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到底谁出丑

张翔一愣,拆礼物?

就这个张飞飞?

不可能会送给张翔礼物,除非这个不是礼物,而是惊吓!

说话间,张翔已经被张飞飞给拉进去了。

一走进大厅,张飞飞拉着张翔直接上舞台。

“主持人,麻烦给办一张桌子,我们的主人公太小了,那么多人可看不到!”

说完这话,桌子很快就搬了过来,李丁本想上舞台拦住,张翔却突然摇了摇头,不让李丁和张强过来。

李丁扭头看了一眼张强,两人就站在离舞台最近的地方,等待着张翔发号施令。

此刻,桌子搬好,张飞飞把张翔放在桌子上,同时抖了抖自己的衣服,又用纸巾擦了擦手。

张飞飞好像特别嫌弃张翔一样,最后冷眼看了一眼,毫不客气的说道:“你说你一根油条而已,穿什么衣服?真以为自己是个人吗?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可这油条靠什么?”

说完这话,张飞飞还冷笑一声指了指张翔继续说道:“我说老同学,你说是不是?”

张翔眉头紧蹙,这就是大礼?

这明显就是让张翔出丑!

“张少,这就是您的不对了,俗话是说人靠衣装马靠鞍,可也说了很重要的话,那就是狗穿上花衬衫也有贵族范!”

这一句话,台下哄堂大笑。

这个宴会厅穿花衬衫的就只有张飞飞一个人。

这不就是在说张飞飞是条狗吗?

张飞飞明显脸色一沉,面容变的更加愤怒了,咬牙切齿,“张翔这么长时间了,你都变成油条了怎么嘴巴还不干净?真想看看你这西装里面的皮肤是不是黑色的。”

这话说完,张飞飞就冲着台下看了一眼,顷刻间台下鸦雀无声。

随即,不知道台下是谁猛的大喊一声:“脱!脱!脱!”

张翔深吸一口气,不紧不慢的说道:“我说张少,您可真会开玩笑,您要是这么说,我也没办法,不用看了,我这西装里面是什么色?您还不知道吗?上学那会你可是穿了我的西装,最后被我揍在地上,我记得那会张少你嘴巴都歪了!看来张少您贵人多忘事,是想让我在帮你恢复一下歪嘴,让所有人都看看?”

张飞飞抬手就要打,又收回手,微微一笑,搂着张翔的肩膀,搞的跟亲兄弟一样,拿着话筒对着台下哈哈大笑,“哈哈哈哈,你们看看,我这个老同学还真的是会说笑,这都让我老同学说出来,那我也给大家透个底,这慈善晚会马上就开始了,开始之前,我们就让我这个老同学给大家表演个节目怎么样?”

张翔微微一笑,一下子抢走了张飞飞手中的话筒,站在舞台的桌子上,看起来确实不怎么协调,但是……

那份自信还是有的!

“各位,我这边要是唱完歌之后,大家就可以开始捐款了,我作为主办方,也将成为孤儿院的长期资助商。”

这话说的大气凛然。

让张飞飞无话可说。

张飞飞愣住了,想要在说话,张翔毫不客气的说道:“大家欢送张少下台,张少累了,毕竟站了那么长时间,身子怪虚的。”

张飞飞转身就要去抓话筒,李丁反应极快,上前一步立刻对着张飞飞说道:“张少,您累了,还请您下来这边坐!”

这丫的就是给张飞飞台阶下,此刻要是张飞飞在不下去,那可能张飞飞就会更加难看。

张飞飞下了舞台,张翔微微一笑,心中默念。

‘唱歌卡使用!’话音落,眼前就出现一个机械般的字卡。

「使用成功,此卡五分钟内可唱出最动听的歌声,祝宿主玩的愉快。」

这话说完,张翔直接开口清唱,这一开口,震撼了全场。

张飞飞猛的站起来,着急的说道:“这混蛋什么时候会唱歌了!不对啊!这混蛋!”

张飞飞有些好奇,可张翔的这一首歌唱的那叫一个陶醉。

台下的人那是给张飞飞面前,数落张翔,可大家心里都知道,张翔虽然是一根油条能够混到这个地步,现在唱歌又这么好听。

那简直就是成功人士了。

猛然间陈苒的声音传出,“啊啊啊啊啊啊!太帅了,张翔张翔!”

这一声呐喊,好家伙,台下的靓女也开始了。

“太帅了,我要给你生猴子!”

“老公老公我爱你!”

“……”

这一首歌,竟然改变了张翔的立场,张飞飞眉头紧蹙,怒火中烧,冲着眼前的人大喊:“叫什么叫,对着一根油条TM的有什么好叫的!”

说完这话,一把揪住了一个尖叫的女生的头发,“你刚才说什么?要给那混蛋生猴子?他TM的是一根油条!你想和他生,他也要有那个功能!”

女生抬手就给张飞飞一巴掌,张飞飞这才松开了女生的头发。

而女生这个时候才开口说道:“你个死变态!油条怎么了?油条就不能结婚吗?在说,他和别的油条不一样!他早晚会成人的,别小看他!”

张飞飞抬手就想打,眼前陈苒一把拽住了张飞飞的手,猛的一甩,那高傲的样子,冷艳的眼睛,唇微微动了动,便传来冰冷的声音。

“拿开你的脏手,现在是法制社会!”

陈苒虽然是便衣,可那骨子里的气质,已经震撼住了张飞飞!

“呦,小妞长挺好的,你这样说话,黄局知道吗?”

“黄局!你是谁?”

张飞飞冷冷的笑了,“黄局见了我还要点头哈腰的,你敢对我出言不逊?是打算今儿晚上陪我吗?”

就在这个时候,舞台上的长相将眼前的一切看的透彻,立刻大喊:“整蛊卡使用,防狼喷雾!”

这话一出口,从张翔的身上飞出一道蓝光,顿时化作一个防狼喷雾,直接喷在了张飞飞的眼睛上。

张飞飞猛然大叫,“啊!那个王八蛋干的!”

舞台上,张翔高冷的说道:“我!”

张飞飞慌乱中随便擦了才眼睛,眯着疼痛的双眼去看张翔,猛的从手中飞出一把刀出来,张翔冷笑,猛的起身,在空中翻了个跟头,送送轻轻的躲开了那把刀,笑着说道:“想要动手吗?那也要捐了钱之后在走!”

就在这个时候,舞台突然变了一个VR全景的人形张翔站在舞台中央,说道:“各位来宾晚上好,慈善晚会现在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