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夜风清凉

“咚咚咚。”有人在敲门。

三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谁这么晚了来敲门?

李文清心想,八成是朱钢回来了,这小子,怎么回来了。当时看见一幅成竹在胸,势在必得的模样,到头来,弄砸了?

两个室友呆住了,这深更半夜的,是孤魂野鬼?还是索命阎王?还是朱钢又被人胖揍了一顿?

两个人紧张地望着门的方向,担忧,紧张,害怕。

李文清拉开门栓,打开门:“咦,怎么是你?”

“是我,”一个女人的声音,传进屋内:“我叫周鸿雁,我下午给你的纸条,不知你看了没有?我晚上在电影门口,等了你一个多小时,直到电影结束,都没看见你。我不知道什么原因,所以来问问你。”

“问问我,”李文清仔细打量周鸿雁,弯弯的眉毛,妩媚动人的脸,以及足以让自己骄傲的身材:“你这么自信。”

“是的,我一直很自信。”周鸿雁眉宇间,透露出几份执着与狂傲。

“对不起,我有女朋友了。”李文清目光冰冷。

“有女朋友了,”周鸿雁一脸的诧异:“结婚了?”

“没有。”李文清摇摇头。

“没有就好啊,”周鸿雁眉头舒展,眸子发亮:“只要没结婚,一切皆有可能……”

“没有可能了,”李文清目光坚定。

“那不一定,”周鸿雁不以为然:“梁山泊与祝英台,那么动人的爱情,最后的结局,不就是只能在坟里相见吗?”

“胡扯,你这是哪跟那。”

“怎么是胡扯,我这是善意的提醒。”周鸿雁似笑非笑。

“我有我做人的原则,不需要别人来提醒。”李文清目光笃定。

“你这话差矣,常言说,”周鸿雁盯着李文清的眼睛,苦口婆心:“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你看那商朝的纣王,独断专行,最后的结果,女人离去,江山破碎……”

“你住嘴。”李文清一脸阴沉。

“你再看那周武王,”周鸿雁略略低头,避开了李文清的目光:“广纳良言,广结圣贤,最后的结果,功成名就,登上了皇帝的宝座?”

“你还扯到皇帝那儿去了。”李文清眉宁间透露出焦灼与烦燥。

“虽跟皇帝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有间接的关系。你如果能听进我的建议,只会对你有好处,不会有丁点的坏处。要知道,我是为你好。”

“我不这样认为。”

“你要知道忠言逆耳利于行,良药苦口利于效。”

李文清的目光,犹如两把利剑,刺向周鸿雁:“你的话即不是忠言,也不是良药。”

“你别这么武断,常言说,遇事三思而后行;退一步,海阔天高。”周鸿雁和颜悦色,宛如一名导师。

“我不是三思的结果,我是百思,千思,万思的结果。”

“我看未必,”周鸿雁拢拢鬓边的头发,叹了口气:“这样吧,我等等你,等你平复好你的心态,你可能就不会这样,拒人千里之外。”

“走吧,我困了。”

“行,我不打扰你了,”周鸿雁从身上摸出一张纸条,递了过去:“这是我的住址,希望在你以后心情好的时候,再想想我今天晚上说的话……到时候,我们在聊聊?”

“嗯。”李文清不想再纠缠下去,再也不敢多说话,避免再惹出姑娘的许多话来。

周鸿雁走了,门口清静了,李文清掩上门,插上门栓,转身走向屋内。

“李文清,”躺在被窝里的赵刚,侧身瞪着李文清嚷了起来:“你是不是傻啊,有姑娘追你,你还不答应,你还拽了。”

“就是啊,”蒲七甲接过话,愤愤不平:“我天天都想追姑娘,可就是没追到一个,不是问你房产有多少,就是问你存款有多少,唉,烦人。”

“就是嘛,”赵刚在被窝里坐了起来:“现在不问你房产,不问你存款的姑娘少了,你李文清碰到这样的姑娘,就是你几世修来的福气。”

“我认为,”李文清眉宇间透露出几分烦燥:“你们是在亵渎爱情。”

“亵渎,”赵刚笑了:“常言说的好,在家红旗不倒,在外红旗飘飘,可能你这辈子都领会不到,这句话的含义。”

“呸,”李文清脱掉外衣,坐在床上,拉过被子,盖在身上:“俗人,俗气。”

“俗,我们是俗,”赵刚讥屑地笑道:“你李文清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呸呸呸,越说越不象话,不理你了,我睡觉了。”李文清躺下,拉过被子,盖住头。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走出帐篷,望见空中十几架直升飞机,发出轰隆隆的声音,震得山谷嗡嗡乱响。

很快,飞机飞走了,山谷里又恢复了平静。

帐篷外,已经穿上军装的士兵,有的在操练,有的仍然在学习开枪的基本知识,有的在练习射击。

山岗上,也有士兵活动的身影。

李文清给分到的任务是,在帐篷西边尽头,搭建祭坛,总共一百多人,忙了一个上午,终于在公路上,搭建了一个三人高的园形拱桥。

园形拱桥的南面,是二十多级的台阶。

拱桥上,有一个长五米,宽四米的一个平台,平台的中央,摆放了一个方桌,方桌上,摆上了,饕餮头,凤凰,蟠桃,苹果,香蕉,梨,葡萄等供品。

方桌的前面,放了一个铜制的香炉。

”铛,铛,铛,”午时的钟声响起,朱从明将军护送着,一个身穿青色道袍,手扏拂尘,头戴混元布(园形,硬壳,后方有洞,露出发髻),脑后垂着齐腰间的长长飘带,来到拱桥边,将军止步,目送着法师,走上祭坛。

只见老者眉尾,长有五寸的白眉,下颌雪白的胡须,垂落在胸前。

一脸红润,看不到一丝的皱纹,两只眼睛清亮,明晰,炯炯有神。

法师名叫宏远,是由朱从明将军,从万寿山请来的宏远法师。

听人说宏远法师,道法高强,远近闻名。

李文清与许多的士兵,手握冲锋枪,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地守护在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