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佳人在怀

被这大嗓门一喊,连朱伟光与苏月樱也忍不住转头看向了门外。

苏月樱懊恼地冲姜淑兰说:“妈,把门关了吧,我看曾姨就是没事找事。”

“哎,你这丫头怎么说话啊。曾姨也是为了你好,大学生怎么啦?虽然包分配工作,但分配的工作也不一定好啊,像你这么漂亮,完全可以找个条件更好的!”

这曾姨使劲扒着门,越来越兴奋了:“像我们家艳儿找的,知道人家做什么的吗?钢铁厂的老板,有钱!这次除了电视机,像洗衣机、冰箱啊,都给买了。我家的电视机还能用,就不用换新的了。”

爱攀比的人就跟细菌似的,无处不在。朱伟光虽不想理会,但做为人家女婿,万万没有被隔壁女婿比下去的道理。

他站起身来,苏月樱伸出白皙柔软的小手拉了拉他的衣角:“别理她。”

朱伟光拍了拍苏月樱的手背,似是安慰。接着,他凑近她耳边低声说:“你忘了?我说过,明天还要给你家送一份大礼。”

说完,他又朝门口得意洋洋的曾姨走去:“你家女婿不行啊,开钢铁厂赚了钱,连电视机都不肯给你买。”

曾姨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朱伟光:“别的不说,就说你洗衣机、冰箱买得起吗?”

“都在路上了。别说洗衣机、冰箱,我连彩电、空调也买了,不贵,这些加起来也就5万吧。”相对于曾姨的暴躁,朱伟光显得淡然很多。

苏星辰瞧着颇为赞赏,还真有自家人的气质,不过他一个大学生真的能买得起这些家电吗?

除了苏月樱,其他苏家人持怀疑的态度,而曾姨是根本不信:“你还没有毕业的大学生,哪里来的钱买这些东西?吹牛吧你,你的这些东西什么时候能到?”

“明天下午。到时候你再来看吧,现在可以回去安装你家冰箱了,小心工人给碰坏。”

一听朱伟光的话,曾姨跟被踩尾巴的猫似的,忙转身朝自家去了,还不忘提醒朱伟光:“我明天再来看看。”

紧接着,她又对工作人员说:“小心点儿,小心点儿,别有什么磕碰,这东西可贵了。”

苏星辰顿时松懈下来,利索的关上门,慵懒的靠在门上,面朝众人,说:“总算清净了。”

“后背挺直!”苏河洲严厉的声音传来。

苏星辰撇了撇嘴,站直了身子,却冲朱伟光莫名笑了笑:“这下你麻烦了。”

果然,她话刚落音,苏河洲就开始对苏月樱说:“还记得我怎么教你们的吗?不妄语,要说到做到,你是不是全忘了?”

苏河洲说这话的时候,却是看了朱伟光好几眼,显然这些话都是说给他听的。

苏月樱回复他的时候,语气里有几分委屈:“我一直记得。爸,你应该相信朱伟光,他确实买得起。”

苏河洲冷笑一声,看着朱伟光,却是对苏月樱说:“他是连山上的农村人,还在读大学,哪里来的钱买?”

朱伟光想告诉他自己有炒股,可是苏月樱却偷偷对他摇头,使了眼色。朱伟光这下是有苦不能言,舍不得自己未来的媳妇儿受苦,只有乖乖坐到苏月樱的左手边直视着苏河洲:“爸,你有话对我直说吧。”

苏河洲倒是没有客气,把朱伟光整整教训了四十分钟,期间口渴还是朱伟光给他添的茶。

最后姜淑兰看不下去了,拿给苏河洲一块西瓜,瞪了他一眼:“好了,吃瓜吧。小朱第一次来,你不要吓着人家。”

“不会。”朱伟光冲姜淑兰笑了笑。虽然是有些厌烦苏河洲的说教,但苏河洲是为了苏月樱好,他没有什么好计较的。

苏河洲接过西瓜,兴许是说够了,颇为满意地看了朱伟光一眼:“你倒是比我这个小女儿有耐心。其实,这点小事儿,也算不得什么毛病,以后注意就是了。”

“好,苏伯父。”朱伟光没有多言,他只想逃离苏河洲的魔音。

他用抽烟的借口,出了苏家的门,给李岩松打电话,让他明天派人送家电过来。

李岩松虽然一直声称自己是小商贩,家里只有几亩地,然后就被迫掺和进了朱伟光与周金坤的恩怨里。可事实上,他是整个毕城的家电总代理,帮朱伟光搞来这些家电,也很容易。

其实,朱伟光是给苏家准备了一份大礼,那就是县城新修小区的一套住房,现在的价格也才2万2而已,放在那里就可以升值,很符合朱伟光实用的心理。

可惜被曾姨一打岔,他只得换成家电了,不过那套房还是可以写上苏月樱的名字。

吃过晚饭之后,苏月樱便借口带朱伟光熟悉环境,出了家门,逃离父母的唠叨。

走在路上,苏月樱提醒朱伟光说:“我爸不喜欢赌博的人,对他来说炒股也算赌博,所以,你不要在他面前提你炒股的事。”

“我明白了,不会再提,你放心。”

朱伟光跟苏月樱牵着手,一晃一晃的,很悠闲,跟所有的情侣一样。

苏月樱的手指纤细白嫩,又柔柔软软,朱伟光忍不住,在她的掌心捏了捏。

她抬起头,那双琉璃似的美目望着朱伟光,浅浅地笑:“今天辛苦你了,我爸就是那个脾气,你不要放在心上。”

“是有点辛苦,苏伯父说话太犀利了。你是不是应该犒劳我一下?”朱伟光说这话的时候,紧盯着苏月樱的樱唇。

看着苏月樱迷惑的神情,朱伟光没有忍住,一笑,又低下头噙住了她的唇。

朱伟光轻轻咬了咬她的下唇,又怕疼到她,只觉十分难忍,只有靠着舌尖的温热清甜来蒙蔽自己。

朱伟光将她搂在怀中,又在她耳边低语:“真想吃了你。”

“朱伟光,你不是人。”苏月樱小声抗议。

“等结婚以后你就知道了。”朱伟光脸上笑意又变得古怪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