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光的束缚

看货地点是蒂纳以前集中存放武器的地下仓库,后来历经海潮变得一年四季阴冷潮湿,“货品们”被集中在这里,每隔一段时间会有长相奇奇怪怪的人接他们出去,听说去的地方都不一样,不过从没有见过出去的货能够原路返回。

进入大仓,莫白紧跟在克洛伊后面,一干人弯弯绕绕走了好几个走廊最后又下了两个楼梯终于看到了一扇铁皮大门,莫白抬头看看四周,实难想象这座岛的地下还别有洞天,想来这地下仓库创建的初衷是用以战时给逃不掉的平民避祸,现在某种意义上却成了一种禁锢之地。

最后莫白的目光落在对面的铁皮大门上,这大门高有丈许上面印有特殊印记,整个平面并不平整不用细想原因也能不难推测,普通人根本没有可能从这里逃出去,看来想要找到并救出那个小女孩要多费些功夫了。

众人走到前面见铁门上面有把特质的铁锁,克洛伊即命随行的一名大汉取出随身携带的一个铁环上面叮叮铛铛装着数十把造型各异的钥匙,克洛伊左手接过拿在手中一晃,右手双指一夹一把造型奇特的钥匙便已捏在手里,莫白离的虽近却也没看出克洛伊取钥匙的手法。克洛伊打开铁锁将钥匙拿在手上晃了一下,钥匙瞬间又装回了那铁环之上。

“好了,就是这里了您请进”。

莫白掸了下身上的灰尘道:“真是劳烦您了,我对这次的交易愈感兴奋了”。

“您满意就好,我先领您看看货”。说着克洛伊走上前几步拍了拍手,接着门后传出一阵响声,克洛伊当下示意莫白进前观看。

莫白进了铁门,扭头看向左右两边原来尽是一个个小小的屋子,每个屋子里都睡着一个“货品”。从最靠近铁门的两个房间看起,最外面几个“货品”都是年轻力壮的男子,又走了几步往屋子里望去是几个年纪十五六岁的妙龄女子,看服饰她们地域不同阶层也不同。再往前走屋里的货品就有些不同寻常了,“长手族鱼人族”都有还有一些莫白都不太认得出的种族。

地下仓库阴暗潮湿走了一段众人已经明显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意,此时莫白再向左右两侧的小房子里看去里面同样一片漆黑,奇怪的是每个房间应有的灯火不知什么时候起也逐渐消失了。

“莫格纳先生,我猜现在您一定好奇为什么唯独这段路两侧的房间里没有灯火”。

“不错,为什么呢”?

“这里面收藏着几个穷凶极恶的货品,就连光亮都会触怒他们。补充说明一下,他们可是非卖品哦”。

“穷凶极恶?那你们不担心货品破笼而出”?

“他们早已习惯了这种没有一丝光亮的生存空间,牢笼根本不是束缚,他们畏惧的东西也不在这里”。

“不太懂,难道他们冲破不了这里的束缚”?

“当然,不过他们中有几个是我们老大的对头暂时关在这里罢了,出不去某种意义上确实因为我们造的笼子坚硬无比”。

听了这句话莫白瞳孔微凝心中暗道:终于听到有用的信息了,看来那女孩就关这里其中的一座没有光亮的屋子了。

“怎么样莫格纳先生?看了一路您对我们的货品可还满意”?

“当然,且十分满意”。

“不胜荣幸!那您想要的是”?

莫白挠了挠头将手搭在克洛伊肩头,低声说道:“除了那几个穷凶极恶之徒,其他的我全都要”。

这……

怎么不行吗?

“当然不是,只要您能兑现那狼形怪人一切都不是问题”。

“很好,一日之内我一定将狼人送到您的面前。还有件事我想对您影响也并不大可否先应允在下呢”?

您请说!

“我想先管你要一个人”。

“是谁?在这里吗”?

“不,是今天上午给我倒橘子汁的那个”。

“哦……没问题晚些时候我让她自己过去找您,既然这样我让人先送您上去”。

“我早想上去了,这里有一股我不太喜欢的气息”。

随后莫白跟着克洛伊的两个下属沿原路返回地面,莫白走后克洛伊在那铁皮大门边上矗立了良久,好像在等待着什么,又过了一会送莫白返回的兵士前来报告情况。他们将莫白安置在离酒馆不远处的一家旅店,店里安排了几个军士轮番值守只待莫白出动生擒狼人,如若不成功他们便一齐出动上前拿住莫白。

“大人,您为什么对这一个来路不明的商客如此恭敬?而且我看就凭他那身板怎么可能生擒的了恐怖如斯的狼形怪人?兴许他就是个海上骗子”。

你懂什么?莫格纳身份绝非一般的平民商客,此人的眼界卓识甚至不在我之下。兴许他真有办法抓住狼人,到时候我们替老大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那可是奇功一件,现在你们只管守着他的动向便是”。

克洛伊的下属亲自将莫白安置到离酒馆不远处的一家旅社,又垫付了几天的花销。莫白随身只带了一把长剑,将剑在屋里放了便跑到柜台又要了壶酒。

回到房间莫白调整心绪,见闻色霸气施展开来旅店周边的一切都在莫白的感应范围。

哼,真是有趣,原来克洛伊真派了兵士死守着我想看我如何生擒狼人,既然这么配合我们演戏,那我就好好演完这出大戏。

晚些时候,旅店前台来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年龄二十岁上下,他叫嚷着要找今天入住的莫格纳先生,旅店管事见他一身商家随从行头,料想必是莫格纳先生之前知会过要来的那个年轻随从,随即亲自将那人送到莫白所在的房间门口。

听到外面有敲门声,莫白放下酒壶摇摇晃晃的走到门前,打开门一看原来是旅社管事,身后跟着一个青年男子,这人正是雷茵。

管事见莫白脸色绯红走路不稳当下有些疑惑,刚才还听护卫队的军爷议论此人准备生擒狼型怪人呢,喝成这个样子可怎么施展身手?

莫白也不和管事搭话,一把将雷茵拉进房间然后反手将门重重摔上,门外管事虽有些愠怒但也不想自讨没趣,听了一会无甚动静就默默而退了。

雷茵演的不错,不过我还有就个大剧本要给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