们的问话。

“将军好,”李文清回身看见朱从明将军站到了自己的面前,连忙双脚并拢,举手给将军行了一个军礼。

“好。”将军看了看李文清俊美的面容,声音柔和地说:“你就带着他们去双庙镇。”

“好的,将军。”李文清恭恭敬敬地回答。

亭子里的灵魂看清楚了李文清在将军面前不过就是个小人物,都纷纷把目光投向了将军。

李文清霎时感到自己被众多的灵魂所冷落,脊背有些发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