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操场表白

果不其然,没过两天,文婷婷便在吃饭的时候对大家宣布:“我找到工作了。”

她手中拿着筷子,看向李燕芳的时候眼里倒是盛满了温情:“李姨,这段时间多谢你的照顾,以后你有需要尽管找我。”

“大可不必。”朱伟光打断了她。他恨不得等周金坤的事情解决之后,这个女人就和他们家不再有丝毫的联系。

文婷婷瑟缩着扒了两口饭,不再说话。反正,她该说的已经说了,朱伟光不领情有什么办法。有了上一个男人的经验,文婷婷也知道这次周金坤找到她的目的并不单纯。

因为,他总是在打探朱伟光的事情。

待吃完饭收拾碗筷的时候,李燕芳刚巧接到了朱兴国的电话,便到了另外的房间与他说话。

这时,文婷婷鼓起勇气问朱伟光:“听说你之前想买地?你买地是想干什么?说不定我可以帮到你。”

朱伟光跟林强都抬起头看向文婷婷。

朱伟光眯着眼睛,说:“你不要高估你自己。你现在攀上的男人,我也知道,周金坤是吧?若不是他阻拦,我现在已经养殖鹌鹑了。”

说完,朱伟光又补充:“你要是在他那里没什么用处了,倒不如劝劝他来养,毕竟那玩意儿产量大,有利润。你要是帮他赚到钱,在周家有了地位,他肯定不会亏待你。”

“好。”文婷婷点点头,表示记下了,又将收拾好的碗筷拿到厨房去清洗。

这个年龄的文婷婷倒是好骗。不过因为她的贪婪,朱伟光对她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时间飞逝,安亿科技如朱伟光所料开始猛涨,汇入卡中的钱越来越多,他早已抛了海上梅林买入安亿科技,在元旦前夕他的资产已经高达七位数。

可是,让林强想不通的是,朱伟光二环以外的那块地,并没有用来养殖或者栽种植物,而是选择修建房屋。

一亩地可以建成六间房,他选择一楼建厂,二楼住宿,预算是18万。可惜1999年毕城的二环外还比较荒凉,周围是农田,土地,泥巴路,一点发达的迹象都没有。

倒是周金坤的鹌鹑养殖场发展得如火如荼,从一百亩地变成了一百五十亩,甚至还有扩建的迹象。

朱伟光并不着急,此时,他的心思都放在苏月樱的身上。

为了迎接千禧年的到来,毕城大学和艺术大学在2000年1月1日前一天晚上举行联欢晚会,所有的节目都在毕城大学的操场上举行。

宽阔的操场上容纳了数万人,学生们精心搭建的舞台完美耀眼,表演的节目也是一个接一个,从下午一直到了晚上。

本来,大家都有了倦意,但当苏月樱穿着异域的服饰,带着两队美女出场的时候,舞台下的欢呼与尖叫一阵接一阵。

朱伟光旁边的杨厉忍不住吐槽:“舞蹈是好看,就是有些费嗓子。”

柔软纤细的腰肢,在一个个动作转化之间显得分外夺目,也勾起了在场的人对86版《西游记》的回忆。她们跳的是《天竺少女》,灵动活泼又充满异域风情。

等这个节目结束之后,朱伟光打电话给林强:“都准备好了吗?”

林强站在学校未开发的偏僻角落,信誓旦旦地说:“好了,光哥,我已经清场了,保证安全又浪漫!”

“你办事,我放心。”

朱伟光说完就挂了电话,从人群中挤出去,打算到苏月樱的身边。

而这个时候苏月樱身边已经围了一群男人,对她各种嘘寒问暖。她披着一件厚实的粉色棉衣,美目瞪着面前这群男人,颇为恼怒,却又无可奈何。

王成拿着一束玫瑰,跑在了朱伟光的前面,还转过头,笑嘻嘻地冲他说:“朱伟光,你就这样空手去?难怪半年多了,还没有拿下苏月樱,你不行啊!”

看着王成手中那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朱伟光没有客气,直接快步跑上去,夺到了自己手里,还冲目瞪口呆地王成说:“谢谢啊。本来觉得送花太俗,可虽然俗,但确实醒目。”

穿过拥挤的人群,朱伟光一步步朝苏月樱靠近,最终解救了被围困的她。

“让一让,苏月樱是我女朋友。”他大声说着,拨开那群跟苍蝇似的男人,走到了苏月樱的面前。

苏月樱站在了他的身后,小声说:“你来啦。你什么时候让我做你女朋友了?”

女人和男人不同,朱伟光一直没有正式求爱过,在苏月樱心目中,他们还不算男女朋友。

人群中有耳尖的,听见苏月樱的话,便开始指着朱伟光嘲笑:“你充其量只算个追求者罢了,什么男朋友?滚一边去吧。”

“笑死我了,送一束花就是男朋友了?”

正赶上来的王成闻言,变得分外尴尬,嘀咕:“这些人一点浪漫细胞都没有。”

这其中,还有混进来的周金坤,他斜着嘴轻蔑地看着朱伟光,嘲笑:“原来你也不过如此啊。早知道我就不费那功夫整你了,不过谢谢你的建议,我的鹌鹑产业还不错。”

“是吗?你可不要高兴得太早。”朱伟光站在苏月樱的身前,挡住面前这些人的嘲笑。

可是,他的心头也有几分失落,他转过头问苏月樱:“那你觉得,我们算什么关系?”

苏月樱满脸无奈,她抓着衣角有几分纠结:“你不知道,我一直在等你表白吗?身边的朋友都说,你可能……只是玩玩而已。”

“怎么会?月樱,你不相信我吗?”朱伟光满脸认真,其他人的嘲笑他并不在意,他只在意苏月樱的心情而已。

苏月樱沉默着,犹豫着,只是紧紧抓着衣角。

朱伟光知道自己不能逼迫她,但是内心也安定了下来。他有把握,苏月樱不会拒绝他。

“好了,朱伟光,你站过来吧。咱们的苏女神啊,瞧不上你那束花。”

“就是,还以为自己是别人的守护神,到头来还不是跟我们一样。不对,他只是一个笑话。”

他话刚一落音,身边的几个男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这个时候苏月樱抬起头,不满地看着他们,大声说:“我愿意的。”

这下,那些人都笑不起来了。有人阴阳怪气地说:“也不过如此嘛,一束花就让她妥协了。肤浅的女人。”

朱伟光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打了个响指,问那人:“你怎么知道只有一束花?看好了,真正的表演就要开始了。”

他话刚说完,半空中“咻”的一声响,然后“砰”的一声,黄色的光点散开,化成紫、蓝、红、黄的烟花,操场上的人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苏月樱也不例外。

紧接着,烟花一束接着一束盛开,还散成了别有深意的字“苏月樱,我爱你”。

随着散开的字,朱伟光单膝下跪,看着感动得热泪盈眶的苏月樱,将手中盛放的玫瑰递向她:“苏月樱,我爱你,嫁给我,做我老婆好吗?”

他话还没有说完,苏月樱右眼中的泪就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她一手捂着嘴,一手接过花,在其他人或羡慕或嫉妒或怨恨的目光中回答:“我愿意!”

没有说做他女朋友,也没有说跟他在一起,而是嫁给他,苏月樱心中的不安已经消失,变成满满的安全感。

操场上围着看热闹的同学也忍不住起哄:“亲一个!亲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