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炒股的事暴露了

第二天一大早,曾姨便敲开苏家门喜滋滋地问:“电视呢?空调呢?送来了吗?”

“我说曾姨,这才一大早,装家电的还没有上班呢,你怎么就来了。”苏星辰看到她,一个头两个大,恨不得立刻关上门,远离她。

曾姨冲她挤了挤眼,又从塑料袋中抓一把瓜子递向她:“我这不是好心,帮你姐姐验证一下,看他撒谎没有?”

“谢谢曾姨,我不吃。”苏星辰拒绝了她的好意,又趁曾姨咳瓜子的间隙将门给关上了。

曾姨将门敲得“咚咚”响,嘴上嚷着:“我这是关心你们家,你这丫头!”

苏星辰并没有理会,想着只等着姐姐跟姐夫一走,这曾姨也就消停了。

之前李岩松告诉朱伟光,家电中午就能运送过来,可都是下午两点了,东西还没有运送到位的迹象,朱伟光便走出苏家去给李岩松打电话。

他打电话的时候,正巧被眼尖的曾姨瞧见了。

曾姨立马吐掉嘴里的瓜子壳,扯着嗓子问:“哟,这不是月樱的男朋友吗?你吹牛买的东西呢?”

电话另一头李岩松告诉朱伟光,按道理说,应该到了,他得先挂断电话问问那边是不是出了什么情况。

朱伟光将手机握着手里,从四楼的楼梯上走下来,对曾姨说:“在路上了,你别心急,到时候给你开开眼。”

“嚯,说得倒跟真的一样。”曾姨靠在门框上,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盯着朱伟光,眼里满是嘲讽。

很快,李岩松的电话又了打过来,原来,皮卡车在运货的过程中出故障了,正在维修。

“他们就不会换一辆吗?”朱伟光问道。早期的皮卡车减震漏油的问题经常出现,还挺耽误事儿。

“那车可是他们的宝贝,得守着修好再送过来。”

“那得多久?等他们送过来黄花菜都凉了,你把地址告诉我,我过去想办法。”

李岩松又将皮卡车所在位置告诉了朱伟光,末了又问:“用不着这样急吧?”

朱伟光忙着得到苏家人的认可,当然急了,当下就挂断电话,敲开门对苏星辰说了缘由,匆匆往皮卡车的位置去了。幸好皮卡车已经到了宁县。

曾姨将瓜子仁吃进了嘴里,忙道:“用不着这样急吧?月樱,月樱,你男朋友跑了!”

苏星辰横了曾姨一眼,说:“曾姨,你不要太过分。别人是取家电去了,你怎么还造谣?”

“造谣?星辰,你这就不对了,曾姨也是为了你姐姐好,你看啊,曾姨一试,就试出来这小子不但没钱,还爱说大话,这下好了,他还跑了!我这是在帮你姐姐!”曾姨看热闹不嫌事大,只想姜淑兰一家承认自家女婿比不上她家的。

她撅了撅嘴,将瓜子收起来,兴冲冲地说:“买那些家电少说三四万,他一个大学生哪里买得起?我看啊,他就是花言巧语哄骗你姐姐,现在食言了,不好意思待在你家,灰溜溜的走了。”

说着,曾姨还摇摇头,颇为惋惜的样子,末了,又补充:“他今天要是带着家电回来,我曾芳芳跟你妈姓。”

这个时候,在苏星辰身边冷着脸一言不发的苏月樱,冷冰冰地看着她:“这是你说的?”

“我说的。月樱啊,你也别太难过,像我们家艳儿,找个有钱人嫁了得了。”

“你等着吧。”苏月樱说完这话便关上了门。

苏星辰叹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问苏月樱:“姐,他会回来吧?”

苏月樱点了点头,脸上又浮现一抹笑:“我相信他。”

曾姨简直比苏家两姐妹还着急,站在门口站了一整天,眼见着天黑了,她又打算去敲苏家的门。

这个时候,楼下传来了一群人说话的声音。

“慢点,楼道有点儿黑。”

“带路人把手电筒打上,别怕,走得快省力。”

声音越来越近,曾姨看到了消失一下午的朱伟光。

他走在最前面,打着手电筒,指挥着身后搬家电的工作人员,他的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染上了黑色的印迹。

“真……真回来啦?”曾姨下巴都惊掉了。这苏家的女婿出手也太阔绰了吧?她那开钢铁厂的女婿都舍不得给她买彩电,这人,居然给苏家把家电都置办齐全了!

带着人上了三楼,朱伟光朝曾姨笑笑:“曾姨,开眼了吗?”

曾姨摸摸鼻子,转过头,装作满脸不在乎的样子:“还行吧。”

朱伟光敲开苏家的门,苏星辰欣喜地看着他,朝屋内喊:“姐!你男朋友回来啦!”

“星辰啊,你长话短说,喊姐夫成不?”朱伟光打着商量。

还不等她回答,苏月樱便出现在了门口,见朱伟光脸上沾了黑色的印迹,便用毛巾沾着温水给他擦拭干净。

一名工作人员抬着松下背投51寸的彩电进了门,又在朱伟光的指示下将彩电放在了合适的位置。

接着,更后面的工作人员抬着空调跟着进屋。

看着那电视,苏星辰眼里闪过惊喜:“哇,姐夫,你居然给我们买的液晶电视,你也太破费了吧?”

“都是小事。”朱伟光笑笑。他还得带人下去将冰箱、洗衣机搬上来。

曾姨看得傻眼,苏星辰趁机调侃她:“曾姨,之前怎么说来着?跟我妈姓,那以后不得叫姜芳芳了?”

姜淑兰轻轻拍了拍苏星辰的肩膀:“没大没小,你得叫曾姨。”

“她欺负姐夫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话?”

“她啊,就是女儿嫁出去了,一个人在家里闲着无聊。你不用理她。”

苏星辰懊恼地看了自家母亲一眼:“妈,你脾气也太好了。”

曾姨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她们的话她全听见了。

想了想,曾姨对苏星辰说:“之前是曾姨不对,曾姨给你,还有你姐姐、姐夫赔个不是,你就不计较了,曾姨啊,就是年纪大了,想找人说说话。”

“我才不信呢。”苏星辰轻哼一声,转过了身,去看自己家的彩电。

苏河洲却并不高兴,他问苏月樱:“小朱这些钱哪儿来的?”

苏月樱正想说做生意得来的,苏星辰却心直口快,忙说:“爸,你这就不知道了吧。姐夫他,还炒股呢。我本来以为他只是几千块钱小打小闹,谁知道啊,他居然还能买得上家电。”

之前这对姐妹聊天的时候,苏月樱将朱伟光炒股的事告诉了苏星辰,并让她保密。

可惜,她没有想到,自己忍不住告诉了苏星辰,苏星辰也没有忍住,告诉了父亲。

苏月樱心中一慌,苏河洲的脸果不其然地沉了下来:“炒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