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本性难改的文婷婷

文婷婷瞧了他一眼,又把目光转向别处。

林强并不知道二人之间的恩怨,解释说:“文婷婷被人骗了。我们走到火车站的时候,刚好遇到她。身上没有钱,也没脸回厂里,就跟着我们来了。”

“回去再说。”朱伟光转过身,在前面带路。

李燕芳见他神色淡漠,说:“伟光,你别怪我多管闲事。她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也挺危险的,我就让她跟来了。”

“知道了,妈。”李燕芳向来心肠好,朱伟光没有拒绝她的提议,只是心里有些惋惜,这么好的人为什么后来会得癌症?

文婷婷生硬的开口:“放心,不会麻烦你,找到活儿我就走。”

她并不想与朱伟光接触,甚至在内心里还有些怕他。

“嗯。”

上辈子文婷婷做梦都想住进朱伟光买的房子,这辈子她倒是如愿了,可惜那房子的女主人却不会再是她,倒是有几分讽刺。

坐在上次“钓”李岩松的那条河流边,朱伟光手持鱼竿,分外悠闲:“李老板,想不想挫挫周金坤的锐气?”

李岩松闻言,惊悚地看了朱伟光一眼,手中的鱼竿都险些拿不稳:“朱老板,我只想赚赚小钱,没有其他想法。”

朱伟光知道他不想掺和二人的恩怨,便继续抛出自己的诱饵:“有一支股票,会从7元一股涨到上百元,看来李老板并不感兴趣啊。”

李岩松黑眼珠里闪烁着亮光,他只知道朱伟光找到一支会上涨的股票,却不想竟能翻这么多倍!

“真是可惜啊。你想想,就算你只买1千股,7千元,只要一年之后,就变成了10万,你如果买1万股,又是多少钱了?”朱伟光语气悠闲,只瞥了李岩松一眼,见他满脸兴奋便知道他已经在默默计算。

十年之后,“画大饼”已经成为各行各业老板的必备技巧,朱伟光早已听得免疫,甚至会学会如何使用。

但是,他深知,李岩松也是聪明人,便将风险也一并告知:“你也知道,虽然我对预测股市有一套,但也难免有失误的时候。我这次会分批告诉股民买哪一支股票,先买入的股民肯定风险更小。”

“李老板,”朱伟光说着,面部转向李岩松,笑问,“你愿不愿意成为第一批买入的股民?”

听到这里,李岩松满脸诧异,惊道:“看不出来,朱老板这么实在的人,也知道把风险转移给别人。果真是慈不掌兵,义不经商啊!”

朱伟光满脸风轻云淡。他说:“李老板这话可不完整。慈不掌兵,然安邦后,行大善。义不行商,然行商富后,行大义。只是没有到时间而已。”

李岩松沉默了。他这次恐怕不能独善其身,只得一咬牙,问:“朱老板有打算了?”

“让周金坤继续买地,养鹌鹑。”朱伟光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这个年代养鹌鹑的人少,但是需求高,况且这东西产量大,倒是赚钱的好买卖。周家虽也涉及养殖业,但只是养鸡鸭一类的牲口。

李岩松迷惑了:“朱老板是想帮他赚钱?”

“李老板,活物算不得固定资产。”只需要一场瘟疫,这些鹌鹑就会让周金坤血本无归。

朱伟光在上辈子听说过2001年的一场瘟疫,让毕城的鹌鹑都死透了,到时候趁着周金坤焦头烂额的时候再把地给夺回来……

见识过朱伟光在股市的神通,李岩松也没有多怀疑,而是将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朱伟光。

周家一共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周金坤排行老二,因为大哥太过出众,他被压了一头,逐渐养成好色、游手好闲的习性。

“不过,他还是希望得到周老认可,你这鹌鹑有希望,只是让我提出来不合适。”

李岩松刚说完,默默坐在朱伟光右手边钓鱼的林强提议:“既然他好色,我们倒是可以使用美人计。”

朱伟光上下打量着林强,眼神有些微妙。林强警惕地看向他:“光哥,我是男人也不合适。”

这个时候,李岩松朝林强挑了挑眉,脸上的笑容有几分猥琐:“说起美人计,我们倒是不用这么麻烦。周金坤看上你光哥的女人了,要是让她去……”

“不可能。”朱伟光的面色冷了下来。

李岩松讪笑着,不敢再开口。他倒是不知道,这个男人居然会对一个女人如此上心。

有了上辈子的经历,朱伟光发誓这辈子不会让自己有所遗憾。苏月樱是他的女神,他不可能利用她。

在朱伟光与林强回到小区门口的时候,有一名骨感美女怀中抱着一本书,正在等着他们。

海藻般的波浪卷发垂在脸侧,下巴略尖,穿着长白衬衫,显得美艳又干练。

“朱老板,恭候多时。”

美女说着伸出一只玉手,朱伟光与她握了握。

他看向身边的人,却见天天嚷着“妹子,妹子”的林强,此刻脸上挂着局促,还可耻的脸红了。

朱伟光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林强,这是孙美妍,我们以后的合作伙伴。”

林强背过身,小声问朱伟光:“光哥,你什么连对付周金坤的美人都准备好了?只是这么漂亮一美女,是不是有些可惜了?”

朱伟光不由得大笑,扫了孙美妍一眼,低声对林强说:“确实是用美人计,也是对付周金坤的。可是,她的工作内容是辅导你学习。我们已经用你的名义拿下了一块地,你以后可是监工,不懂专业知识怎么行?”

林强回忆起朱伟光微妙的眼神,这下才明白过来。原来朱伟光是让别人对自己使用美人计!

开完林强的玩笑,朱伟光又正色道:“你难得没有发现文婷婷经常晚上偷跑出去吗?我看到她上了周金坤的雅阁。”

“什么!她已经被骗过了,居然还随便上别人的车?”到底同是连山的人,林强对她是又同情又痛恨。

在东光打工的时候,她以为自己勾搭上了一名富商,被骗财骗色后才知道,那人就是游手好闲的流氓。最糟糕的是,她还被人甩了。

谁知道,她现在还不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