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意外来客

“想要?我偏不给你。我就算把这块地拿给她去种花,我都不卖给你。”周金坤一副得意的神色,似乎自己在苏月樱那里落下的面子都在朱伟光这里找回来了。

李岩松眼珠一转,忙说:“周公子打算多少钱拿下这块地?”

周金坤这次看李岩松也是毫不掩饰的轻蔑,斜着嘴,颇为神气:“李老板,这块地二十万,我买下了!”

“好,好,那我这就去打印新合同。”李岩松说着,便拿着合同朝门外走去,心里是掩饰不了的激动。他本想十二万卖掉这块废地,谁知道,居然可以卖二十万!

朱伟光说:“二十万买一块空地种花,周公子不觉得浪费?”

“你有什么好建议?”周金坤也不是傻,朱伟光愿意花大价钱买一块空地,那么这块空地肯定有它的价值。若是自己能套出他的想法,说不定还能大赚一笔。

二人各怀心思,在包间内周旋着,一直到李岩松笑眯眯地将合同拿回来。

待周金坤大笔一挥,签上自己的名字,按上手印之后,朱伟光不动声色的笑了。

“唉,看来这块地注定与我无缘了。李老板,周公子,有缘再见。”朱伟光语气失落,面上不显,转身便走了。

“朱老板走好啊!”李岩松倒是一副欢喜的模样。

周金坤恶毒的声音也从身后传来:“朱伟光你要钱没钱,要人脉没人脉,你凭什么和本少爷争?你是失败者,注定一辈子都是!”

可是让周金坤没有想到的是,等他离开福生饭店之后,李岩松给朱伟光拨通了电话。

“这三万五还是打到你之前的账户吗?”李岩松指的是炒股分成,给朱伟光汇款的账户。他也在跟着朱伟光买股票。

“对。李老板是决定跟我合作了?”朱伟光声音愉悦,一点失败的颓废迹象都没有。

朱伟光跟李岩松吃烧烤的时候,便提议过,二人一起想办法让周金坤出更高的价格,然后将多出的钱平分。可是李岩松退却了。

没有想到,朱伟光一个人把这事儿办成了,李岩松尝到了甜头,自然也愿意站在朱伟光的阵营。

“朱老板,我可一直是你的忠实拥护者。我也不图赚什么大钱,但至少不用看人脸色。”

“李老板的意思我懂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

“多谢。我再提醒一句,周金坤让我注意你的动向,务必让你不能买地。”

这是在朱伟光的意料之中,可惜,他现在还没有力量跟周家抗衡,或者说一个周金坤就不好对付。

想了想,他说:“那其他人买地,应该没问题吧?”

李岩松不由得赞叹:“看来朱老板已经有对策了。说起来,我这边倒是还有几亩相似的地,只是不知道要便宜谁咯。”

李岩松又将那几块地的基本信息描述给朱伟光听。

朱伟光心里有了底,倒是不急。

自从放长假之后,他与苏月樱偶尔也在电话聊天,想起今日周金坤的话,他心里有几分不舒服。

拨通了熟悉的号码,温柔清甜的女声再次传来:“喂,是你吗?”

朱伟光也跟着放低了声音:“是我。周金坤是不是找过你?”

“放假之前他来找我,说要送我一家手机店,吓了我一跳。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他来找你麻烦了?”苏月樱有几分担心。

“放心,我没事。下次谁来骚扰你,你告诉我,我来解决。”

“就是一些无聊的人,倒不用麻烦。阿姨来毕城了吗?”之前,朱伟光将李燕芳要来毕城的事情告诉了苏月樱。

“还有两天就到了。”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才依依不舍的挂断电话。朱伟光想着,是得找个时间与苏月樱确认关系了,这场面还得隆重,以打消那些人对苏月樱的不轨之心。

“看来,还得快点赚钱。”朱伟光兀自道。

打开新买的电脑,他登陆最火的一个财富论坛,写下最新的贴子。

标题:第二支海上梅林,只给有缘人内容:新的一波行情就要开始了,话不多说,懂的私我。

若是新来的网友一看内容肯定不知道什么意思,可是下面分分钟上百条回复让他们对这个隐先生有了认知。

股市羔羊:我嗅到了金钱的味道。前段时间是我太过激了,您别放心上。

招财猫:新来的快私聊隐先生啊,加QQ给你推荐涨停股票,只抽取收益里百分之十的分成,简直不要太良心。看在我给大家解释的份上,隐先生快回复我!快快快!

守护世界上最好的松松:我会说我认识隐先生?

月下蝶影:楼上又在吹牛。

对面的女孩看过来:不记得千股跌停那一天了吗?你们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这隐先生说不定就是庄家一伙的,等着接盘吧你们!

A股资深研究人:真有人相信“隐先生”是一个人?说不定是机构炒作出来的。还想通过一个人的推荐就暴富,天真。

凉白开:跌停怎么办?前排的人都太自信了,等着哭吧。

评论好坏参半,朱伟光只看了两眼,就在自己的私信界面忙了起来,私聊他的人太多了。

1999年7月19日,毕城,火车北站。

林强跟李燕芳回来的火车晚点,天色渐暗,广场上来往的人群匆忙,朱伟光站在一旁,已经抽了一支烟。

听到广播中播放着他们所乘坐的火车到站,朱伟光抬头,朝人群中挤进去,站在前排。

朝站外走来的人群涌动,神色各异,一个挤着一个,并不好辨认。还是高高大大的朱伟光站在人群中显得出众,林强一眼就看到了他。

“光哥!”林强笑着喊朱伟光,背上背着大背包,左手拿着两个桶,右手拿着大的编织袋,里面装满了东西。

李燕芳手里只提了一小袋东西。

“我帮你拿吧。”朱伟光挤向他们,从林强手中接过编织袋跟一个桶。暗想,这林强做事还一如既往地让他舒心,知道不让他的母亲提东西。

可是下一刻,他却舒心不起来了。

林强从人群中拉出一名用长发遮住脸的漂亮女人,说:“你有什么好害羞的?这是光哥,大家都是连山上的人。”

女人打开他的手,皱着眉头,有些无奈:“别拉着我!有些事情你不懂。”

这声音一听便是文婷婷。朱伟光看着她,眼神不善:“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