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入岛演出

蒂纳岛位于西海航路中段,归属于塔克里亚王国,天然的矿产资源外加地处中枢使得每天都有数十艘帆船在岛屿周围靠岸,既有商船也有王国护卫军军舰,往来者商人政客兵士海盗正可谓鱼龙混杂。

临行前一天雷茵将他们的海盗船涂了染料又换了商客旗帜,避免靠岸时横生枝节。第二天未到黎明时分二人便扬帆出海,从无名小岛到蒂纳岛约摸一天航程,西方的天未见橙红二人的船就已驶入蒂纳周围海域。莫白安坐船上,因这半年研习见闻色每日都静坐冥想不曾间断,身上再无一丝刚出海时的不适之感。

雷茵则立在船头端着望远镜观察岛上境况如何。但看了良久也并未发现有何异动。要说有什么地方比较奇怪那就是就是太平淡了,平淡到没有一丝生气。

和上次一样,岛的外围没有一个兵士警戒,二人将船停靠在岸,虽是装作商客但船上并未携带任何货物,二人拿了佩剑径朝森林深处奔去。行到半路莫白停了下来,原来这里就是二人与魔熊、透明杀手大战的地方,遗憾的是没有保护好那对母女。

少倾,莫白长舒一口气便继续朝前方奔去,雷茵紧跟其后。

又行了一段,大致能看到森林出口的光亮,这时前方又突然闪出一座房子,莫白示意雷茵停下脚步,随后闭上眼睛凝神静气,一瞬间屋子里的情况便已洞悉。

雷茵跳上前来抢先说道:“屋子里一共四个人。哦还有一只狗比较凶的那种,我说的对吧”?

“对,这四人都是成年男子,气息均匀有力但又有些绵长,大致情况可以断定,是四个稍稍喝醉的军士”。

“莫白先生,还是你厉害这你都感应的出。那我们该怎么办?直接杀进去”?

“不,能感应出这几人还是有些功夫底子,应该是被特意调遣在此。拿下他们倒是不难,不过到时候难免要应对他们更多的帮手,而且我们是来寻人救人的,直接杀过去拿不到情报还会增强岛中的警戒。

“那该怎么办”?

“怎么办?来演出戏。”

屋内确实如莫白所说,四个身材魁梧的军士正在聚会,四人皆有醉意伏在桌上交谈,桌子周围一只纯黑色细犬正在啃食残羹剩饭。这时门上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噔噔噔……

屋里四人一下子惊醒了过来,其中一人随手提了火枪壮着胆子大步走去开门,这人先将门开了缝隙不见危险后面三人果断持枪也跟了上来,随后索性把门打开,果然门前方不远处趴倒着一人,这人正是莫白但此刻四军士却是不认得。

四人见莫白趴在地上衣服破烂不堪浑身是土,他们手中皆有火枪料想不会有危险,便让其中一人前去查探情况,这人走上前将莫白从地上搀起问道:“小子怎么回事?怎么倒在这里”?

莫白道:“我是岛外来的商客到这里做些生意,刚才走在森林里树上突然蹿出一只狼形怪人甚是凶恶,我趁着它攻击我随行的护卫连滚带爬的跑到了这里,看有房子便敲了几下,几位大爷可务必救救我啊”。

几人听了眼前这人的话都开始面面相觑。其中一人道:“老大说过有一个狼人早晚会来寻仇,就让我们在这里时刻紧盯,莫不是那狼人已经来了就是这商客口中所说得那个”?

正在这时,森林深处传来了几声狼啸,一声高过一声仿佛距离也越来越近听得人毛骨悚然。闻声莫白连滚带爬跑到四人身边,一副畏畏缩缩的表现众人皆叹真是个只顾钱财性命的软骨头。

狼啸声止,周边草丛都有异动,四人开始背靠背围成一团,莫白则在房子围栏旁边缩成一团还不知道从那里掏出了一块木板挡在身前。猝然间一袭蓝影窜天而起,四人反应都为迅速定睛一看,果然是那狼形怪人没错,没等狼人攻过来四人齐刷刷抠响扳机对着雷茵一阵乱射,修行的这半年时光雷茵早已将人獣形态的使用臻于完美,除此之外还初步掌握了剑老传授的见闻色霸气,火枪的子弹的射速哪里能够击得中他,一阵扫射雷茵直接闪入草丛借地势远远遁去。

四人担心杀他不死又一起对着草丛射了几枪,又过了一会听不到周围有任何动静,四人就一起端着枪拨开草丛查探,没走几步其中一人发现地上有摊血迹,其他三人得到示意,开始慢慢退回屋子。

嗯哈哈哈~

“这魔狼也没多少本事吗!看来可以回去向老大申请把我们调回王国了,这在既没女人也没吃食我早待够了”。其他三人听了皆随声附和。

角落里,莫白还在抱着木板瑟瑟发抖,四人过去将他团团围住。

“喂,你这小子可真惜命。狼人都被我们赶走了还不起来”?莫白将板子缓缓放下贼头贼脑的看看四周,这才小心翼翼的从地上爬起。

几人再次回到屋里围坐桌前,莫白开口道:“几位大哥?那狼形怪人是怎么回事?怎么见人就咬?多谢几位大哥出手相助了”。

这时四军士为首的大哥说道:“我们救了你却也不能白出苦力,你做生意的应该明白这个,有什么表示吗”?

“害……实不相瞒,这次我正是要找你们王国军队长谈笔大生意,只要几位大哥愿意把我安全护送到岛内,到时候两边的好处几位都可以拿到。这个表示可还满意”?

四人闻言自是喜不自胜当下表示愿意全力护送。莫白拿起桌上还未喝完的酒壶自己斟了一杯又给四人各斟满一杯,随后一饮而尽。

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四人齐声道:合作愉快!

屋外不远处的一颗树梢上,一双邪魅的眼睛射出寒芒只牢牢注视着这其貌不扬的小屋,此时屋内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注视之下,此人正是雷茵不错。

鱼儿好像上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