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血斗

在走廊中兜兜转转后,陈阳三人终于抵达七号血斗场,尽头处有两个出口,门上分别标志着引灵境、灵元境的字样。

这时,小蝶转身面向陈阳二人,恭敬地说道:“大人,从这里出去就是七号血斗场了,小蝶在此祝两人大人玩得开心。”

风如烈点了点头,挥了挥手说道:“知道了,你回去吧。”

小蝶鞠躬应是,随后便原路返回,身影很快消失在二人视线之内,陈阳而人也是向标有引灵境字样的大门走去。

刚从走廊走出,一股震聋发聩的吵杂声扑面而至,陈阳感觉自己耳朵直接失聪,缓了好久才从震荡中回过神来。

放眼纵观全局,空间的正中央有一座方圆约千米的血红高台,如果细心观察就会发现,高台每寸血红色都是由凝固的血液与僵硬的小尸块斑驳交错而成,其间散发着浓郁至令人作呕的腐味与血腥味,在视觉与味觉双重冲击下,宛若修罗炼狱。

此时的高台上正有两名男子正在厮杀,其中一名男子脸带兽头面具,头发根根竖直宛如钢针,双手套着锋利的钢爪,脚趾处长着锋利的利爪,陈阳思量着这人的武魂应该是狼类。

兽头男子招招狠辣,每一爪抓实都会在对手的身上留下深深地血迹,感觉就像是在凌迟。

另一名男子带着鬼面,手中带着钢铁拳套,每一拳砸下去都显得异常刚猛凶悍,他的周围好似有一圈无形的压力,只要兽头男子出现在其周身,原本因狼类武魂加持的极快速度变得异常缓慢,陈阳清楚,那应该是重力导致的,鬼面男子应该是罕见的重力武魂。

双方你来我往,你一拳我一爪,招式直指致命要害,即使将警惕心提升到极致,但还是被对方打得遍体鳞伤。

四周的看台形如漏斗,一圈一圈密密麻麻的看席上满是观众,因为鲜血与血腥战斗的刺激,每位观众的脸上都洋溢着挥之不去的亢奋,此刻,每个人都抛去了世俗的烦恼,疯狂的呐喊声与咒骂声在空间中来回穿梭,刺激着每个人的神经,身临其境,陈阳心中也不禁升起加入其中的冲动。

两人找了一处空余的位置坐下,陈阳发现每个座位一旁都有一个卡槽,想来应该是下赌注的工具,目光继续往上,坐席之上坐落着许多包厢,包厢采用的是单向玻璃,完全看不清内部的情况。

重新将目光投向高台,陈阳双眼凝视着战斗的双方,善恶真身也在此时开启,脑海中不停地从战斗中分析二者的战斗方式。

虽然第一次来,但因为陈家就是经营这方面的产业,陈阳很早就对决斗场的规则了如指掌,为了增加与保持氛围,战斗获胜的一方可以选择继续比赛,也可以选择退场,只不过继续比赛获得的奖励会比过段时间上场的奖励更高,因此,只要不是油尽灯枯,获胜者肯定会毫不犹豫选择继续,也就是说,获胜方有可能将是陈阳接下来要面对的对手。

局面已经进入白热化,双方面具下的眼睛已经通红,战斗的方式也从原本的保守改成更为血腥的伤势互换,观众变得更为疯狂,原本还坐着的人们纷纷站立,紧张地等待着胜负的来临。

就在此时,鬼面男子似乎体力不支,攻击节奏与之前相比放慢了一些,攻势也从进攻改成了防守,兽头男子敏锐察觉到对手的劣态,心中不由得大喜,手中的攻击变得更加迅猛,一时间打得鬼面男子节节败退。

看着眼前一边倒的局势,观众的表情也是出现了两极分化,那些买兽头男子获胜的观众不由得发出震天的欢呼,买鬼面男子的观众则是咒骂连天,各种脏话不绝于耳。

看着战局,风如烈也是下了定论:“带着兽头那人应该要赢了,陈阳,你准备好了吗?”

陈阳没有第一时间回应,而是继续观察了一会儿,沉吟片刻,:“不对,带兽头的那人可能要栽跟头了,带鬼面的在演戏,你认真观终于开口道察一下他的脚步与防守节奏,完全没有一点破绽。”

风如烈听后一愣,想到陈阳那奇特的能力,风如烈的注意力再次回归战场,依照陈阳所言,风如烈重点注视着鬼面男子的步法与攻击方式,果然,风如烈不一会儿就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

鬼面男子看似被打得狼狈不堪,可是他的脚下却是步步落实,没有一点杂乱。

再看手法,虽然攻势降低,可是鬼面男子却能将兽头男子的攻击完全挡下,毫无一点破绽,就像一只安静蛰伏的野狼,随时都有可能发动致命一击。

战场的局势果然如陈阳所料,不断地攻击均被挡下,兽头男子不由得有些焦急,手中的攻击也在不知不觉中乱了章法。

就在此时,鬼面男子像是油尽灯枯,在一次防御后突然间中门大开,兽头男子见状大喜,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不假思索地一爪直捣黄龙,企图将鬼面男子来个掏心,完全没给自己留一点余力。

就在这时,鬼面男子突然暴起,在使用重力限制兽头男子的同时也为自己加持反重力,身如鬼魅般一个转身来到兽头男子侧面,右手握拳对着兽头男子的脑袋悍然攻去。

兽头男子大骇,在重力的限制下想要收手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惊恐与不甘地看着对方的拳头砸在自己的太阳穴上。

“嘭”

一拳下去,兽头男子的脑袋如熟透的西瓜一般爆裂开来,血液如喷泉一般直冲天际,脑浆如仙女散花洒满周边的土地,也如一股溪流顺着依然保持出拳姿势的无头尸身汩汩流淌。

空间一片寂静,观众们皆是被惊天的大逆转与眼前骇人的一幕惊艳到了,一位位津津有味地回忆与欣赏,一时间忘了欢呼,鬼面男子喘了几口粗气,随后伸手轻轻一推,无头尸身缓缓向后倒去。

鬼面男子以胜利者的姿态一脚踩在尸身上,双手高举,嘶声狂吼:“还有谁?”声音中尽是对胜利的愉悦。

寂静被打破,观众们从回忆中清醒,也是纷纷高振双臂,为胜利者献上他们最疯狂的呐喊!

风如烈感叹道:“还真被你说中了,你的观察能力真是让人佩服,现在上去吗?”

陈阳看着眼前的一片欢腾,心中却是毫无波澜,只是淡淡地询问道:“给我一瓶疗伤药与一把长剑,我不想趁人之危,也不想浪费时间。”

风如烈马上意会,储物戒指灵光一闪,一个白色瓷瓶与一把长剑在手中突兀出现,风如烈将二者递给陈阳,说道:“拿去吧,这是我第一次看你出手,利索一点,别让我小看你。”

陈阳瞥了一眼风如烈那一副教训晚辈的神情,顺手接过,淡淡地说道:“那你看好了,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战斗。”说着便向高台走去。

风如烈看着陈阳的背影,没好气地说道:“你小子给我好好表现,要是不能让我满意,我可不给你追我姐的机会。”

在众人的狂欢中,陈阳迈步上前,不紧不慢地向高台走去,行走间,陈阳周身原本光明圣洁的气质缓缓消退,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尽的黑暗与堕落,如同一名普度众生的光明使者堕落成勾人夺命的黑暗无常。

风如烈亲眼见证了这诡异的一幕,心神不由得被陈阳那可怕的气势所震慑,望着陈阳的背影,心中竟然升起了仿佛要堕入深渊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