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蛮熊

即便身处如此场面,身位男主角的陈阳内心却毫无波澜,只见陈阳双手平举下压,原本兴奋的人们不知为何渐渐安静。

锐利的眼神扫视八方,陈阳讥笑道:“七号血斗场不会就都是鬼面这样的货色吧?”

如此讥讽下肯定有人忍受不住,果不其然,不一会儿,高台之下就传来一声大喝:“一个新人也敢如此嚣张,我来战你。”紧随着一道背负大刀却身姿矫健的身影飞跃上台。

陈阳定睛一看,眼前男子上身赤裸,看起来约有三十好几,双目闪烁精光,络腮胡子,腰宽背阔,行走间虎虎生风,往那一站就给人一种大山般的压迫感。

重新抬头,陈阳伸出食指对着壮汉摇了摇,鄙夷道:“你太弱了,要不你多叫几人帮帮你?”

听着如此羞辱的话语,壮汉眼中充斥着熊熊的烈火,很显然是被激怒了,壮汉歪了歪头,活动活动手脚,冷声道:“敢这么说我蛮熊的人你还是第一个,所以你得为这句话付出代价。”

这时,周围人皆是焕然大悟,也是认出了这上台之人是何许人物。

“这人竟然是蛮熊,没想到他竟然来了。”

“之前看他血斗,有一场可是一人手撕三大引灵境九重武者,十分可怕,我就赌他了。”

“嗯,那场我也在场,看来这家伙危险了。”

虽然陈阳之前展现的实力十分强大,但是观众们皆是十分看好蛮熊,蛮熊身上的赌注以直线飙升,反观陈阳这边却是无人问津。

无知。风如烈将这些人都是鄙夷了一遍,他拿起自己的贵宾卡往卡槽上一刷,紧接着在风如烈身前一束光芒亮起,很快形成一道光屏,手指轻点,在光屏输入一串冗长的数字。

陈阳勾了勾手,挑衅道:“说大话谁不会?来啊,我想看看你怎么收拾我?”

蛮熊双眼寒光爆射,也是不在废话,直接抬脚向陈阳缓步走来,行走间缓缓将身后的大刀抽出,大刀身长约五尺,宽半米,十分厚重。

蛮熊将体内灵气灌入,银白的外表绽放出灵气的光泽,极其耀眼。

虽然言语中尽显轻视,但陈阳的眼神却是异常凝重,身形早已摆好阵势严阵以待,光从气势上看,这蛮熊的确是一个可怕的对手,比之前那个鬼面强了不知多少倍。

随着蛮熊的逼近,气氛也是逐渐凝重,所有人渐渐屏住呼吸,眼睛死死地盯着两人,生怕漏掉一丝细节。

当蛮熊距离自己五米之处,陈阳突然暴起,脚踏无影步瞬间来到蛮熊身前,一记烈拳悍然轰出,侵略如火般直奔蛮熊胸口而去。

这家伙的速度怎么这么快,蛮熊大惊,猝不及防之下被陈阳一拳正中胸口,整个人接连倒退数十步才稳住身形。

一招得势,可是陈阳的脸色却并没有丝毫缓和,神经反而越发紧绷,就在刚才,陈阳感觉自己这一拳好似直接打在钢板上,攻击的手臂还传来阵阵麻痹。

反观蛮熊,此时的他竟然如一个没事人般站在原地,于之前不同的是,蛮熊的胸口此时覆盖着一层暗淡的灰色,表面还闪烁着金属般的色泽。

揉了揉胸口,蛮熊对陈阳咧嘴一笑,暴露的牙齿白得森寒,嘲讽道:“速度挺快的嘛,不过能不能用点力,你是在给我挠痒痒吗?”

陈阳也不回应,双眼盯着蛮熊的胸口,脑海中瞬间有了思量,这家伙应该是躯体钢铁化之类的武魂,有点难缠啊。

蛮熊可不会给陈阳思考的时间,金属光泽遍布全身,紧接着再次抗起长刀,如一头狂暴的公熊直奔陈阳而来。

待到近前,蛮熊势如破竹般一刀朝陈阳劈去。

陈阳见状也是迅速做出反应,脚踩无影步,身若游鱼般贴着刀身而过,几个闪烁间便来到蛮熊身后,一记烈拳对着蛮熊的后心凶猛攻去。

感受到身后的刮来的劲风,蛮熊狂笑道:“哈哈,这点攻击对我没用。”

蛮熊直接无视陈阳的攻击,双手紧握刀柄,大刀以横扫千军之势对着陈阳拦腰斩去。

与之前如出一辙,陈阳的攻击对蛮熊根本没有半点伤害,感受到即将到来的攻势,陈阳双眼直冒寒光,心里十分憋屈,紧接着身形一闪,再一次惊险地避开。

蛮熊得势不饶人,提着大刀再次向陈阳发起冲锋,来到跟前后又是一刀劈下,完全不给陈阳喘息之机。

攻击根本破不了蛮熊防御,陈阳内心十分无奈,面对攻势,只能再次迈出无影步,在蛮熊的刀下来回穿梭,试图在躲避间寻找出蛮熊的破绽。

蛮熊不断挥舞大刀,每一击都带着千钧之力,源源不断地向陈阳袭来,而陈阳便如一只矫健的脱兔,在刀锋中游走穿梭,每次都能将攻势惊险地避开,双方你来我往,局面一时间出现了僵持。

上层的一座包厢中,一名锦衣青年怀抱俏佳人,一边享受着佳人的葡萄,一边观欣赏着战斗,啧啧称道:“这两人身手不错,阿三,你怎么看?”

一旁的黑衣人听后回禀道:“局面虽然僵持,但蛮熊攻势凶猛,消耗的灵气也就更多,属下认为兮魔的赢面更大。”

青年紧了紧怀抱,享受着怀中的温香软玉,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随后继续观看着比赛,包厢内再次陷入了沉默。

战斗持续许久,蛮熊心里憋屈得快吐血了,眼前这家伙以前是做贼的吗?滑溜得跟个泥鳅似的,纵然自己有着开山之力,可是依然摸不到他哪怕一寸衣角,这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实在是让人痛不欲生。

终于忍不住了,蛮熊怒吼道:“你是懦夫吗?永远只知道躲吗?敢不敢像个男人一样与我正面打一场。”

别说蛮熊,陈阳也是憋屈的要死,但凡自己能对这个铁疙瘩造成哪怕一点伤害,自己也不至于这样像个傻子一样来回躲。

有那么几个瞬间,陈阳都忍不住祭出剑武魂将这人砍死,但陈阳还是硬生生的克制住了,如果暴露了,之后的血斗真的就可以不用打了,一个没有底牌的人跟一张白纸没什么区别。

陈阳也是毫不留情地回击:“笑话,我能躲是我的本事,你要是有种的话就把你的武魂收了呀,信不信我一拳打死你。”

等等,一拳打死你。陈阳神情突然一怔,原本的脚步也不由得出现了停滞,蛮熊见状大喜过望,紧接着迅速调动浑身灵气凝于刀身。

“劈山斩。”

刀光如泰上压顶般猛然朝陈阳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