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见家长

细腻柔软的嘴唇,带着丝丝清甜,鼻尖尽是栀子花的芳香,让人想再深入一些。

可是那一次的亲吻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苏月樱羞红着俏脸推开了他,柔荑抵在他的胸膛上,带在丝丝酥麻。

“别人都看着呢。”她小声说。

朱伟光喉结滚动:“没人的时候再给我亲。”

苏月樱却没有再回答。

2000年被誉为“千禧年”,做为21世纪的开端,这一年的交通、通讯、科技都有了极大的变化。

可是这一年牛市依旧在进行当中,朱伟光不愿意将股市的钱拿出来做其他投资。

他甚至觉得,修建房屋等待拆迁都太过于浪费时间。这些钱,应该花在能产生更大收益的地方。

好在林强愿意帮他当监工,加上有孙美妍这位香江求学归来的大美女坐镇,相信这个项目已经什么大问题。

毕城一二环的危房已经有了拆迁的迹象,柏油马路也开始越铺越宽,向着四周延伸,空地农田则越来越少。朱伟光的厂房刚建好,便有人要租,他只签了一年的合同。

因为股市没有太大的变动,他便将更多的时间花在了苏月樱跟家人的身上,毕竟只要牛市一结束,他就会忙碌起来,所以这一年他得好好陪陪他们。

等带着父母全国旅游回来之后,他又到苏月樱家里拜访。

那一天,他特地穿着裁剪合身的西装,对着镜子梳了梳短发,确认自己的装扮得体之后,才出了门,与苏月樱到火车北站汇合。

出门之前,父母特地叮嘱了他一翻,林强则是偷偷对他竖起来大拇指:“光哥,没有想到你穿上西装以后倒是人模狗样!”

朱伟光无奈地看了林强一眼:“不会夸人就不要说话。”

那个时候,从毕城回到宁县需要四个小时,等他们到宁县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了。

朱伟光特地买挑了水果,又买了两个礼盒,跟在苏月樱的身后。说实在的,他现在还有些紧张,等到苏月樱家门口的时候,他手心直冒汗。

苏月樱家是在老式的小区,一共有五楼,靠走路上楼,苏月樱家居三楼左向,而他们的对面则住着另一户人家。

她敲门之后,转过头看向朱伟光,见他神色认真,但双手微颤着,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又说:“平时见你不是挺能耐的吗?怎么这个时候紧张起来了?”

“你别笑话我,之前谁去我家不也是路上担心个没完,临到门口了,还想跑。我当时怎么对你说的?丑媳妇还是得见公婆,现在倒好,你不安慰我,反而还笑话起来了。”

听了朱伟光的话,苏月樱笑得更大声。

这时,她家的房门打开了,朱伟光立刻站得笔直,目不斜视,看起来正派极了。

却是苏月樱的妹妹苏星辰冒出个脑袋来,好奇地看着二人,询问道:“姐姐,什么事这样好笑?”

苏月樱掩嘴,眼中却是满满地笑意与欣喜。她回答:“没事。我笑你姐夫呢。”

苏月樱一边将门拉开,一边上下打量着朱伟光,与苏月樱相似的眼睛又大又圆,待确认在朱伟光身上挑不出什么毛病后,她才嘀咕:“爸还没有同意呢。”

具苏月樱所说,苏河州是一名中学老师,有些传统,对她们姐妹二人平时也很严厉,而母亲姜淑兰相比较之下则显得温柔很多。

四个人围坐在餐桌上,桌上有姜淑兰准备好的茶水、瓜子、香蕉、葡萄、荔枝。她正在厨房里切西瓜。

苏河洲右手中指轻敲着桌面,问朱伟光:“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苏伯父,我是毕城大学工商管理专业的学生,下学期就大三了。”朱伟光如实回答。

苏河洲点点头,喝了一口茶水:“好,大学生好哇。多点儿文化不吃亏。”

朱伟光见势,给他添了茶水。苏河洲看他的目光逐渐变为欣赏。

他语重心长地说:“我们家你也看见了,只勉强算得上是小康之家。我也不求月樱嫁的人大富大贵,但至少能养家、有责任、有担当。你这能做到吗?”

“能!”朱伟光肯定的回答,甚至心头还有些感动。上辈子,文婷婷的哥哥跟妈妈,张口闭口就是钱,还因此贬低他。没有想到,这辈子他居然能娶到苏月樱,她的家人也如此的通情达理。

苏月樱在一旁撑着小脸看向二人,显然有些害羞,但也骄傲地说:“我选的人能差吗?爸,这点小事你不用担心。”

“婚姻大事能小吗?”苏河洲颇为头疼的看了大女儿一眼。

这个时候,屋外又传来了敲门声,正无聊得嗑瓜子的苏星辰立马下了桌:“我去看看。”

一打开门,除了搬家电的工作人员指挥的声音,对面的曾姨也扯开了大嗓门,说:“淑兰啊,你出来看看!我家女婿给我家买冰箱了,你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啊,也可以拿东西来保鲜!”

单听这话,肯定会以为她是一个好心人,可惜她语气里止不住的得意还有超高的音量暴露了她真实的想法。她是在炫耀,赤果果的炫耀。

曾姨抬起下巴,颇为得意的看着苏星辰,心想,我家女儿比不过她家的,但是这女婿可不差。这不,连冰箱都送来了。

在这个年代,每个家庭都想拥有的“四大件”,就是彩电、冰箱、洗衣机、录音机。

当然,这些东西更新换代也很快,没有升值空间。

苏星辰见来人是她,嘀咕了一声:“无聊。”就想关门。

可是曾姨却是用她结实的手掌拉开了门,毫不客气地往里面瞧。

待看到朱伟光的时候,她嘴巴一翘,朝他奴了奴下巴,问苏星辰:“你家来客人了?那人我怎么没见过啊。”

苏星辰垮着一张脸,说:“这是我姐的男朋友。”

最后的五个字成功的挑起了曾姨的斗志,她忙问:“你姐男朋友是做什么的?”

尽管她想压低声音,但奈何她是大嗓门,朱伟光还是听见了。苏河洲宽慰朱伟光:“不要理她,那就是一个泼妇。”

“大学生。曾姨,你要是没事,我就关门了。”苏星辰说着,就想扒开曾姨的手。

曾姨抓得更紧了,又朝里面喊:“淑兰,淑兰,你出来啊!你别在家里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

连姜淑兰脾气这么好的人都受不了她,直接拿出一块西瓜直往她嘴里喂:“曾芳芳,你住嘴吧。”

“讨厌,又喊我这个名字。”曾姨一边不满地说着,一边躲过西瓜,再从姜淑兰手中把西瓜顺了过去。

瞧了朱伟光一眼,她满脸戏谑,冲姜淑兰挑衅道:“淑兰,你的女婿,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