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秒杀

当陈阳走上高台,周围的观众也从亢奋中苏醒,感受着陈阳强大的气场,心里不由得出现了浓浓的好奇,一时间,嘈杂的议论声在看台上流传。

“这人是谁啊?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气场?”

“不知道啊,以前从来没见过,他给我的感觉好邪恶啊。”

“感觉上是挺厉害的,就是不知道他有几分实力,这一场先观望观望,老子可不想输钱。”

相比于观众们的褒贬不一,站在陈阳面前的鬼面男子却是紧张得浑身紧绷,别人或许不清楚,可他却能清晰感受到眼前之人有着多么强大的压迫力,只是往那儿一站就让自己这样刀尖舔血的人心惊胆战,这绝不是无能之辈所能及的。

被气场压迫得十分难受,鬼面男子企图用话语来缓解压抑,他看着陈阳,不屑地说道:“看你这样应该是个新人吧,就你也想挑战我?报上你的代号,我鬼面不杀无名之辈。”

陈阳没有回话,只是压低声音,沙哑地说道:“给你半个时辰的回复时间,半个时辰后,杀你!”说着便将从风如烈那要来的瓷瓶往鬼面男子的方向一扔,之后便沉默地站在原地。

面对陈阳这番操作,鬼面男子还没回话,看席的观众就率先掀起了轩然大波,一言一语中尽是对陈阳的不满。

“这谁家的小屁孩啊,一个新人怎么有这么大的口气。”

“就是啊,会装笔了不起啊,就这样给谁看呢?”

“给我滚下去,我们来是为了看战斗的,不是为了看你这个傻子个人秀的。”

“就是,滚下去。”

无尽的谩骂声响遍场中每个角落,鬼面原本还有些忌惮,可听到满天的议论后也是反应过来,对啊,他就是一个新人,看样子应该是涉世未深的小屁孩,我怕什么呀?

想着想着,鬼面心中对陈阳的恐慌也是慢慢平复,看着沉默地站在原地的陈阳,鬼面桀桀狞笑道:“小子,看来你是不懂血斗场的规矩啊,既然如此,本大爷现在就教教你下辈子应该怎么做人。”

虽然嘴边这样说着可是手却没闲着,鬼面弯腰将陈阳扔来的瓷瓶揣进怀里,能在血斗场混迹多年的他可不傻,虽然眼前的陈阳看起来像愣头青,瓷瓶里应该就是疗伤丹药,可是万一陈阳是装的呢?

要是瓷瓶里的丹药是毒药他不是死的很憋屈?给对手丹药和时间恢复伤势然后正面击败,多么完美的证明实力的方法啊,这样的不确定性还是留在绝境的时候吧。

眼神中充斥着嗜血与暴戾,鬼面双腿微曲,反重力加持己身,随后便如同离弦的箭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奔陈阳而去。

伴随着鬼面的迅速接近,陈阳感受到一股恐怖的重力紧随而至,宛如背负一座大山,虽然无碍,但陈阳明显感觉自己的速度被大大的限制了。

不过几秒,鬼面已经距离陈阳不足三米,可陈阳依然如雕塑般毫无反应,观众们看在眼里,不由得惊呼出声:“他想死吗?怎么还在那傻站着?”

所有人都表示不理解,这家伙是准备硬刚吗?难道他不知道鬼面最擅长的就是力量?

风如烈也不例外,虽然对陈阳满怀信心,可眼下的一幕也是让风如烈不由得有些担忧,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怎么还傻愣愣的站着啊。

转瞬间来到陈阳跟前,鬼面嘶声狞笑道:“小子,给我去死吧,金刚拳。”紧接着,鬼面右手握拳探出,钢拳上灵气疯狂涌动,携带着凌冽的劲风霸道地向陈阳面门攻去。

这一刻,他仿佛再次看到了胜利与金钱在向自己招手,观众在为自己庆贺,不由得,心里顿时浮现出不可言喻的亢奋。

即使危机近在咫尺,但陈阳面具下的脸却是看不到一丝慌乱,甚至嘴角还流露出一丝淡淡的不屑,在众人不敢置信甚至风如烈也傻眼的目光下,陈阳竟然不慌不忙地抬手向前抓去。

“嘭”

双手悍然相撞,交手处顿时掀起了一股强劲的气浪,尘土被吹得四散飞扬,交手中心被笼罩得一片模糊,所有人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战场,试图从中看出个所以然来。

“这不可能。”

一声惊骇欲绝的大喊在烟尘中响起,令众人感到意外的是,这声音竟然是来自鬼面的。

烟尘转眼消散,所有人迫不及待地望向高台,只见两道身影相对而立,陈阳单手如一只钢钳死死地锁住鬼面的拳头,无论鬼面如何挣扎也是逃不出魔爪的控制。

陈阳双眼森冷地盯着脸色惊慌失措的鬼面,低声呓语道:“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可惜你没把握,那就去死吧。”

说话间,陈阳右手握拳,灵气光泽刹那覆盖拳身,其上还有淡淡的红光不时闪烁,透露着惊人的威势。

“烈拳。”

伴随着一声低喝,陈阳的拳头如流星陨落般向鬼面轰去。

拳上的威势使得鬼面神色剧变,引灵境怎么可能有这种实力,危机时刻,鬼面多年混迹死亡边缘的战斗本能令他迅速做出判断,空闲的左手也是瞬间有了灵气运转,一记金刚拳毫不犹豫地向陈阳攻去。

“啊啊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响彻空间每个角落,鬼面如炮弹一般倒飞而出,最后重重砸在高台边沿。

众人连忙定睛望去,只见此时的鬼面模样极其凄惨,浑身鲜血淋漓,右手在拉扯中被陈阳齐根扯断,大片大片的猩红血液从断口处汩汩流淌,左手诡异的向后弯曲,关节处一根细长尖锐的骨刺从血肉猛然中突出,上面还粘着丝丝血肉。

鬼面想要起身,可是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对于双手报废、身负重伤的他来说无异于登天,最后只能如同一只爬虫般在地上不停蠕动。

随手将还在冒血的手臂扔掉,陈阳不紧不慢地走到鬼面跟前,低头看着模样凄惨的鬼面,陈阳的眼中满是冷漠,熟悉竞技场规矩的陈阳心中十分清楚,这里永远不是一个仁慈的地方,如果倒下的是他,他一定比现在的鬼面好不到哪去。

陈阳拔出长剑在鬼面的脖子轻轻一抹,直接送他去见了阎王,随后,陈阳冷眼环顾四周,淡淡地说道:“下一位。”

看台处一片寂静,所有人都被陈阳的暴力与强大摄服了心灵,即便此时胜负已分,可人们依然沉浸在之前的暴力美学当中。

“好”

也不知谁道了一声喝彩,紧接着,整个空间犹如沸腾的热油般炸开,无尽的喝彩与叫好将血斗场每个角落淹没,声浪一重高于一重,每个人都为胜利者奉上最热烈的祝贺。

风如烈也是忍不住赞叹道:“可怕,威力直逼灵元境一重全力一击,这烈拳恐怕已经被他融会贯通了,完全不像修炼几天该有的样子。”

在场中一处无人察觉的阴暗角落,黑暗中突然幽幽地传出一声低语:“有意思,是个不错的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