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飞虎爪

李文清看了看士兵们,都已变得群情激愤,似乎只要李文清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奋不顾身,勇往直前。

“轰隆隆……”不远处,传来楼房的倒塌声,震耳欲聋,脚下的大地,都被砸得在震颤。

士兵们昂首挺胸,目视前方,丝毫受不影响,望着李文清,期待着李文清讲下去。

“咚咚咚……”巨大的炮弹炸响声,传进士兵们耳鼓,士兵们充耳不闻,就似钢铁铸就,巍然屹立。

李文清提高了声音:“为了雨水镇的解放,为了我们千千万万个家庭,永享太平盛世,永享和平安宁,我们不怕艰苦困难,我们不怕流血牺牲。即使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生要生的伟大,死要死的光荣。与其丧权辱国,苟且偷生地活着,还不如与妖怪们拼死一搏,去换取人生最大的价值,建立功勋。”

一阵炮弹的烟雾,夹杂着飞扬的尘土,向士兵们,向李文清袭来,李文清与士兵们不低头,不躲避。但呛得李文清嗓子难受,咳了咳,继续讲下去。

“兄弟们,前面就是龙阳大道,妖怪的猪老大就在龙阳大道,龙阳大道,集中了几千万年来,建筑设计的精华,我们不能动用大炮,甚至所有的重武器。我们只能用我们手中的枪,以及手榴弹,去攻击妖怪,去杀死妖怪。兄弟们,所有雨水镇受灾受难的同胞们在看着我们,在等着我们。我们的恋人,我们左右邻居,兄弟姐妹在等着我们,在看着我们。”

“啪啪啪啪……”街道上,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待到掌声停息下来,李文清大声发出命令:“现在队伍分成两队,出发。”

两队士兵分别在街道两边,向前行进。

来到龙阳大道,只见两边六层楼房的墙壁,都是大理石,垒砌而成,在阳光的映照下,反射出白色的光芒。

“哒哒哒……”从街道右边一号楼的窗口,射出来的机枪子弹,落在左边二号楼前的街道,士兵们的身上,前面的几个士兵倒了下去。

“退,退到墙角。”李文清焦急地大声发令。

士兵们退回到墙角,李文清心想,正面街道上,很难突破,两面窗口的机枪,对街道上必然形成交叉火网。

怎么办?

从侧面墙望上去,平整,光滑,完全没有着力点,士兵们能不能从这里爬上去?

李文清命令士兵把飞虎爪用枪打上房顶。

“嗵嗵嗵……”十几个飞虎爪带着绳索,飞上了房顶,士兵们手拽绳索,很结实,李文清不放心,上前逐个拉扯一下,才让士兵往上攀爬。

士兵们看着李文清的举动,心里甜滋滋的,感觉很温暖。

爬到两人多高,有两个绳索突然掉落,两个士兵重重摔了下来。

“啊……”一个士兵发出瘆人的惨叫。

“怎么样了?”李文清上前,把倒地的士兵扶了起来,并关切地询问。

“不碍事。”一个士兵咬牙,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

“没问题。”另一个士兵,歪着腿,努力地站起来。

李文清望望楼顶,看不到有什么可疑的现象。

这时,突然又有两个士兵摔了下来,旁边站着的士兵,赶紧上前,用手去接,李文清也急忙伸手去抓士兵的衣服,减缓掉落的速度。

两个士兵在众人的救助下,并无大碍

李文清抓起掉落在地上的绳索,查看,上面的飞虎爪没有了,绳索的一端,有明显刀砍的痕迹。

糟了,上面有怪物守着。

“下来,下来,”李文清急忙对着绳索上的士兵大喊:“所有的人都下来。”

士兵们听见命令,都顺着绳索滑了下来。

“向上面打催泪弹。”李文清对着几个士兵发出命令。

几排催泪弹打上房顶,房顶上冒起了白烟。

再看剩下的十几跟绳索,吊在墙面上,并不掉落。

“上。”李文清一声命令,十几个穿好防毒面具的士兵,爬上绳索。

绳索上的人敏捷地向上攀爬,其中有两个人爬到五层的位置时,体力不支,再也爬不上去。

李文清看在眼里,心中着急,却又毫无办法。

其它的士兵也望着半空中悬着的士兵,着急,恐惧,并期待着士兵能恢复体力,绝处逢生。

吊在半空中的士兵,双手拼尽全力,抓紧绳索,双脚挣扎着,想踩紧墙面,可是双脚无力,不受控制。

眼见士兵快要支撑不住,闭上了眼睛,想要听天由命。

下面的士兵,有的瞪大了眼晴,有的张大了嘴巴。

“糟了。”李文清暗叫一声。

旁边有一个士兵爬到了房顶,伸手抓住了墙体,身体一跃,翻了进去,看看房顶上已经没有了怪物的身影,转身抓住了悬在半空中的士兵绳索,咬紧牙关,拼命地用力往上拉。

悬挂在半空的士兵,双腿已经不在动荡,跟随着绳索在空中晃荡。

“别放弃。”

“别放弃。”

地上仰头观望的士兵,心中默默地叫喊着,祈祷着。生怕半空中悬着的,体力到了极限的士兵,会松开绳索,放弃自己的生命。

房顶的士兵,把绳索往上拉了一截,有几个爬上房顶的士兵,也抓住了悬挂在半空士兵的绳索。

“好了,这下好了。”仰望的士兵松了一口气。

房顶上的几个士兵,合力把两个体力不支的士兵,拉了上去。

李文清心中压着的石头,终于落地。

其它仰头观看的士兵,绷紧的神经也松驰开来。

“上。”李文清又一声令下,十几个士兵,抓住绳索爬了上去。

房顶上的士兵,抓住绳索,合力往上拉,很快,第二批士兵爬上房顶。

等第三批士兵爬上房顶时,才停止了向上派兵。

转身向右边的街道的楼顶望去,楼顶上已经有十几个士兵的身影,并且架好了枪,枪枝的枪口,对准了这边楼下的机枪窗口。

李文清在右两边楼上的士兵中,安排了狙击手薛宏兵,左边的楼上,安排了狙击手罗志强,两个人都是在狙击训练中,出类拔萃的高手,让他们担任狙击任务,必不负重托。

李文清握紧手中的冲锋枪,一下跃出墙角,向对面的机枪窗口,“哒哒哒”射出一串子弹,同时也是攻击的命令。

左右两边的楼上楼下,枪响了,子弹在不同的方位,同时向机枪窗口飞去。

机枪哑了。

“冲啊。”李文清端着冲锋枪,射击着,怒吼着,冲上街道。

士兵们也纷纷冲出墙角,冲上街道,向大楼的大门蜂拥而去。

李文清冲到机枪窗口,从腰间取出一颗手榴弹,从机枪窗口,扔了进去,并迅速跑开。

“咚”地一声,机枪从窗口炸飞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