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神秘人

江晨拖着鼻青脸肿的黄毛走了过来,江晨看看了在地上打滚的绿毛。

“这就完事了?”

“你下手挺狠呐。”

我看着黄毛笑着对江晨说。

“我一开始发现他是土元力,我还想拿他练练手的,结果太失望了。”

江晨放下黄毛,拍了拍手.“林哥,你这边解决了?”

“嗯哼。”

“那应该怎么解决他们两个人呢?”

“你来吧。”

“好嘞”

说着江晨撸起袖子,做样就要打他们。

“大。。锅。。偶们。。戳了,你就放我们一马吧”,在地上躺着的黄毛捂着脸,含糊不清得说。

“别怕,不打你,兽元交出来。”

江晨弯下腰,把手伸到黄毛跟前。

“偶这就交,这就交。”

“你的呢?”

江晨又转头问绿毛。

绿毛连滚带爬的坐起来,将赛符拿出,递给江晨,江晨接过赛符,右手掐诀,左手中便出现一枚枚大大小小的圆球,这就是存在赛符内的兽元,而这些口诀,在我们进入环境之前都学习过。

“还要继续吗?”江晨看着他,将手里的赛符晃晃。“你们已经被淘汰了,是我来还是你们自己来?”

“偶们知己来。”

绿毛扶起黄毛,看了看我们两个说。

“后会有期。”

他们将手中的赛符撕碎,顿时两人就化为幻影消失了。

“他们被淘汰了,拿去。”

江晨看二人走了转过头对旁边站着的一群孩子说,他准备将手中的兽元递给他们。

“慢着。”

我挡住江晨伸出去的手,江晨愣了一下,随即将手缩了回去。

“你们三个,也被淘汰了,下次再来吧。”

我看着眼前的三个孩子说。

“为什么。”小女孩儿委屈的看着我。

“你们没有能力。”

我摇了摇头。

“我们明明凑齐了,只不过被抢了而已!”

小胖子急切的说,“那如果你们没有遇到我们呢?你们能打得过他们两个吗?”

我转头盯着小胖子说。

听到我这么说,小女孩低下头啜泣了起来。

“我不是不想让你们晋级,就算你们晋级之后,第二部分个人能力作战你们能过吗?”

我仍然是一脸严肃。

我说到这里,他们就对视一下,低下头没有说话了,我沉默了一下,继续说。

“如果你们有什么迫不得已的事情不得不来参加这件事,你可以出去找我们,我叫林鼬,他叫江晨。”

他们点点头,小胖子先开口了。

“我叫巩大山。”

“我叫洪忠林”,“我叫梦怡”随后剩下的两个小孩儿也开口了。

“我记住你们了,出去之后有什么事情记得来找我们。”我点点头回答他们。

随后他们便也撕了自己的赛符,变成幻影消失了。

“林哥为什么不让他们过。”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江晨凑了过来。

“因为他们还太小了。”

“林哥你不也看起来才17岁吗?”

“那也是很有区别滴。”

“哦?什么区别?林哥该不会是想拿这些兽元吧?”

江晨笑嘻嘻的说,“唉,行了行了,这些兽元你带着,等我们出去的时候你给刚刚那些人带上。”

按照规定,只要是晋级的人,都可以带走从环境中获得的兽元。

“不要?那你们看我怎么样。”

就在我们二人说话的时候,从我们前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谁?”

我和江晨同时开口,“我是一个路过的猎人。”

从我们前方的阴影处慢慢走出一个人,这个身上是一件破烂不堪的灰色大袍,戴着斗笠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是他出来时,我感觉到我的心脏慢了一拍。

来着不善。

但是听到猎人两个字我想起我自己,多少也算是个猎人。

“既然都是猎.....”我刚准备开口,却发现嗓子像是被什么堵住一样,心脏猛跳,浑身颤抖。

他慢慢抬起头,我看见了他的眼睛,浑身开始颤抖起来,这个眼睛,和我梦里面的眼睛一模一样!这怎么可能是人的眼睛!

我不是他的对手,快跑!

我从来都没有感觉到这么恐惧,我告诉我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我和江晨不可能打得过!

我的背后开始冒冷汗,我想喊江晨快走,但是我发不出声音,我用余光看向江晨,江晨也是愣在原地微微颤抖着。

“呵呵呵呵。。。”前面的人怪笑着,向我们走来。

一步,两步,他慢慢与我们缩短了距离,我已经被这股气息完全镇住了,就这样看着他向我走来。

不可能,这样的人是怎么进来的?我在内心大喊,虽然我对这个世界不太了解,但是面前的人,我可以百分百肯定,就算是十个江晨和我,也不可能比得上他!

“那我就收下了。”

他走到我面前,用手抓住我的脸。

“青罗我找到了。”

他怪笑着说出这两个字。

青罗?我想起来了我的那个牌子。

他知道我!

我咬破舌尖,痛感让我从恐惧之中挣脱出来,我向后一倒,脱离了他的手,回头踩下一根线,这是我一开始就发现的那几个小孩儿制作的陷阱。

轰,一颗巨石从头顶滚下,位置正好砸在我们和那个神秘人之间。

这个石头将我们和他隔开,趁着这个机会我一把扛起江晨就向后跑去。

快跑,能有多远跑多远!这是我现在唯一的念头。

不知道跑了多久,是江晨拍了拍我我才停下。

找到一处隐蔽的草丛,我和江晨蹲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感觉。。像要是窒息一样,我们和他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江晨一脸惊魂未定的表情。

“这种人,怎么混进来的?”江晨这才反应过来。

“是筛选的时候出现了问题吗?”

我在缓过几口气之后问江晨。

“不可能,进入初赛的人都经过筛选,不可能会让这样气息的人参加进来。”

“快跑!”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江晨便朝我喊着,我下意识的抬起头,我的头顶是一条巨大的“蛇!”

说是蛇,但是它却长着一只角还有嘴上只有鱼的鳍,而蛇头之上,赫然站着刚刚的那个男人。

这不是蛇,这是蛟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