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铁剑木剑

日月轮转,又是更深露重的一个清晨,海面上稀罕的生起了大雾,几只纯白的海鸟在迷雾中穿行,倏然间穿入云雾中化作黑影。这已是莫白静坐中通过感知可以看到的画面。

此刻,莫白正一如往常盘坐在海岸巨石之上冥想,转眼间已和雷茵在无名小岛上修行了半载,他早适应了这种每天冥想挥剑试剑的修行,然而功夫不负有心人事实证明莫白确实是一个天赋极佳的剑道天才,见闻色修行的出奇的好,武装色的覆盖还未掌握但已学会对武器进行霸气缠绕,同时剑术修行也大有进展。按剑老的判断此刻的莫白实力已不在魔熊和透明杀手之下了。

雷茵武学天赋稍差,但也有剑老尽心指导,能力使用配合已臻完美同时也掌握了武装色的缠绕,由于五感过于灵敏见闻色修炼反而受阻,不过久而久之也初窥门径。

这天上午雷茵陪剑老出外采购,莫白独自一人来到那座百丈高山,不同于修行起初的那段时间,现在的莫白每隔半月才来试剑一次,山壁上横七竖八净是剑痕,或深或浅最初用剑砍出的凹槽已完全看不清形状。

莫白看着自己砍出的这些剑痕,喃喃自语道:“还是做不到吗?到底还是差了些,修行远远不够啊”。

不论结果如何再试一次吧。只见莫白双手紧握剑柄,无形的霸气从上自下缠绕在剑刃周身,这一次或许是他修行途中唯一一次全然放松心无旁骛的挥剑。

一剑落下手上并无一点斩断山石的手感……

又失败了吗?莫白心中不免有些失落。下一瞬剑还未抬起,面前的空间开始有些异样。

砰~

莫白长剑划过的虚空俨然生成一道银色的剑波,成型后如弯弓似月牙霎那间朝那山轻灵闪过,直接嵌入百丈高山。

亲眼目睹全过程的莫白就直愣愣的立在原地。发生了什么?我……成功了吗?莫白飞奔过去检视自己刚才砍出的痕迹,眼前的景象更是令他惊讶,岩壁上不在如往常一样只徒增一道划痕,这一剑直插心脏,剑波在上面开出了一道黑漆漆的裂缝。

莫白凝神静气脑中复刻刚才挥剑的感觉,摆好架势再挥一剑,果不其然银色的剑光再次生成朝那山轻灵闪过,这一剑浑然天成,剑光所破之处并非整整齐齐而是犬牙交错,从外朝内探去深不见底宛若一轮黑色的月牙。

“真是匪夷所思,莫非是量变产生质变了?还是说之前的修行出了纰漏?待剑老回来还要当面请教。总之目前来看,我似乎离斩断山脉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烈日刚过头顶,剑老携着“全副武装”的雷茵缓步归来,剑老两手空空怡然自得,雷茵则变化为兽型身上驮着食材水果衣服还有几柄木剑。莫白见状赶忙去迎取了一半数量的袋子包裹放在地上。

雷茵当场“如释重负”。心中暗道:“这老爷子把我当骆驼使了我可是狼。不对我可是人”。

“怎么样小白,今天有所进展吗”?

“剑老,我已能够将剑气释放出来了,但奇怪的是之前根本毫无征兆,我担心是不是自己的修行出了纰漏”。

“小白啊,你对剑道的追求过于执着了或者说对剑本身过于严苛,你只用了半年时间就能将剑气收放自如,要知道挥出剑气这一招我练了三年有余。你确确实实是百年不遇的剑道天才,但你对剑的了解还只是门外汉的程度,剑是有生命的存在。

“剑是有生命的?莫白有些不解其意。

“对,不论木剑铁剑金剑银剑都是一样,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与剑客的沟通性。尚未刚开始练剑的时候我就说过我讲剑道修行分成练剑学剑和悟剑,现在你练剑小成已经可以开始准备下个阶段了。

剑老您是说“学剑”?

“不错,如何学呢?也很简单换把木剑再次斩出剑气就算学成了,而且我今天刚去木匠家整了几把木剑正巧你就用的上”。

一旁的雷茵开口说道:“额……老爷子你糊涂了吧?用铁剑可以轻易使出剑气用木剑就不行了吗”?

我试试看。

随后三人一起来到百丈高山,面前这山壁的一面经年累月已然被莫白砍得残破不堪,数尺长短的剑痕不计其数,中间两道剑痕或者说裂缝赫然在列更像是天地造就的鬼斧神工。

“果然,小白已经能将剑气收放自如了。狼人小子我看你怎么好意思天天在大石头上磨爪子”。

“老爷子你这么说可不公平了,我天天除了磨爪子……呸除了练功,我还要给莫白先生做饭、还要定期给船检修、还要充当你的苦力呢”!

“那好,明天开始饭我做船我修货我拿,你就负责练功从早练到晚怎么样小子”?

“嗯……我还是觉得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就这样吧改来改去挺麻烦的”。

“小白拿着这把木剑试试”。

莫白接过木剑,剑一入手感觉截然不同,木剑体轻触感不如铁剑坚实,而且尚未缠绕霸气过于用力剑身必然折断,不管怎样先试试再说。

莫白后退三步右手持剑将剑横在空中,左手在剑身轻轻捋过在剑刃周身缠绕了霸气。随后双手握持剑柄剑身翻转猛的朝虚空一挥。

虚空并无动静,甚至这一剑未能在山壁上留下印记。

雷茵道:“怎么会这样?

“很简单啊,修行还不够无论是霸气还是剑术都不足以驾驭这把木剑,更重要的是小白还需要与这把木剑契合,达成所谓的人剑合一”。

莫白道:“剑道之路坎坷崎岖看来我还需更努力才是”。

“莫白先生,你不要太为难自己了,剑老也说你对剑过于严苛了,兴许你放松一些进境会更快呢”!

“雷茵,也许你说得很对我也一直想回蒂纳岛看看,如果能救出那个小女孩再好不过”。

“剑老,您意下如何呢”?

“我能有什么意见?你们决定就好。以你们现在的水准教训那些讨人厌的家伙应该绰绰有余了,不过要时刻谨记一点:这世间人上有人天外有天,凡事尽量做到不盈不溢”。

二人齐声道:“记住了”。随即跑去收拾了行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