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月落霜天

蒂纳岛的上空,月亮升起来了。乍逢月半一轮圆月悬在天空,岛上的城镇山川河流无一不被皎洁的月光覆盖,空气中也透着缕缕凉意。

城镇中心的街道月光也铺成了一道霜路,沿街的房屋店面几盏灯火忽明忽灭,此刻一个娇小的身影正沿着“月”的指引走向旅社。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那里但此刻她的心中却是不曾有过的安逸。

旅社最边角的房间莫白正和雷茵商定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莫白先生您太厉害了,之前的计策已经全都实现了之后我们该怎么做”?

“很简单,把你绑着给克洛伊送去,我亲自绑不过送让他们送”。

啊……这?

“放心我又不是真的把你卖了,事先我会打个活结,走到地下仓库时你挣脱了使劲造就行了,动静越大吸引的人越多越好”。

“这个我明白,只是您要怎么救出那个小女孩呢?如果我不走我们二人联手救走一个小女孩根本也不算难事”。

“雷茵你还是那么聪明,不过这次我打算救出下面所有的人”。

……

“以莫白先生您的实力全身而退并非难事,可是我们只有两个人要怎么带那么多人出岛呢”?

“谁说我们只有两个人”?

我们还有帮手?

马上就到!

果不其然,只是倒杯茶水的功夫就听到门外有人在叫莫白现在的名字,但声音也不大应该是怕惊扰到隔壁间的军士休息。

这时莫白又开始往自己杯子里倒满酒水,随后一饮而尽没几下脸色甚是绯红。雷茵见状会了其意随即跑去开门,拉开门一看又是旅社管事,这次他的身边又带着一个年轻的人儿,不过这次换成了少女。

“你是莫格纳先生的随从人员?先生他人呢?这个女孩声称来找莫格纳先生”。

我在这我在这我在这~

此时莫白踉踉跄跄的从屋里歪到门口,走到近前旅社管事直接被吓了一跳。莫白又不理管事借着酒劲一把将少女拉进了屋子里,随后又将门重重摔上。

那少女初见到雷茵有些畏惧之色,莫白使劲往屋里这么一拽女孩脸色更加苍白了,但见到拽她那人是早上在酒馆救下自己的怪人,女孩脸色又有些好转。

“莫白先生,她就是您所说得帮手吗”?

“没错,这就是能帮到我们的人而且这次行动没她不行”。

“啊这……那她叫什么名字”?

她叫……完了喝懵了叫什么来着?

从刚进屋子女孩就有些混乱,她完全不清楚这两个人在讨论什么,但她听到有人问她的名字她还是乐于回答问题。

“我……没有名字”。

“她没有名字,不如莫白先生您给她起个名字吧”?

莫白想了一下又看了看桌子上摆开的杯子道:“小橘这个名字你喜欢吗?”

“小橘……小橘记住了”。

“喜欢就好。小橘,现在我们有件重要的事需要你帮忙,可以吗?”

“不管……不管什么事,我……永远跟着……跟着你”。

“那好,小橘你明天跟着我下到地仓,我会把和你有同样遭遇的兄弟姐妹一齐救出。这件事有些危险不过我会保护好你就像之前那样。

“我……可以做些什么呢?”

“不需要做些什么,拉着她们往地上跑往海边跑就行了,还有忘了告诉你,我的名字叫莫白”。

“我……明白了,莫白”。

雷茵纠正道:“你要叫莫白先生”!

“不要紧叫我莫白就好,这是雷茵我的……随从”。

“莫白先生太无情了吧?虽然我现在确实在演随从”。

“好了,小橘今晚要委屈你和我们待在一个房间,那边有个床铺你可以先去休息”。

那……你呢?

我?这桌子椅子睡着比床铺要舒服哦。

雷茵……君呢?

莫白又开始打趣道:“雷茵?他一随从睡哪都行。

“啊?我明天要演狼人,重要角色不是随从了”。

“对对对,不如先拿绳子把你绑上”?雷茵一度无语凝噎。

夜半时分,万家灯火都已寂灭,此刻的月亮正拼尽全力的散发着纯白的月光,透过窗户屋子里的一切都被映照的温润如玉。

莫白不曾入睡此刻他正坐在窗边静心冥想,收束心神刹那间旅社周围的一草一木一鸟一虫都在他的感应之下,克洛伊真是好耐性就差亲自过来蹲点放哨了。

小橘躺在柔软的床铺上也不曾入睡,银色的长发有些凌乱的掩住了晶蓝色眼睛,看的到泪光划到耳际分不清是悲还是喜。

“莫白……你为什么要救我还有那些毫不相干的人”?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想做。至今为止我都没找到存在的意义”。

不要……不要丢下我。

绝不会。

翌日清晨,蒂纳岛一如既往的“宁静祥和”,不同以往的只是岛屿上空有片阴云笼罩,看来大雨将要不期而遇。

房间里莫白端坐桌前等待着门被敲响。

咚咚咚

咚咚咚~

薄薄的木门清脆的响了几声,小橘赶快跑去开门,门一拉开果然还是旅社管事站在门前,这次身后跟着几位身着灰色军装的巨汉。

“莫格纳先生起了吗?克洛伊先生邀请他前去商讨要事,你进去通报一下”。

小橘将门轻轻掩上,走到房间见莫白正在置换衣服,虽说也不至于是衣不蔽体,但小橘还是立刻背过身去。过了一会莫白拿起一把长剑,走到小橘身边拉起她的手腕就往外走,小橘吃了一惊走了几步以后却又有些欢喜,昨夜积累的阴郁心情也即刻一扫而空。

到了楼下还未出店门,莫白就感到一股强大的气息正在靠近,虽还离得有十数里,但这力量确实非比寻常。一时间莫白有些紧张只盼此人不要来的太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