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破罐子破摔

得罪不起?

他张翔现在为了完成任务,得罪了又能怎么样?

以前在学校,得罪不起的人不都得罪了吗?

张翔看着陈苒微微一笑,“没事。”

陈苒急了拉着张翔的手就说:“张翔,一开始我也怀疑你,不相信你,后来你做的事情真的震撼到我了,所以我是真的希望你没事,我本来想介绍黄局给你认识,以后你的路子会比较广,我也没有想到会这样……”

张翔看着陈苒着急的样子,全然没了之前那高冷警花的感觉。

“张翔,我去说说好话,应该会没事……”

张翔一把拉住陈苒,这个丫头是真的好,人漂亮,做事认真,并且还透着一股子干劲。

真是遇到抓犯人的时候,那是第一个往前冲。

现在张翔的状态骑虎难下,动不动手都要出事。

不过那个黄局,真TM不是东西,张翔不是傻子,这眉目传情什么的,一看也是能看出来。

那个黄局喜欢陈苒,陈苒要是去求情,那就是进去出不来了。

好好的一个小姑娘,就被那狗东西给糟践了。

张翔看着陈苒笑了笑,“不用,我有办法。”

有个屁的办法,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陈苒扭头看着张翔,“真的吗?”

“真的!”这两字说的理直气壮。

俗话说,骗人要是能骗出气场,那也是高手。

张翔现在要想成为这慈善晚会上最亮的仔,那就必须要学会骗!

虽然很多东西他也没有骗。

陈苒看着张翔还是有点担心。

张翔却摆了摆手说道:“我还有点事,约了个老板在包间见面,我要先去找他,你先大厅里转转,李大力在那边做,有事招呼李大力一声,让他联系我。”

陈苒点了点头,眸子中都是对张翔的信任,虽然没有对张翔做什么亲密的举动,但是陈苒的眼神里都是暧昧。

她喜欢张翔,崇拜张翔,从张翔开始为了孤儿院奔波的时候就已经爱上张翔了。

张翔一挥手,身后李丁紧紧跟上,没走多远,李丁终于忍不住了,“姑爷,我们有约了老板吗?”

张翔摇头,“当然没有。”

“姑爷这是临阵脱逃吗?”

“放弃,劳资这是换身行头!”

李丁挑眉看了看张翔,沉默,没有说话。

他张翔就是一根油条,现在就是换身行头不还是油条?

张翔深吸一口气说道:“沐浴露使用。”

顷刻间,张翔身上散发出一道金光,片刻后,张翔的身上撒发出一种香喷喷的味道。

是那种早餐大家都喜欢吃的味道。

在看刚才有些蔫了的张翔,油条的长相都立正了起来,全身上下菱角分明。

李丁看着都忍不住的吧唧嘴。

在张翔扭头去看李丁的时候,李丁急忙擦了一下口水。

这是李丁第一次失态。

张翔立刻说道:“我不是吃的!给我记住了!”

“是,姑爷!”

张翔再次抬头去看李丁,“把你那口水擦了!”

李丁再一次抬手擦了一下。

张翔叹了一口气,寻找了一圈说道:“我当初订婚宴上穿的西装你给带来了吗?”

李丁点头,“在车上,我以为姑爷不用,所以就没拿出来。”

“走,现在换上。”

距离开始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张翔和李丁刚出门,就看到张强回来了,来到张翔身边说道:“姑爷,那货什么都招了,说有人跟您作对,等会会让您下不来台,他今天来的目的也是为了让姑爷您知难而退。”

张翔内心清楚,这下事情可不好办了。

如果笔记本电脑刘闯和簸箕曹解放还在,就能帮他出出主意什么的。

可现在的情况是,他们消失,那不就是坑张翔的吗?

算了,死马当活马医。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实在过不去,那就只能舍去一切去下一个世界了。

张翔已经做好了破罐子破摔的准备了,上了车,换了一套衣服,立刻嘚瑟了起来。

“走!前去应战!”

就在他们即将走进宴会厅的时候,我一辆高级限量版跑车就这样停在了这商务酒店的门口。

张翔朝着跑车那边看过去,一个身穿花衬衫,粉色西装裤的男人叼着烟下了跑车,动作潇洒的把车钥匙直接扔给了身后的车童。

车童去给他停车。

而这个男人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张翔的身边,看到张翔的一瞬间,冷笑一声:“呦,这不是张翔吗?好久不见啊!”

张翔一愣!

这个世界他张翔可没有熟人啊。

这个人是?

现实世界中,大学里,欺负他的那个瘦高个!

这个男人叫什么名字,他怎么没有一点印象了?

瘦高个笑着说道:“怎么站在门口呢?走啊,进去坐,放心,我既然来了,今天就肯定捐的多,一百万怎么样?做为老同学,我已经在帮你的忙了。”

瘦高个说完这句话,又接着说:“不过,你从一个人进化成一根油条,也是厉害,我也不要求多,今儿你表演一个节目给大家都助助兴,我就能多多煽动大家捐款,怎么样?”

李丁愣住了,俯身在张翔的耳畔小声问道:“姑爷,您和京市的张少认识?”

张翔一愣,“张少?”

“京市做娱乐行业的张飞飞,在咱们这个小城市,已经垄断所有的娱乐城,但凡娱乐城KTV都是张少的地盘。”

什么!

张飞飞!

这个人认识他,可是他张翔却对这个人的印象,只停留在大学时代。

当初就是这个张飞飞,背后的关系,让张翔学都没上完,直接被学校开除了,因为学历的关系,找工作十分困难。

这个家伙怎么会在这里?

“我和他不熟,反而是敌人。”

张飞飞见张翔没有说话,便继续说道:“黄局在吧,那小子没搞出什么事情吧?张翔同学?”

黄局!

看来这个张飞飞,就是黄局说的背后的人。

张翔笑了笑,“原来是张少啊,好久不见,你怎么会来这里?”

张飞飞冷笑,“要不是为了来见你,你觉得我能从那个世界来这里找你吗?老同学想见,我还送了你一份大礼,走咱们进去拆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