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狐假虎威

毕城离北城需要30个小时的火车车程,两人坐了五站之后,换成了卧铺。

树木、山丘从眼前匆匆而过,而后风景变成了平地,还有现代化的建设。

离北城越近,便越繁华。

林强低着头,眼睛巴在窗户上,对朱伟光说:“光哥,你看这里,比东光还大!”

“等下车了,你慢慢看。”朱伟光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袋下,正在闭目养神。

他们是在北城西站下的火车,靠近西三环,正好离目的地很近,坐出租车十五分钟就到了。

高大的格利亚酒店坐落在江边,外墙上雕有精致的动物图案,林强与朱伟光各自背着一个黑色背包。

林强站在酒店门口,停下了脚步,只觉得自己和这里格格不入:“光哥,你确定你那个朋友是酒店老板?”

“是格利亚,对面有条江,没有错。”朱伟光步履稳健,走到了林强的前面。

林强连忙跟上,问:“这么土豪的朋友,你是从哪儿认识的?”

“网友,之前一起炒股。”朱伟光也没有想到,仁者无敌居然是北城人,家里在做酒店生意。

仁者无敌的真名,叫做王仁。

听到朱伟光的话,林强心里踏实了,跟着他进了酒店。

酒店里摆满了艺术品,沙发也都是真皮制作,璀璨的水晶灯发出耀眼的光,一派富丽堂皇的景象。

林强左右张望着,一脸新奇,而朱伟光径直朝吧台走去。

吧台后面站了两名前台,皆是身材高挑的美女。

她们穿着黑色直筒短裙,脸上画着精致的妆。

其中那一名狐狸眼的美女,见林强一副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面上带着讥笑。

朱伟光对她们说:“请帮我联系一下王总,我找他。”

“稍等。”看着亲和的圆脸美女拿起座机,正准备拨打。

“啪!”狐狸眼一巴掌就给她把座机按了回去,皱着眉,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不就是两个乡下来的土包子,你还真帮他找王总啊!”

“琳姐,我只是想给王总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圆脸美女争辩道。

狐狸眼撇了她一眼,又抬起下巴,趾高气昂地指着林强,对朱伟光说:“你们两个土里土气的,怎么会认识王总?走吧,王总不会见你们的。”

狐狸眼说着,脸上又挂起讥讽地笑容,没有一点掩饰。

朱伟光冷笑了一声,问她:“你可以代替你们老板做主意?”

狐狸眼瞥了他一眼,抬着下巴:“关你什么事儿?反正我是不会帮你给王总通话。”

狐狸眼笑了两声,分外得意道:“你有本事儿,自己给王总打电话啊。”

“只希望我这电话打了你不要后悔。”朱伟光最后提醒她。

谁知,这狐狸眼看到他拿出手机后,反而“切”了一声,讥笑之意更盛:“装模作样。你这种人啊,和王总是天差地别,你要是能打通王总的电话,我就一件衣服也不穿,围着三环跑一圈!”

林强原本没有听到他们说什么,只是顾着参观了,但是狐狸眼的眼神总是地跟着他转,他便也看过来了。

这才看到,这狐狸眼居然狐假虎威,一听她这话,林强便也站在了吧台前,对她说:“这话可是你说的,不要后悔啊。”

“有什么好后悔的?未必他真能打通?”狐狸眼还是那副高傲的模样。

只是,朱伟光这边真的打通了。

“老王,我到酒店了。我就在前台这边等你。”朱伟光跟电话那头说着话。

而狐狸眼却是不信,反而指着他说:“装模作样,我看你们还是早点走吧,不要在这里影响我们酒店的生意。”

她在酒店已经呆了一年,知道王仁每次来的朋友非富即贵,怎么可能认识面前这两个背着黑包,穿着普通的男人?

王仁回话后,也听到了狐狸眼的声音,便对朱伟光说:“隐先生,您不用挂电话,我马上下来了。我听听员工在说什么。”

“好。”朱伟光回答的时候,冷漠地看了狐狸眼一眼。

狐狸眼偏不知死活,还嘲讽朱伟光说:“喂,我说你,戏也演完了,手机可以放下了走了吧?”

朱伟光不想与她多纠缠,只说:“王总说他马上到。”

“吹,你就吹牛吧。”狐狸眼再上下打量了二人一眼,歪起嘴角,满目不屑。

林强也不甘示弱的打量了回去,嘴上说:“看你身材还过得去,跑三环的时候,记得叫我来围观。”

“凭你们两个可能认识王总吗?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狐狸眼的那股得意劲儿,就恨不得把屁股翘到天上。

她正准备继续嘲讽的时候,却看到王总真的下楼了,还朝着这个方向快步走来。

她看到她那42岁的王总,竟尊称面前的男人为“先生”,便知道自己完了。

跟朱伟光问好之后,王仁拿着自己的诺基亚,对狐狸眼说:“你的话,我都听见了,去财务领工资,以后就不用来了。”

“王总……”狐狸眼还想争辩着什么,却见王仁的脸色沉下来了。

他呵斥:“对待贵客,你居然是这种态度!没脑子!给我丢脸!不滚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狐狸眼咬着红唇,被吼声吓得有了泪意。

林强见势,更是说:“刚才你说,要是我们认识王总,你就啥都不穿,围三环跑一圈,你还记得吧?”

“我没有,我没有说过,王总……”狐狸眼满脸哀求之意。

可惜王仁却看都不想看她,问圆脸美女说:“她说过吗?”

见圆脸美女有着犹豫之色,王仁脸上有了愠怒:“怎么?你也不想干了!”

“说过……”圆脸美女埋着头,轻声说。

王仁双手叉腰,显然没有想到自己的员工会这么狂妄。

他说:“好啊!你明天跑了再来拿工资!要是不跑,你以后就不用在北城混了!”

狐狸眼转过来求朱伟光,朱伟光却不为所动。

这种狐假虎威的人,不值得同情。

当天,王仁给二人安排了最好的两间房,还让他们想住多久住多久。

夜里两点的时候,王仁突然给朱伟光打了一个电话。

原来,是狐狸眼决定这个点啥也不穿,去围着三环跑一圈,因为这个时候的人比较少。

朱伟光叫上了林强,二人一起去看热闹。

司机开着车,王仁坐在副驾驶上,而朱伟光与林强坐在后面,就看到狐狸眼一边哭一边跑。

她双手不知道蒙着哪个部位好,也只好蒙着脸。

这一夜之后,她再也没有脸在北城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