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朱伟光,你留级了

等朱伟光再次回到毕城的时候,已是九月初。

毕城大学已经开学6天。

这次,他从火车北站出来的时候,一股热浪袭来,这正是一天最热的时候,下午3点。

苏月樱正站在外面等他,一条方领雪纺碎花连衣裙,让她显得更为甜美。

她手中拿着两杯西瓜汁,满脸期待之色,直往里面瞧。

等到朱伟光出来的时候,她喊着他的名字,挥动右手上的西瓜汁,满脸的喜悦。

朱伟光看着她也笑,漠然的眼神顿时温柔了不少。

三步并作两步,朱伟光向她走来,她也尽量上前,最后二人走到了一起。

朱伟光手里拿着箱子,苏月樱则把吸管插进了另一杯没有开封的西瓜汁,一边走着,一边将吸管往他嘴边递。

清凉甘甜的西瓜汁让夏日的燥热顿时减去不少,朱伟光吸了两口,发出满足的喟叹。

他一边走着,一边问苏月樱:“是不是等了很久?”

“没有,就半个小时吧。比起你一去一个多月,这也不算什么。”苏月樱埋着头,也喝了一口西瓜汁。

朱伟光笑,用手肘撞了撞她:“这么想我?还算着我走后的日子。”

苏月樱瞪了他一眼,美目浮现出一丝懊恼:“以后都不想你了。”

“别啊。”看着苏月樱气呼呼地朝前快走了两步,朱伟光连忙跟上。

他站在苏月樱的左手边,言语里带着一丝讨好:“这是谁家的老婆,这么漂亮,连生气都好可爱。想亲一口。”

说着,他真亲了上去。

“外面这么多人,你又耍流氓!”

苏月樱朝四周看了一眼,见真有人好奇地看着他们这一对,顿时就离朱伟光远了一步。

朱伟光伸出右手,做投降状,承诺道:“好好好,我不亲你了。不在外面耍流氓,回去再跟我老婆耍流氓。”

说得苏月樱又脸红了,含羞带怯地瞪了他一眼,逗得朱伟光哈哈大笑。

苏月樱轻哼一声,说:“你就高兴吧,回去就知道了。等着爸妈念叨你吧,你上学期经常不去学校,你们辅导员已经打过电话了。”

“她说什么了?”朱伟光脸色终于变得正经起来。

苏月樱将西瓜汁递到他的嘴边,语气充满同情:“朱伟光同学,你留级了。”

“我去。”朱伟光西瓜汁也不喝了。这辅导员,真不留情。

明明知道他干大事去了,还让他留级,冤枉。

苏月樱宽慰道:“她也是为了你好,毕竟学业也很重要。”

停顿片刻,苏月樱又朝他笑了,骄傲地说:“当然啦,老公这么棒,能不能拿到毕业证都没有关系。”

朱伟光想了想,说:“既然我是大三下学期没怎么上课,那明年再去把下学期补上就好。”

苏月樱点了点头:“也行。那我就先毕业一步啦!”

说着,苏月樱冲朱伟光笑,笑容里有着幸灾乐祸,也有着幸福快乐。

她现在已经大四,可以准备实习。

朱伟光难得闲下来,每天除了监管蔚锦新城的项目,就是陪着家人。

之前建在二环附件的厂房,已经被他卖给了另外的开发商,却是一分钱没要,只要10套房。

他准备休整两个月再到北城去。比起建房,他还有更好的主意。

之前被刺伤的花臂男人,已经出院,樊卓还赔了他六十万,足够他与刘二疤做些小生意。

而樊家的事,只需要静待结果就行了。

朱伟光把赵文琪留在了沿港,监视着樊家,顺便给孙家姐弟帮忙。

孙美妍则是要过一段时间再来毕城,帮朱伟光监管蔚锦新城的进度。之前是利用她让林强学习,现在反倒要用林强来把她套回来。

看着林强一副傻乎乎的模样,朱伟光不知道,这小子是什么运气,竟然让孙大美女动了凡心。

朱伟光已经跟仁者无敌建立了联系,等到北城之后,仁者无敌会接待他。

这次北上,朱伟光决定带上林强,让孙美妍坚守阵地。

在临去北城的前一晚,朱伟光照常洗了澡,回到房间时,却发现漆黑的一片。

他正摸索着灯的开关。

一双温热的柔荑蒙上了他的眼睛。

苏月樱语调有几分害羞:“不知道你这次要去多久,我特地给你给你准备了一支舞。”

接着,她又踮起脚,偷偷对着他耳朵说:“不许在外面找其他狐狸精。”

“知道了,老婆大人。”朱伟光失笑道。

蒙着眼睛的那双柔荑缓缓松开,不久,灯亮了。

朱伟光转过身,却见自家老婆穿着肚皮舞的服装。

露脐小上装上缀着流苏,腰带镶有亮片,下面是一条低腰裙,大红色的服装衬得苏月樱皮肤更白。

往日温柔的茉莉花,在今日变成了热情的红玫瑰。

朱伟光半躺在床头,而苏月樱就在床尾的那片空地上翩翩起舞。

随着音乐声,苏月樱的舞姿时而优雅稳重,时而俏皮轻快。

朱伟光的目光却更多的停留在她的腰上,跟那一双媚眼间。

苏月樱,举手投足间透着一种无声的魅惑。

幸而,这一次的她较往常放得开,滋味美妙的一夜,自是不必细说。

这导致坐在火车上了,朱伟光还在想老婆。

看着暂时还是单身狗的林强,朱伟光感慨:“小别胜新婚,古人诚不欺我。”

林强投来怨念的一眼:“光哥,我知道你有文化,别臭显摆。”

“唉,强子,多跟孙美妍学学。不然,我以后想在你面前显摆我不但有文化,我还有老婆,你都只能听出前一种意思。”朱伟光失望地摇摇头。

林强双手环胸,生气地撇了朱伟光一眼:“我最近还学了一个新词,适可而止。”

见林强如此反常,没有拍自己马屁。

朱伟光笑着揽过林强的肩:“哎,兄弟,你今天是怎么了?”

“他们说我是你的狗腿子。”林强说着,有些恼怒地看了朱伟光一眼。

朱伟光开导他:“他们是嫉妒你。换一个人坐到你这位置,别说什么狗腿子了,让他认我做爷爷,他都愿意。”

林强点头,顿时悟了:“我明白了,光哥。他们是想抢我马屁精的位置。”

朱伟光现在都不忍心告诉他,他拍马屁的技术,只想让人炒他鱿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