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天定命格

无尽的白色,在这里天地没有区分不设界限,莫白只身一人在这里漫无目的的行走,他看不到前路触不到自己,忽然一点黑色浸入其中,莫白看到了自己。

“哎,怎么还不醒?真会拖累人”。

说话的正是一刀斩退魔熊的老者,他见莫白二人身手不凡而又救人为善,不忍他们去被恶人所害,所以假装睡觉被扰有意出手相救。

莫白二人伤势颇重一连三天昏睡不醒。到了第四天,莫白恢复力较强当天上午猛然惊醒,醒来之后发觉周围环境很是陌生,料想必是被那使剑的高人救了回来,心下十分感激。莫白由于重伤昏迷了三天三夜这期间也就不曾进食,腹中十分饥饿下意识的要喊雷茵准备食物,这才想起雷茵也被透明杀手重伤,不知伤势如何。

正欲出去寻找,忽然听得屋外有人哼着小调快步走来,莫白一听便认出是那使剑高人的声音,当即拖着病体走出屋外。

那老者见莫白已能下地行走很是惊奇,常人受了那臭野熊全力一掌不当场丧命已是极幸,这小子不仅没死而且不过三四个时日就能直接下地行走了,真是个有趣的年轻人。

“哎,那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莫白。

“好,莫白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要问,我捡重点先交代一下,你那朋友伤势很重我把他送到岛上诊所处理伤口了,现在估计还在治你先别去找他。这里呢很安全你安心居住养伤,吃的东西我都给你带回来了,你呢赶快吃了东西再去休养落啥病根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言毕,莫白默不作声只作沙石迷眼在脸上揉了一揉。他来到这个世界,发现生存都远比他想象中艰难数倍,到处是杀伐诡计,但也不曾想短短不到一月时光,他也收获好几个真心待他之人。想到此处不由得泪眼朦胧只作沙石迷眼之态。

须臾饭毕,莫白开始深吸吐气,不一会脸上血色更浓,这肉眼可见的恢复能力让老者又是一惊。

“老先生,我该怎么称呼您呢?

“小子,我的名字我自己都快记不清了,别人都叫我剑老头,你跟着叫就行”。

“剑老,我还有一件事想要请你……

你是说你们救下的那对母女?

“对,烦请您……

“不必了,那女人已经被杀死了,那孩子也是下落不明”。

莫白听了心中一凌,目光随之陷入空洞,怎么会这样呢?雷茵应该将她们安置好了才对。

“没错,那天狼人小子是将那母女二人驮到一个了不起眼的山洞,但他却没有察觉到有人一直跟在他的身后,那个透明杀手从一开始就是和那野熊一同出动的,他杀死了女人夺了孩子才赶来帮助怪熊突袭你们”。

“可是前辈既然您知道有杀手跟踪雷茵,为什么不先去解决掉那个杀手”?

“那你明明很清楚以你一人之力不可能战胜魔熊,又为什么不让狼人小子留下来帮你对付魔熊呢?因为你还是没有把握打赢魔熊,但你相信他可以保护好那对母女。我和你一样相信他,但你就不太可能生还了所以我选择留了下来”。

终究还是因为我吗?

“不!因为天命使然。人只能触得到近在眼前的事物,这是天定命格,若想再远些,既揽不到亦守不了。活在今世,要么豁出一切成就强者,要么坚守不出避世弃俗”。

剑老,我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