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剑与剑尊

山丘某一侧,雷茵已将母女二人安置妥当,并叮嘱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能随意出去走动,一直等待他们回来。

林间空地,莫白已和那怪熊缠斗多时,莫白多次进攻那怪物只也管防守不主动进攻。莫白运足气力又是一拳打在熊腹,那熊纹丝不动甚至莫白能明显感受到返还手臂的反弹之力。莫白心下惊叹:好奇怪的皮质,真是碰到了棘手的能力。

“怎么样?还不明白吗?你的攻击毫无作用”。

莫白也知拳脚并不能攻破他的防御,持续进攻也只是拖延时间伺机寻找这怪物的软肋,但结果好像有些失望这怪熊周身被厚厚的皮质毛发覆盖,几乎没有薄弱之处。这时,莫白感到雷茵已在附近,随即拔刀跃起直刺怪熊双目,怪熊双掌一合夹住了刀。正在此时,雷茵从后方一跃而起跳上怪熊脊背,朝着脖颈一口咬下。

咬不破!

那熊双掌张开,身体猛的一甩雷茵抓持不住飞了出去,当下又是一掌打出莫白横刀抵挡,刀连带人撞到树上。

雷茵知体型差距大占不得便宜,随即变身人獣-狼人形态,这个形态下的雷茵速度极快,从远处奔向怪熊只是一瞬,猛然伸出利爪向上一划,怪熊接连后退几步,脸上出现血印。

雷茵不依不饶紧跟而上,挥爪又是几下那熊行动迟钝,既抓不到也打不着。莫白见状持刀前后夹击,那怪熊左遮右挡却也连中数刀,饶是如此二人还是破不开这熊的皮肤,战局一度僵持。

天色愈加黯淡空气中杀意凛然,那怪熊也不在缩作一团,开始变身了?是人獣型!这熊人形熊面身高丈许,与之相比混世魔王也不过尔尔。

猝然间,那熊撇开雷茵径向莫白撞去,此招势若奔龙莫白不敢硬抗一个翻身向右侧躲避开来,怪熊撞在树干树木登时断倒在地。

此时雷茵瞅准时机利爪朝怪熊咽喉刺去,眼看将要得手,半空中倏然飞来一柄银色短刀刺向雷茵,雷茵身体悬空躲闪不易当下挥爪欲将短刀打落,一瞬间刀又消失,没等雷茵心下惊骇,那短刀已到胸前,尽管雷茵调整速度极为迅速那刀还是刺去肩膀,雷茵下落坠地。

方欲站起,雷茵自觉身后飘来一道声音:透明的剑滋味如何?

噗呲~

又是悄无声息没有头绪的一刀,雷茵支持不住倒在地上血流不止。

慢慢的空气中一个人形轮廓逐渐显现。完全出乎莫白的意料,还有一杀手隐匿在这里,而且转眼间就击败了人獣形态的雷茵。透明人?记忆中他可不是这么使用的!

“喂!小子你有功夫担心那边吗?”说着怪熊恐怖的一拳轰出,莫白下意识横刀抵挡登时那刀直接碎裂,魔掌继续推进一掌击中莫白左肩,莫白身体不由自主飞撞在树上。

哎?哎?扎回事?哎呦!随后砰的一声,似有重物落地。

原来,莫白身中魔熊一掌飞撞在一棵大树上,正巧有个老头睡在上面,魔熊一掌力大老者被震了下来。

莫白负痛靠在树边,见那老者从树上落下有些吃惊,想要查看情况但无奈动弹不得。那魔熊从对面走近,看莫白旁边地上趴着一老头,随即满脸不屑。什么时候死在这一老头?

“谁死了?谁死了?谁在咒我死?”

只见那老者缓慢的从地上爬起,掸了掸身上的尘土道:“是谁把我从上面弄下来的?

莫白料这老人绝不普通,随手指了指对面魔熊道:“是他!他还咒你死”。

“是你吗?臭狗熊?”

魔熊怒道:“老东西,刚才没死现在我帮你”。

好啊,正好拿你做晚饭咯?也不对,你好像是人变的。

魔熊彻底被激怒,恐怖的一掌直接朝老者面门轰出,这一掌若是命中场面恐怕不堪入目。那老者随手捡起了莫白断掉的刀柄,单手持在空中。

下一刻,魔熊已到身前,恐怖的一掌轰出空气似乎都碰撞出阵阵嘶鸣。老者单手持断掉的刀柄,另外一只手从身上掏出了半个发黄的面饼,咬了一口随即一刀挥下。

此刻,时间戛然而止周围的空气好像正在裂变,嘭的一声巨响,老者断刀之前生成一道巨大的剑波摧枯拉朽不可与敌,巨大的剑波将森林晃得尽是白色。

光芒散去,魔熊没了踪影,莫白雷茵则是直接愣在原地。莫白心中暗叹,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剑所能达到的领域?

“老先生,我朋友那里还有个会会隐身的透明人呢。”

老者吃着面饼口中呜咽着说道:“早跑了,我举刀的时候那家伙就直接跑路了,他比臭野熊机灵多了”。

“那就好,老先生我还有一件事,我想请你……请你……”

莫白伤势颇重,坚持到现在已是不易,话未说完便重重的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