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法师作法

法师在铜炉前停下来,点燃三柱香,插在铜炉里。

香烟丝丝缕缕,飘飘洒洒,升向天空。

许多的士兵围在蟼戒线外围,仰望着法师。

李文清手握冲锋枪,望着法师的一举一动,脑子里,一片疑云,他做什么法?

他会有什么高强的法术?士兵们也在望着,猜测着。

他是要请来天兵天将?还是要调来千军万马,赶走怪物,扭转乾坤?

还是有其它令人意想不到的,高深法力,一个人就能驱散怪物,以解七子山之围。

许多士兵,指挥官,以及朱从明将军,在观望着,期待着。

法师在蒲团上坐下来,面对东方天空,将拂尘放在身旁,双手合十,由胸前缓缓下降到丹田。

屏息静气,任真气在丹田集聚,忽而双手上升至胸前,在上升到头顶,头顶百汇升出一缕白色的烟雾。

“啊,”观看的士兵,发出惊叹。

有的士兵高兴地吹出一声口哨。

有的士兵脱下帽子,让视野更开阔。

法师双手下降到丹田,再次将双手向上升至胸前,只见法师全身冒出白烟,白烟不断地向四周扩散。

“嗬。”士兵们再一次发出惊叹。

“天哪,这是什么法术?”有的士兵抛出疑问。

“哎呀,这法师法力不浅啊。”

法师双手下移,落到丹田,一只手离开丹田,拿起身边的拂尘,将拂尘向前面一伸,把拂尘甩向肩后,再将拂尘用力甩向前方。

士兵们,指挥官们,都把目光随着法师的拂尘,投向东方的天际。

天际云层之下,出现一个影影绰绰的东西,看不清楚是什么。

法师将拂尘缓缓回收,东方天空的物体,径直向法师飞来。

物体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是一个园形的东西。

拱桥上下,变得异常宁静,所有的人都屏息静气,所有的目光都望着东方天空中的物体。

“是什么?是天外来星?”有士兵小声发出疑问。

“是蓬莱仙岛的宝物?”有的士兵在猜测。

物体更近了,大家看得更清楚了,是一个金色园形物体,形状跟灯笼一样,只是比灯笼大许多,底下露空的园形,直径有两米宽,金色灯笼中部,有四米宽。

金色灯笼在阳光的映照下,发出耀眼的光芒。

“啊,好漂亮。”有人由衷地赞叹。

“哇,好大的金子,我们双庙镇,每个人分一块,就发了。”有人双眼流露出贪婪的目光。

“真是金子,这法师是来让我们发财的。”有的人跟着叫嚷。

金色灯笼来到了法师的前面,法师扔下拂尘,双手隔空错动,金色灯笼随着法师的手势,在空中开始旋转。

法师左手隔空托住旋转的金色灯笼,蹲下身,右手拾起地下的拂尘,再举起拂尘,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挥动一下。

霎时,空中飘起了漫天的雪花,雪花飘飘荡荡,纷纷扬扬,慢慢下落。

“嗬,雪,雪花。”有人大喊。

“晴空万里,一朵云都没有,竟然下雪了。”有人惊呼。

当雪花下落到拱桥上方时,只见四面八方的雪花,不再下落,而是径直向金色灯笼下方园孔飞去。

所有的雪花都被吸进灯笼。

法师又高举拂尘,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挥舞一次,雪花消失了,不见了。

依然是蓝天白云,阳光明媚。

法师又向空中各个方位,挥舞一下拂尘。

瞬间,空中飘起了漫天的桃花,飘飘洒洒,悠悠扬扬。

一朵又一朵盛开的桃花,粉红,娇艳,象是一张张,少女白里透红的笑脸。妩媚动人,艳丽夺目。

“哇,好美。”有人赞美。

“真美。”有人在欣赏。

“哪来这么多桃花,是不是世界上的桃花,都飞来了?”有人在四处张望。

桃花降落到拱桥上方,都向旋转的金色灯笼下方,园孔飞去。

仿佛金色灯笼,有着巨大的魔力,把所有的桃花吸进灯笼。

法师放下拂尘,双手合十,眼睛微闭,把双手慢慢落到丹田。

金色灯笼,悬浮在上空,不停地旋转。

法师缓慢地,深吸气。

士兵们望着法师的胸腔,在膨胀,在变大。

金色灯笼在上空,匀速旋转。

“法师在干什么?”

“他还要变化出什么法术?”

士兵们紧张地望着法师,紧张地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法师慢慢地,慢慢地,把双手上移到胸前。

忽然,张开嘴巴,吹出聚集在体内的气体,气体遇到空气立刻就燃烧。

在法师的面前,形成一条长长的火焰。

“呼呼”火焰在燃烧。

法师一仰头,火焰“呼呼”地,直奔金色灯笼而去。

到了灯笼下方,火焰径直钻入孔洞之中。

法师胸腔在收縮,在变小。

法师闭上嘴巴,火焰熄灭。

然而,灯笼里的火焰,仍然在燃烧。

士兵们望着空中旋转着,燃烧的灯笼,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整个场内,寂静无声。

法师双手下垂到丹田,意识也跟着在丹田集聚,一吸之间,想象着,大千世界里的茫茫白雾,进入自己的丹田。

一呼之间,想象着身体的每一个气孔,都在收缩关闭,把白雾里的,天地之精华,天地之灵气,尽收于自己的丹田。

法师松开双手,移动到腹侧,然后双手隔空升起,对着空中的灯笼,往下移动。

金色灯笼也随着法师的手势下移,下移到拱桥前方。

法师双手合拢,慢慢地,双手回挪。

而拱桥前方的灯笼,仍然在旋转着,却并没有随着法师的双手移动,就象是被法师固定在了那个地方。

金色灯笼里面在燃烧,火焰的亮光,从下方的孔洞里,散发出来。

法师双手回到丹田,双手合拢,掌心相接,双眼闭下,意识集中于丹田。

深呼吸,深呼吸,再深呼吸。

“法师在干什么?是做完了,还是又要开始?”有人小声嘀咕。

“怕是在收场了?”又有人自言自语地说。

法师睁开眼睛,拾起拂尘,站了起来,迈开了脚步。

铜炉上,三柱香烟,仍然在袅袅升起。

拱桥前方,金色灯笼依然在旋转。

法师信步走下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