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你还没有死

李文清顺着走廊往前走,见有一扇门敞开着,往里探头一看,是一个厨房。那灶台后面,前面,以及犄角旮旯,都没有怪物的影子。

可能是街道对面的怪物,被清理干净了,这里的怪物,见势不妙,就逃走了。

李文清走进厨房,仔细查看。

灶台上的蒸笼还冒着热气,案板上有一只人的大腿,大腿上的臀部,已被剁去。锋利的菜刀,就摆放在大腿旁边。

旁边的盆子里,是加了调料的肉陷,想必就是那腿上的臀部肉了。

揭开蒸笼,乳白色的蒸汽,向空中飘散。笼子里,一个个包子,又大又白,惹人喜爱。

李文清的肚子里,“咕咕”一声叫,竟然有了想吃东西的念头,可惜,这包子里,全都是人肉馅,让人难以下咽。

转过灶台,看炉膛里,还有燃烧的火苗,看着情形,怪物们逃走的时间不长。

李文清打开厨房后边的门,来到另外一条街道,随着街道上的士兵往前走,走了一会儿,发现街道边,有两个熟悉的背影,探头向街道边敞开的屋子里察看。

看什么呢?

李文清走上前:“嗨,你们在干什么呢?”

赵刚扭回头,眸子里全是惊喜:“我们正在找你。”

“哎呀,”蒲七甲瘦削的脸上堆满了笑容:“你跑哪去了?”

“我跑哪去了?”李文清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我在冷库里。”

“快往军部走。”赵刚与蒲七甲上前,把李文清押在中间,赵刚指指前面白色的大楼。

大楼前面,绿色的草坪里,绿草如茵,两排高大的雪松,郁郁葱葱,巍峨挺拔。

持枪的士兵,神情严肃,手握冲锋枪,分别站立在大门两边。

进入大门,里面却是别有洞天,中间是一个花园,花园里,各式各样的盆景,让人眼花缭乱。花园中间,几个玻璃池里,红色,黄色的,红白相间的金鱼,自由自在池中漫游。

在这战火纷飞的雨水镇,这里却看不到一丝战火的痕迹。

左转,进入一道门。

“报告,李文清带到。”赵刚举手向将军行礼。

坐在沙发上的刘阳,点点头:“好,你们去吧。”

赵刚与蒲七甲转身离去。

刘阳看见李文清,眸子里滑过一丝惊讶,站了起来:“哎呀,你还活着。”

“怎么了?”李文清白了一眼刘阳:“我还活着,你不高兴。”

“你的生死,跟我没关系,”刘阳漫不经心地说:“可是,将军很关心你。”

“将军……”李文清欲言又止。

“是啊,”刘阳看了看李文清:“在清点敢死队人员的时候,找不到你,我给将军报的是,你是失踪人员。将军听了很不高兴,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找到绞肉机那个房间里,看见绞肉机里,有血汁,我还以为,你被绞成肉酱了,呵呵。”

“我命大,不会死的。”李文清淡淡地说。

“是的,”刘阳皮笑肉不笑:“你是将军钦点的红人,哪能会去死呢?你肯定不会死的。”

“……”几句话噎得李文清胃子难受,沉下脸,闭口不语。

刘阳起身拨开了桌上的电话:“喂,将军,李文清找到了,他就在我办公室……最难攻的地方,是龙阳大道,猪老大就在龙阳大道……好的好的。”

刘阳撂下电话,抬起头对李文清说:“将军命令你,立即进入敢死队,敢死队现在就在前面的五里河街,由你担任组长,率领敢死队往前冲,注意了,是率领敢死队往前冲,不是让你跟着敢死队往前冲。”

“明白。”李文清无可奈何地点点头,看来将军的内心世界,并非亮丽光鲜,而是非得把自己置之死地而后快。

将军,位置高高在上,令万人膜拜敬仰,内心世界却是如此的龌龊肮脏。令人发指。而自己,却没有半点反击的余地,这都是为了解放雨水镇的伟大事业做出自己的应有的牺牲,应有的贡献。

无有光荣,无尚伟大,却都是自己以生命的代价。

刘阳看了看李文清:“你带领敢死队去攻击龙阳大道的妖怪,由于龙阳大道的建筑,是雨水镇建筑设计的难得的精华,不能动用大炮,重炮,只能用枪与手榴弹。”

“好的。”李文清点点头。

“薛宏兵。”刘阳对着门外喊了一声,薛宏兵闻声而进。

刘阳指指李文清:“把他带到五里河街,交给敢死队。”

“好的。”薛宏兵答应一声,转身对着李文清笑笑:“请吧。”

李文清跟着薛宏兵出了大楼,询问了一下这个昔日好友的近况,说话间,走过两条街,来到万方体育馆。

李文清随着士兵走入体育馆,顺着台阶徐徐而下,走进体育馆的中心。

李文清看看四周,琳琅满目的座椅,让人眼花缭乱。

望望屋顶,钢架结构的造型,让整个体育馆,显得气势恢宏。

体育馆中心,运动场地里,站立着四万多名士兵,他们肩挎冲锋枪,等待着各种各样的命令。

李文清被带到,有三百人的队伍面前,李文清看了看排列整齐的队伍,作起了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新任组长,李文清。现在要去执行一项攻击妖怪的命令。”

李文清看了看旁边的部队,心想在这儿讲话,会对别的部队,造成干扰,看看自己面前的士兵:“下面,大家跟着我,去外面。”

长长的队伍跟着李文清来到街道上,重新排列整齐。

李文清望了望街道上方的云天,云淡风清,看看两边的楼房,似乎都已人去楼空,瞧瞧远方的街道上,没有一个人影,却有那遗弃的纸屑,似乎在证明,街道,没有人来整理。

听听远方的街道上,传来一阵阵的枪炮声。还夹杂着楼房的倒塌声,钢筋的断裂声。

李文清捊捊衣领,抚平头上的头发,站到队伍前面,见大家都以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等待着自己,心中不禁有些热血沸腾。这些,都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自己有责任,有义务带好他们,让他们在为解放雨水镇,作出贡献的同时,尽量保护好自己的生命。

李文清清清嗓子,开始了讲话:“兄弟们,同胞们,妖怪正侵略我们同胞的土地,台领我们同胞的家园,他们奸淫妇女,杀死我们的兄弟,在雨水镇的地方上,无恶不作。”

李文清看了看大家的面部表情,在自己慷慨激昂的讲话下,都已变得神情严肃。

“如果我们不奋起反抗,如果我们不去跟妖怪作殊死的斗争,下一个沦陷地区,就是我们的家园。因此,我们有责任,有义务,把妖怪们赶出雨水镇。为雨水镇的解放,贡献出我们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