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挥剑凿山

铛~铛~

又砍了几下,两个足以支承攀爬的凹槽终于凿成,只见莫白额头满身汗水虎口已震出鲜血。

这高约百丈的山壁恐怕要打得几百个凹槽才能上去。虽是如此莫白并不着急,二人再次回到海岸天已渐晚。剑老正坐在海岸生起火堆用剑插了鱼虾烧烤。

三人再次围坐在一起,雷茵问:“剑老,练剑有没有速成的方法?”

“速成?有啊!前提是你出生就天赋异禀力大无穷,那样应该很好教的。”

“哦,那算了”。

“狼人小子,你啊确实不适合学剑”。

雷茵嘿嘿一笑:“不如明天我跟着您吧?给莫白先生准备食物养精蓄锐才是我擅长的”。

莫白本想让雷茵就这么跟着自己,两人结伴修行也更有动力,但转念一想修行其实并非是雷茵的事情,而且恐怕将来他们会面临更大的危险,变强去寻找答案守护身后的人是自己修行的初衷,没必要也没理由去要求雷茵做些什么。

“狼人小子,我看你身上叫什么恶魔果实的能力很有潜力,而且和我之前所讲的见闻色武装色配合使用说不定能发挥出意想不到的威力,你明天还是静坐好了”。

啊?好吧。

次日清晨,东天刚刚泛白,莫白从睡梦中苏醒起身洗了把脸。欲叫醒剑老雷茵又转念放弃随即开始静坐冥想。和上次不同莫白闭上眼睛,周围的一切全然不在静默,声响画面甚至空气中的暗流涌动,在莫白闭上眼睛的一瞬间都开始被逐渐放大。

少顷,睁开眼睛一切恢复如初,莫白不在静坐起身拔出长剑,拿在手里仔细端详才注意到:这剑昨天挥击了上千次,又对着石壁砍出了两个凹槽剑身怎么不见损毁甚至也看不出有弯曲的地方?

“是不是在好奇为什么一把普通的剑会如此坚实耐用”?

“剑老,原来你早就醒了”。

“对啊,看你修行半天了!是不是想知道为什么这把剑会如此坚实耐用?很简单,它确实是把普通的剑,但上面被我缠绕了一定量的霸气也就是武装色”。

正所谓“一解千明一迷万惑”,莫白终于明白为什么剑老要让他们从海岸持剑穿过高山森林。这看似简单的修行实则难度非常,持剑翻过光滑陡峭的百丈高山基本不太可能,不停挥剑变强斩破高山正是唯一的出路,如果能完美做到这点自己的剑术和武装色应该也会小有所成了。

“小白,我想你应该也理解了我的用意,这正是将剑与武装相辅相成的绝妙修行。但目的就摆在那里显而易见达成却是千难万难。所以,这全凭你自己的造化了”。

莫白会心一笑,双手紧握剑柄随后又开始了没有间隔的挥剑。

画面一转,剑老正拖着还在熟睡的雷茵走到了森林的尽头,也就是二人原定的目的地。不知怎么,雷茵这一觉睡得实在是深直到中午才勉力睁开眼睛,剑老就坐在不远处的木桩打坐。雷茵见面前准备有吃食便潦草吃了,然后跑去见剑老身边。

“狼人小子,睡的怎样?吃得如何”?

“嗯嗯,太棒了”。

“那好,那你也可以开始修行了”。

怎么……修行吧啊?

剑老指着一个方向说道:“看到那边有两块石头了吗?

雷茵循着剑老指点的方向望去,果然那个方向有一片空地,空地上就摆放着两块岩石,一块形如盆状大小高不过膝通体发黄,另一块大如三个车盖拼在一起上面布满青苔,想来是许久未曾被移动过。

雷茵不知道剑老有什么用意,只呆呆的答道:“嗯,看到了。”

“你先去把左边那块大一点的,干碎了”。

啊?好……剑呢?

用手,哦不对用爪。

啊……这……

从清晨至正午,莫白机械质的一刻不停的挥剑,手中的剑从越来越重到越来越轻,由紧密的握持感逐渐感到从手中剥离,过程实在有些微妙。

少顷,莫白放下手中的剑稍作休息,吃了剑老留下的面饼又抱着盆口大的椰子饮了几口顿时精神倍涨。下午莫白又向着石壁出发,不多时又行到百丈石壁,自己昨天用剑砍出的凹槽还在那里,抚摸着自己砍出的凹槽莫白心想:有没有什么更好的方式让我们通过这座高山呢?比如说用剑把它从中间斩断?如果练得像剑老那样大概就能一剑斩断山脉了吧。

森林尽头,雷茵正在尝试用利爪抓碎巨石,虽说狼人形态的雷茵有一双锋利程度不输刀剑的利爪,但这块顽石确实巨大,而且硬的像铁一般,雷茵用尽气力也只是在上面留下几道划痕。

“怎么样,狼人小子?划不开吧?”

“剑老,我觉得你在逗我呀,这硬如铁的巨石怎么可能用爪子划破”?

“哦?那你可看好了”。说着剑老从树桩上跳了下来慢悠悠的走到了巨石边上,伸出了有些苍老的手。雷茵目不转睛的看着,突然剑老的食指开始变成黑色,颜色几乎和巨石相若,只见他用食指朝着巨石猛的一戳,砰的一声那巨石之上竟完整的多了一个足以容纳食指的洞……

雷茵惊的合不拢嘴。因为他实在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上次用断剑只一恍就打败了魔熊和透明杀手,这次只用一根手指竟能在硬如生铁的巨石上穿洞?这需要何等的技巧和力量?实在不可想象。

“喂!狼人小子下巴收一收。不要太吃惊了,这片海上能做到这点的恐怕多如牛毛,只要你掌握了霸气你也能做到,而且结合恶魔果实的力量,你还能做得更好”。

真的吗?

“当然,骗你老头子有什么好处?你现在要抓碎这块巨石显然不太可能”。

“嗯!那我去抓旁边那块小的”?

“不,你去背上这块石头绕着森林跑三圈,回来再对着石头抓一千下今天的任务就完成了。”

啊这!?……

雷茵实在有些叫苦不迭,心中不禁暗叫:这老爷子是不是只认得1000这个数字?但又转念一想莫白先生可是抱着凿穿百丈高山的劲头拼命练剑,我只需攻破一块顽石相比之下这点劳累算的了什么呢?

夜幕降临,莫白雷茵都回到海岸汇合,莫白见雷茵一脸疲惫,低迷的简直想暖阳下犯困的猫,不禁发问:“雷茵,你这一天去搬砖了吗累成这样?

“额,八九不离十吧”。

剑老道:“这小子脑子转的倒是挺快,就是有些缺乏锻炼”。对了小白,今天又去凿山了吗?

“没有,本来想继续来着但我想到了一个更快捷的方式通过这百丈高山?

什么办法?

“直接用剑把它从中间劈开”。

“好小子,有志气!不过想要达到那种程度恐怕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剑道想要有所成就非三年以上的磨炼不可成功”。

雷茵赶忙问道:“那练到你这种水平需要多久?

“不是老夫自吹自擂,天赋极高者也需十年,如果资质平庸又无奇遇恐怕终其一生也只能是遥遥一梦”。

果然,“十年磨一剑”先人诚不欺我。不过老全给了我4198年的时间,有什么是时间填补不了的差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