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青蛟

子级!

这种完全被压制的感觉,和甲级完全不一样。

“遇到了你我可真是幸运啊”

男人的声音沙哑,听得我直起鸡皮疙瘩。

“你知道我的事情?”

“哦?没用?”

男人这才抬起头看着我说。

没用?什么没用?

我反应过来转头看向江晨,江晨一动不动耷拉着脑袋,眼神涣散,两只手臂无力的垂在两旁,我喊着江晨的名字,但是江晨毫无反应。

看来他是用了什么术式,但是我为什么没有受到影响?

“你。。。知道我的事情?”

“我的奈落见之术对你居然没有效果?看来你确实有祂的庇护啊。”

他笑着抬起头看向我,我这才看清他的脸,他的左脸有一道巨大的伤疤,从头顶一直延伸到嘴角,像一只蜈蚣一样趴在他的脸上。

他的眼睛变成了红色,红色的蛇形瞳孔,我可以肯定,那天在梦里面的就是他!

“去。”他冷哼一身,脚下的蛟龙向我们冲了过来。

我冲向江晨,将他推往另一边,自己抗下这次撞击。

林子中央几棵树倒下,一阵烟尘散去,我躺在一颗巨大的石头前喘着粗气。

“有意思。”男人眯着眼睛看我。

“你。。是不是。。盯着我很久了。。。”我有气无力的说着,“呵呵呵。”男人没有说话,从蛟龙的头上跳下走到我面前。

“反应过来了?”他歪着头看着我,红色的眼珠子散发出一种异样的光芒。

“你进。。入到了。。我的梦里?”

我艰难的抬起头看他。

他没有说话,只是怪笑着向我走过来。

“我们第一次进入这个幻境遇到的甲级,也是你搞得鬼吧,”我缓过一口气慢慢说着,“我说怎么我们一路上没有遇到甲级,看来是因为它们的天性知道危险。”

我艰难的站起身,看着他。起初我还以为是因为我们两个人接触过甲级,身上带着赤蛇的气息其他的野兽都不敢靠近,看来是我错了,大错特错。

“发现的太晚了呢。”他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再次将手伸向我的脸。

“水元壁!水龙术!”

男人的身后传来江晨的声音,而后从我的眼前快速的升起一道水壁,男人向一跃拉开一点距离,但是与此同时,男人的落脚点被四片水柱包围了,四片水柱形成了一个水立方,将男人困在里面。

男人身后的蛟龙被一条水龙缠了起来。

江晨掐着印一拐一拐气喘吁吁的从对面走来,“林哥,多亏你刚刚扎了我一下,要不我们两个都得交代在这里。”江晨的大腿上鲜血直流。

我刚刚扑向江晨,随手捡起一根树枝插在江晨的大腿上,想通过痛觉,让江晨清醒过来。

看来,我的做法是没错误的。

“不过为什么没有人从幻境外来支援。”

江晨走到我的面前将我扶起。

是啊,这种等级的人,为什么外界的人没有过来支援?不过江晨将他困住了,应该没有问题。

“果然是这样,幻境内的子级果然是蛟龙的残魂。”

江晨看向被他的水龙缠绕的紧紧的蛟,“蛟龙?”我也惊讶到。

“虽然只是蛟龙的残魂,但是这威压还是过于强大了啊。”

江晨点点头,一脸严肃的说。

这时水立方中传出男人的怪笑,“呵呵呵,没用的。”

蛟龙的眼睛瞬间变成红色,大叫一声将困住它的水龙挣脱开来,水龙涣散。蛟龙转头向水立方扑去。

“不好!”江晨见状再次掐诀喝道,“水昧!”

眼前的水立方猛的压缩,水立方内的水挤向男人,但是男人没有做出任何反应还是笑着看向我们。

蛟也没有动,张开大嘴,水立方的水居然全部都被蛟吸入进去,男人渐渐露头,盯着我嘴里说着什么。

嗡!

我的大脑内部传来一声巨响,那种感觉又来了,和野火猪战斗时的感觉一模一而这次更为严重,头痛让我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而江晨此时瞪大双眼,因为面前的水立方中的水不是普通的水,而是夹杂着江晨的水元之力的水。

就在水要被蛟吸光时,我们脚下突然出现一大片水旋涡,升起的水柱将我包裹,我和江晨来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到达这里时,江晨咬着牙脸色苍白气喘吁吁。

我看向他,准备开口询问,可是意识渐渐模糊起来,我闭上了眼睛。

不行,还有那个人在这里,我不能睡,睡了我们两个人都玩完了!

这个念头使我重新强撑着睁开双眼,一个巨大的蛇身出现在我眼前,我抬头看去,刚刚的蛟龙出现在我眼前。

但是此时我的身体却没有感觉到那种威压,我弯腰盯着祂,做出了战斗的准备。

“小子,你干什么呢。”

眼前的蛟龙开口说话了,祂爬在自己的爪子上,眼睛微微张开,看着我。

听到蛟龙开口我愣了一下,凶兽还会说话?

“这就不认识我了?”

看我没有说话,祂便又开口问我。

“我怎么可能认识这种妖兽?”

我恶狠狠的回应道,毕竟就是这东西刚刚差点把我撞得见阎王。

“吾乃青蛟!他怎么会把我交给你这种人类”

祂起身,声音猛然增大,在祂面前的我的耳朵差点被震聋。

“你们的差距太大了。”

祂摇了摇头,像人一样叹了口气,重新趴了回去。

他?面前的蛟龙是我的?我的脑袋越来越乱。

“罢了罢了,如果不是我感受到的自己残魂的力量,可能到死你我都不能苏醒。”

祂将眼睛闭上继续说,“我没有想到,你居然连我的一缕残魂都打不过。”

外面的蛟龙是祂?

我以为我现在仍然是在外面那个男人的掌控之下,而祂说出这几句话我才反应过来,外面的和我面前的不是同一只蛟龙,但是外面的就是祂的残魂?可是我为什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现在在哪?”看到他没有要伤害我的意思,我便小心翼翼的问。

“你的神魂空间内”

青蛟头也不抬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