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发财

危急关头,陈阳也是被蛮熊的大吼惊醒,看着近在咫尺的大刀,陈阳大骇,无影步施展至极致,终于在最后关头险而又险地避开了这致命一击。

虽然避开,可是陈阳的大腿还是被扫下一片血肉,大片鲜血汩汩流淌。

蛮熊哪里会放过这种天赐良机,大刀挥舞间比之前更是勇猛,反观陈阳的躲避节奏被完全打乱,躲避间完全是险象环生,身上时不时地被刮下一道伤口,没有了之前的潇洒从容。

也许是体力不支了,陈阳的反应以及速度越来越慢,某一刻,蛮熊再次找到了陈阳的破绽,大吼一声,浑身灵气再次暴涌进大刀,劈山斩再次施展而出,向着陈阳的脑门凶狠劈去。

机会来了。陈阳双眼精光爆射,原本已经缓慢的速度陡然一提,身如鬼魅般躲过攻击来到蛮熊身后,与此同时,蛮熊的攻击也因收不住力而落在了地面上。

“轰”

刀与地面悍然相撞,震聋发聩的轰鸣声传遍整个血斗场,尘土漫天飞舞,一时间遮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就在此时,蛮熊身后突然飘来了陈阳的低语。

“极影剑。”

声音飘渺阴森,宛如索命的厉鬼,蛮熊内心一凉,紧接着,他感觉自己混身发冷,整个人像是飞起来了一样,不由得,蛮熊往后一看,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具虎背熊腰、双手紧握大刀的无头尸身。

“这好像是我的身体。”

蛮熊的脑海中升起了最后的念头,一股浓浓的睡意涌起,将他的意识沉沉地坠入深渊。

陈阳惊讶地看着手中长剑,之前还没注意,现在仔细观察,他发现,即使没有注入灵气,长剑的剑身依然闪烁着灵光,这竟然是一把灵器,难怪蛮熊的防御在其面前犹如烂泥。

灵器需灵元才能发挥最大威力,因此,灵器最低等便是对应灵元境的玄级,之后便是地级、天级。

趁着烟尘依然存在,陈阳迅速将长剑收起,而后对着蛮熊伤口处就是一掌,为了不让别人看出端倪,他必须得销毁痕迹。

当烟尘消散,众人瞧见傲然而立的陈阳与其身旁身首异处的蛮熊,内心如同掀起惊涛骇浪,怎么回事,蛮熊是怎么死的,兮魔不是无法攻破蛮熊的防御吗?

就在众人为蛮熊之死议论纷纷之时,风如烈脸色因兴奋过度而逐渐发紫,最后忍不住尖叫道:“发财啦!兮魔,我爱你。”

尖叫震得在场所有人耳膜嗡鸣,同时也将众人惊醒,

“老子的钱。”

“兮魔,你这个杀千刀的,还老子钱。”

“你怎么不去死啊,老子一年的生活费啊。”

一时间哀嚎遍野,所有人都是满怀杀意的看着陈阳,一个个恨不得将他抽筋扒皮。

陈阳冷笑地看着周围的人群:呵呵,想要我死,一个个做梦去吧。

风如烈乐呵呵地,嘴角都快要裂到后耳根了,看着光屏上那一串数不清的数字,忍不住大喊道:“兮魔加油,再多来几场,老子压定你了。”

这句话顿时引起众怒,一双双饱含杀气的目光瞬间盯上了风如烈,我们所有人都输惨了,你这个吃独食的竟然敢出来蹦哒,人群中个别高手甚至寻思着,回头要不要来个杀人越货。

陈阳将尸体踹到一旁,冷冽的眼神再次扫向四周,淡淡地说道:“下一个,不是懦夫就上来。”

这话让众人又是一惊,这家伙已经连续战了两场了,竟然还有灵气继续战斗,要不要这么变态啊?!

事实也确实如此,尽管不停歇地连战两场,可是第一场那是直接秒杀,陈阳几乎是没有丝毫消耗。

至于第二场,虽然战斗焦灼,但是大部分时间陈阳就是躲避,除了步法之外,陈阳基本没出过手。

而众所周知,步法对于灵气的消耗是最小的,因此,陈阳如今依然处于巅峰状态。

在场的许多选手不信邪,不一会儿就有人跳上台挑战,幻想着杀死陈阳来造就自己的威名,可是都被陈阳快刀斩乱麻,一拳一个送去见阎王了。

至此,全场鸦雀无声,下方的选手都是摄于陈阳的雄威,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也不敢吱声,陈阳也不急,就这么站在原地闭目养神。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就在陈阳以为没人上台的时候,一道沙哑的声音突然响起:“身手不错嘛,既然没人上,那就由在下来领教领教。”

所有人循声望去,在一处阴暗的角落里,一名身劈披黑袍的青年从其中走出,青年体态修长,身后背负着一柄五尺长剑,令陈阳感到新奇的是,青年竟然带的是小丑面具。

当青年一出场,陈阳耳边突然传来风如烈急促地声音:“千万小心,不是对手就赶紧撤,他曾经杀过灵元境。”

陈阳内心一惊,诧异地看着眼前的青年,灵元境他也杀过,因此十分清楚这是多么艰难地事情,自己当时可是机关算尽才将其击杀的,并且还受了重伤,没想到眼前这位竟然也做到过。

陈阳凝视着青年的眼睛,说道:“在下兮魔,阁下如何称呼。”

青年轻笑道:“这次是你第一次自我介绍吧,在下丑剑。”说话间,丑剑将身后长剑拔出,剑锋直指陈阳,继续说道:“你腰间别剑,想必也是用剑之人,拔剑吧,我想领教领教阁下的剑术。”

只不过让青年失望的是,陈阳并未选择拔剑,而是赤手空拳摆好阵势,勾手示意道:“那就得看看你有多强了。”

丑剑神色逐渐凛冽,他感觉到了不尊重,不再废话,单手持剑傲然而立,一股萧瑟锋锐的气势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扩散,让人不寒而栗。

这一次,陈阳选择主动出击,体内灵气极速运转,脚踏无影步,转眼间就来到丑剑身前。

陈阳看着丑剑的双眼,一记烈拳毫不犹豫地向其面门轰去。

面对攻击,丑剑并未展现半点惊慌,他身形只是微微一侧,竟然刚好将攻击完美避开,紧接着,丑剑将长剑横于胸前往前轻轻一扫,看样子就像陈阳主动往剑上凑,若陈阳继续攻击,长剑必定先一步将他拦腰杀死。

迫于无奈,陈阳只能身形向后飘去,可丑剑并不想放过陈阳,只见丑剑脚踩步法如影随形,身形宛如挂在陈阳身上,那速度竟然与无影步有的一拼,同时长剑继续横扫,携带着锋锐的剑气直奔陈阳腰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