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韩蛮

陈阳望向风如烈,风如烈瞬间意会,走上前说道:“给我朋友办一张贵宾卡,还有,我朋友想参加血斗,你帮忙安排下。”

说话间还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张贵宾卡递给小蝶。

小蝶双手接过,恭敬地询问道:“好的,敢问大人的境界与称呼。”

陈阳沉吟片刻,声音沙哑地说道:“引灵境九重,兮魔。”

小蝶恭敬应道:“好的,大人请稍等。”随后便连忙跑去准备了。

小蝶的办事效率很高,没一会儿就回来了,先是将贵宾卡奉上,紧接着,小蝶欠身请道:“两位大人,请随我来。”随后便领着陈阳二人向血斗楼内部走去。

陈阳二人在小蝶的带领下进入一个房间,房内空间十分宽敞,鎏金墙面,水晶吊灯,脚下的石砖竟是用祖母绿铺成,当真奢华到了极致。

刚进门,陈阳就被其中紫醉金迷的风光吸住了心神,美丽的歌女打开动人的嗓音唱着绝美的乐曲,余音袅袅不绝于耳,艳丽的舞女踏着优美的舞步翩翩起舞,绝美的舞姿配上姣好的身段,让人情不自禁沉沦其中,无法自拔。

然而这一切的美好却只为一人呈现,此时,一处看席上正做着一名赤膊大汉,大汉脸相凶悍,身材魁梧,每寸肌肉如一块块石头,隐藏着爆炸的力量,皮肤呈古铜色,身上长着浓浓的毛发,不经意看还以为是一只黑毛猩猩。

大汉面带邪笑,眼神一眨不眨地在舞女曼妙的身躯上,左手轻轻晃动着手中水晶酒杯,看得兴起就泯一口其中猩红的酒液,而另一边也没闲着,大汉的右手正搂着一名同样姿色上乘的少女。

少女脸色痛楚,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可碍于大汉的威势却是不敢反抗。

看着这一幕,陈阳眉头忍不住一皱,内心对大汉多出了几分厌恶,不过陈阳也没说什么,毕竟这就是现实,当你掌握了权势,那么你就是高人一等,拥有可以随意支配弱者的能力,想要改变,就只能不断增强实力,让自己成为那个支配者。

就在这时,陈阳耳边突然传来风如烈异常凝重的声音:“陈阳,记住这个男人,他绝对是你在风云会上最恐怖的敌人。”

陈阳内心猛地一惊,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五大三粗,丝毫没有一点少年影子的彪形大汉,眼神逐渐变得慎重,随后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询问道:“他是什么人?”

风如烈回道:“他叫韩蛮,血斗楼楼主之子,炼体修士,半年前便是灵元境三重,武魂大地蛮猿,据传闻,他曾为了锻体,独身闯入妖兽之森血屠进内围,重点是他还是直线前进,一路上留下的尸体中有不少灵元境四重的玄兽被手撕的痕迹,最后更是在灵元境五重玄兽的追杀中从容离去。”

疯子,陈阳脑海中情不自禁地浮现出这个词,一时间,心中对于韩蛮的忌惮提升到了无与伦比的高度,这个人对修炼得有多疯狂才会一人在妖兽之森一条路屠进内围,要知道妖兽对血液的味道极其敏感,直线前进无异于找死,而他竟然办到了,还进了内围!

此时,之前对陈阳三人的到来视而不见的韩蛮终于向这边望来,他看着三人,淡淡地说道:“有事?”

小蝶在进门后就一直是抬头,细心观察会发现她的娇躯正轻微的颤抖,一听韩蛮问话,小蝶赶忙上前,恭敬带着惶恐地回道:“韩蛮大人,这位客人打算参加血斗,属下将他带来请您安排。”

韩蛮抬了抬眼皮,漫不经心地看了陈阳一眼,不耐烦地说道:“真是扫兴,直接送他去七号血斗场,赶紧滚!”因为被打扰了兴致,韩蛮便将怒火发泄到少女身上。

小蝶听后如蒙大赦般大松一口气,随后连忙应是,对着陈阳二人比了一个请的手势后立马快步走出房间,风如烈紧跟着转身向外走去,陈阳先是冷淡地扫了韩蛮一眼,最后也是走出房间。

似乎是有所感应,韩蛮第一次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望向陈阳离去的背影,疑惑地自言自语:“为什么我感觉到了一丝杀气,是错觉吗?”

韩蛮歪头沉思,可想了许久也没想出个结果,韩蛮感觉有点烦躁,放下酒杯,双手用力一扯。

已经知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少女绝望地闭上了眼睛,默默等待噩梦的来临,韩蛮将少女放下,开始进行着新一轮更残暴的肆虐。

下方的舞女见状,一个个都是面色凄凉,谁也不知道眼前这个暴君的下一个目标会不会是自己。

就在小蝶关上房门的前一刻,陈阳透过门缝恰好将这残暴的一幕收入眼底,不由得,陈阳双拳紧握,内心深处有股磅礴的杀意在翻涌。

良久,陈阳深吸一口气,将满腔的怒火压制在内心深处,转身对着美女服务员说道:“麻烦你带路吧。”

似乎是看出了陈阳的怒火,在行走的途中,风如烈拍了拍陈阳的肩膀,低声劝慰道:“咱们还是先努力修炼吧,没有实力咱们什么事也做不了。”

陈阳点了点头,面具之下的的脸充斥着冷漠,陈阳看着前方,平淡说道:“我懂,只是非常看不惯罢了,虽然我自问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还懂得一点良知,而韩蛮这种人纯粹就是人渣,是最不应该活在世上的。”

风如烈听后急着说道:“陈阳,你可千万别做傻事啊,这里可是他的地盘,千万别轻举妄动,否则谁也救不了我们,要动手那也得等到风云会啊。”

陈阳自然明白,拍了拍风如烈的肩膀,笑道:“那么紧张干嘛,我像那种没有脑子的人吗?他,我杀定了,但,不是现在。”

风如烈面具下的脸终于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原本紧绷地身躯也是逐渐舒缓,刚才有那么一瞬他真是吓死了,真怕陈阳突然脑子一抽直接冲上去和韩蛮硬刚,在这里,来十个他们都不够韩蛮杀的。

即使隔着面具,陈阳依然能清晰地察觉到风如烈的担忧,不由得失笑道:“我可没有你那么傻里傻气,星月姐我还没看够呢,我可舍不得死。”

风如烈一股气血直涌头皮,就知道这家伙惦记我姐,撇了一眼前方毫无察觉的小蝶,风如烈咬牙切齿地低声道:“陈阳,别打我姐的主意,不然信不信我跟你拼命。”

这傻子真好玩,陈阳玩笑道:“星月姐那么漂亮,谁见了不会动心思?而且我还这么优秀,小心以后叫我姐夫。”

风如烈怒斥:“滚,喜欢我姐的人中比你强的差不多可以装满风云城呢,就你那三两下,你以为我姐会看上你?”

陈阳脚下一个踉跄,不由得有些汗颜,什么叫三两下,你给我说清楚会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