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血斗楼

风如海走至陈阳跟前,惭愧道:“陈阳小友,对不起,怪叔叔没用,没能帮上你的忙。”说着还准备向着陈阳鞠躬致歉。

陈阳见状急忙制止,笑着说道:“风叔说什么呢?如果没有您在,我估计他们八成就是直接把我抬上刑场了,哪还会给我还嘴的余地啊!还有啊,风叔以后叫我小阳就好,小友什么的听起来怪别扭的。”

听得陈阳的劝导,风如海内心的愧疚也少了许多,也是豪迈的拍着胸脯保证道:“好,那叔叔以后就叫你小阳了,你放心,只要风家还有叔叔在,他们绝对不敢乱来!”

陈阳听后摇了摇头,拒绝道:“风叔,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您现在可是我们的定海神针,如果您出了什么意外,我绝对活不到风云会那天,况且实不相瞒,我加入风家也是为了参加风云会,这个约定反倒是遂了我的愿。”

早已守在一旁的风如烈插话道:“可是你为什么要答应他们那样的无理要求,你刚才没听到我说的吗,想拿榜首就必须拥有灵元境五重的实力,如今时间也只剩下半个月了,这怎么可能?”

风星月抬起葱葱玉指,对着风如烈的脑瓜子直接就是一个暴栗,看着抱头惨叫、一脸茫然的风如烈,风星月恨铁不成钢地道:“让你平时多读点书偏不听,那种情况陈阳有的选择吗?用你那浆糊一样的脑子好好想想,但凡陈阳多说一句,那群不要脸的会是什么反应。”

风如烈也不是傻瓜,稍微想了想就明白了,以当时那种局面来说,长老的提议基本上就是结果了,就算反驳也改变不了结果,只有被羞辱的份,甚至还有被栽赃为懦夫,进而造成更糟糕的后果。

陈阳笑了笑,也没在这话题说什么,只是对着风如海询问:“风叔,现在的我也算是风家子弟了,我能问问咱们风家的情况吗?”想着那群长老丑恶的嘴脸,陈阳眼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处一抹狠辣。

对于这个问题,风如海也没想提及,只是严肃地说道:“小阳,你现在最应该想的就是如何提升实力,其他的事风叔会处理好的,不要多想,明白吗?”

见风如海不想说,陈阳直得收敛心中的想法,略微沉吟后说道:“您这里有没有关于风云会的情报啊?另外,风云城内哪个地方有如决斗场这样的地方?”

风如海沉吟一会儿,很快就明白了陈阳的想法,答道:“风云会详细的情报不是问题,至于像决斗场这样的地方,如烈应该比我清楚,等下让他带你去。”

风如烈一听立马猴急地回应:“对,我经常去呢,对这地方熟得很,我带你去。”

风星月也是会意了,对着陈阳说道:“你们俩先去,我去准备修炼资源,之后便拿给你。”说着便迈着修长的玉腿转身离去了。

陈阳将这一幕幕看在眼里,心中阵阵暖流涌动,恍惚间,陈阳突然有种回家的感觉,那颗原本满是斑驳血痕的心开始缓缓愈合,使劲眨了眨眼,努力控制不让眼泪流下,陈阳心中暗暗发誓:“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风云黑市。

即使被无尽的黑夜笼罩,风云黑市依然灯火通明,人潮涌动,车马往来,大街小巷处,阵阵吆喝叫卖声不绝于耳。

别看黑市人头涌动,其中绝大部分的来客都是向着三个方向涌去,而其中之一便是血斗楼,血斗楼素以生死决斗而闻名城内外,决斗的对象涵盖了引灵境与灵元境全部境界的武者,据传闻,其中甚至出现过灵元境之上的绝世强者生死斗,至于真假,那就有待考究了。

在热闹的喧嚣中,风如烈带着陈阳来到了黑市,便径直向着血斗楼走去,只不过走着走着就出现了意外。

“我说你带的到底是什么路啊?”陈阳看着周围熟悉的建筑,心中充满着无奈,这条街他已经光顾了三次了。

“什么?你竟敢质疑我的带路能力,我只是怕你神经太紧绷了,怕你死在血斗楼里罢了,既然你那么想死,我现在就带你去。”风如烈满头大汗的四下张望,脑子使劲回想着血斗楼的方位,试图找到正确的道路。

陈阳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位比自己还懵的风家少爷,心中忍不住疯狂吐槽,老子真是瞎了眼,糊了脑了,竟然相信这么一个白痴。

没办法,陈阳环顾四周,拉住一位面相老实的青年询问道:“这位帅哥,麻烦问下路,请问血斗楼怎么走啊?”

青年走着走着突然就被拉住,心里有点不爽,不过当他听到有人叫他帅哥时,顿时间心花怒放,笑逐颜开,飘飘然地指了一个方向,道:“兄弟你真有眼光,为兄给你指个方向,从这个一直直走就能到血斗楼了。”

陈阳看着面前这个自恋的青年,心中的无语再次提升了一个档次,好样的,这又是个白痴,我客套一句你就飘了,要是猛夸你几句你是不是要上天啊?也不看看你长得有多歪瓜裂枣,风云城真是出人才的呀!

终于,在历尽千辛万苦,陈阳与风如烈终于来到血斗楼前,血斗楼通体为猩红色,就连地上的石砖也是血红色的,可能是因为其中常年死人的原因,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风如烈右指灵光一闪,他的手中突兀地多了两幅面具,风如烈先带上一张,随后将剩下的一张递给陈阳,解释道:“血斗楼常年死人,打死人就不可避免地多出一份恩怨,带上面具伪装一下。”

陈阳接过面具带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风如烈手指处的戒指,啧啧叹道:“大佬呀!连储物戒指都有,什么时候帮我也整一个?”

风如烈条件放射般捂住戒指,一脸紧张地警告道:“你别乱来啊,这可是我拼死拼活才从我姐那里拿到的,想要你找我姐去。”

看着风如烈那副防贼的模样,陈阳没好气地说道:“瞧你那损样!又没想抢你的。”说完也不看风如烈,抬腿便往血斗楼走去。

走进血斗楼,四周的装饰与外面的完全不一样,陈阳只觉得眼前金光闪闪,仿佛掉进了金钱的海洋,真的算是极尽奢华。

两人来到柜台前,前台服务员长相甜美可人,身材也是曲段玲珑,看着面前两位带着面具的客人丝毫不意外,脸上挂着职业的微笑,身躯微躬,恭敬说道:“见过两位大人,小女子名叫小蝶,请问两位大人需要什么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