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对赌

歌舞厅里打着红黄绿的灯光,昏暗而又奢靡。

舞池里站满了跳舞的男女,一对对随着音响里的歌曲晃动着身体。赵文琪与樊程也在其中。

“抱歉……”赵文琪说着,将脚收回。

这已经是她第三次踩中樊程的脚。

樊程脸色有一丝僵硬,但还是说:“没事。”

赵文琪眼底藏笑,装作满脸歉意:“父母管得严,一直不让我来这种地方。舞技有点生疏,别介意。”

“那我们换个地方聊吧?”樊程打着商量。他实在不想被赵文琪踩了。

“好啊。母亲已经帮我注册好了投资公司,做为踩到你的补偿,我决定跟你签合同。”赵文琪说着,将樊程带到了卡座旁。

二人对坐着,赵文琪又叫了一打小啤酒。

樊程心里隐隐有些激动,等这合同签了,他拿到投资,那孙家姐弟就再也不敢在他面前嚣张。

服务员帮忙开酒倒上。

二人碰了杯,赵文琪问他:“确定服装城今年能上市?”

“确定!为了这一次上市,我们已经筹备两年。你要的原始股是没有问题的。”樊程回到。

“是吗?”

赵文琪笑,接着说:“父母怕我没有投资经验,这次对赌也是他们提的。也希望你不要介意。”

“好说。相信这一次的投资赵小姐不会失望,只要等公司上市,你的原始股肯定会成倍的增长。”

樊程也笑着,又跟赵文琪喝了一杯。

这次的对赌协议内容是:赵文琪投资5000万,获得沿港服装城3年纯利润20%的分红,加上20%的原始股,当然这是建立在公司今年上市的条件上。

如果公司没有上市,那么樊程就得把自己手上25%的股份全部给赵文琪。

之前,为了与孙家姐弟争夺公司控制权,在监狱里的樊卓将20%的股份转让给了他,只留下1%的股份。

樊程手上总共只有25%的股份,可他有信心,今年服装城一定能上市。

但是,当赵文琪试探着想在歌舞厅里将合同签了的时候,樊程还是犹豫了:“我没有把我印章带出来。赵小姐明天来公司总部?顺便看看公司运营情况如何?”

“原来,樊总也不是很有诚意啊。”赵文琪脸色立马变得不好看了。

樊程还是打着哈哈:“赵小姐肯给我面子,是我樊某人的荣幸,只是这里确实不适合谈事情。”

其实,他心里想着,还是再跟樊越确认一下,如果没有问题再签合同。

赵文琪没有勉强,她还是得今天把合同签了,以免夜长梦多。

“我上个洗手间。”她说着,起身,拿着包朝卫生间走去。

舞池里有一名妖娆的美女,见她走之前看了自己一眼,也忙跟着过去了。

赵文琪双手抱胸,满脸严肃地看着美女:“芳芳,待会儿回去的时候,你故意撞他一下,然后给他敬酒赔不是。今天,还非得把他灌醉不可!”

“好,这事儿我擅长。”芳芳笑说,媚眼上翘,分外勾人。

“那你先过去吧。”赵文琪说。

等她走后,赵文琪又给朱伟光打了电话,让他们想办法拿到樊程的公章。

听到她的话,电话那头的人自然知道,她今天怕是要成事了。

等赵文琪回去时,芳芳真跟樊程喝得火热。

她打趣说:“樊总真是有魅力,我才走一会儿的功夫,又有佳人来陪你喝酒了。”

芳芳一副不屑的模样,还指着她,问樊程:“她是谁啊?我不过撞到你敬酒赔不是,怎么还吃起醋来?”

樊程见二人因为自己争风吃醋,笑着打圆场:“赵小姐,你不要误会。她只是刚认识的一个朋友。”

“刚认识的朋友,你就只跟她喝酒,不跟我喝?”

赵文琪坐在他的对面,给他倒了一杯酒,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樊程也不好拒绝,立马喝了,笑说:“这下,赵小姐满意了吧?”

芳芳径直坐在了樊程的旁边,挨着他,赌气说:“你跟你这个赵小姐只喝啤酒多不过瘾,咱们来点白的吧?”

看着芳芳饱满的身材,樊程眼里有一丝欲望,没有拒绝。

两个美人陪着自己喝酒,何乐而不为,等把她们都喝醉了……嘿嘿……

樊程的小心思,在场的两个女人哪里不知道,相视一笑,又开始争锋相对起来。

这酒,樊程不喝也得喝了。

喝得他忘了,赵文琪从哪里拿出来的对赌协议以及一系列合同。

喝得他忘了,自己什么时候签下了名字,甚至盖上了自己的印章!

印章?等樊程醉酒醒来的时候,芳芳已经不见了。

赵文琪还是跟之前一样,坐在他的对面,笑眯眯地拿着合同。

此时,舞厅内已经开始清场,四处的灯都开了,明晃晃的一片。

他按着额头,拿起自己的私人印章看了又看,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我怎么把印章给拿出来了?”

“我也不知道。”赵文琪摊摊手。

这两个娘们儿,怎么比他还能喝?樊程有些气急败坏,果然酒色误事。

赵文琪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反正已经签了合同,我会按照约定,在这两天把钱转进你们公司的对公账户。”

樊程则拿着合同,念起赵文琪公司的名字:“国方资本。”

“公司你可以查的,2个亿的注册资本。”赵文琪说着,将一份合同放进了包包里,给樊程留了一份。

上面的内容倒是只字未改,不过,樊程的心头还是涌起不安。

赵文琪见他皱着眉头的样子,则是生气了:“怎么?当初是樊总拉着我想投资的?现在反倒不情愿?”

“不是这个意思。”樊程不愿意得罪投资人,只得压下心底的疑惑,反而讨好赵文琪。

赵文琪目标达成,倒是不愿意再跟他多纠缠,很快就离开了歌舞厅。

拿着合同回到孙家别墅,赵文琪笑得合不拢嘴,问朱伟光:“这下,我是不是完成了朱总的考验?”

“很不错。”朱伟光接过她递来的合同,认真看着。

孙美妍拍了拍孙俊茂的肩膀:“这下,就靠弟弟你了。”

孙俊茂咧嘴一笑,对她说:“放心,姐。樊家对财务报告虚假记载的证据,已经在我手上。”

“今年上不了市,也算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了。不过,为了把樊家赶出沿港服装城,也只有破釜沉舟。”孙美妍显然没有弟弟那么高兴。

孙俊茂宽慰道:“放心,姐姐,有我。”

朱伟光看完合同,又让赵文琪把东西收好,说:“来年,我就是你们的新股东。”

孙俊茂朝他伸出手,郑重道:“光哥,欢迎你的加入。”

两人双手紧握,显然对未来的发展有很大的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