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一剑光寒十九洲

“嗡”

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回荡空间,在危急关头,陈阳终于拔剑,长剑往上一撩,丑剑攻势瞬间瓦解。

丑剑连续后退数步,看着满脸无奈的陈阳,兴奋笑道:“这样才对嘛,剑名流光,敢问阁下剑名。”

陈阳无语,我刚拿到的,我哪知道啊。

未等陈阳说话,风如烈传音道:“这把剑本来就是为你准备的,名字你随便取。”

陈阳听后顿时喜上眉梢,心中也是暖流涌动,看着手中的三尺青锋,说道:“斩兮。”

丑剑听后大笑:“好名字,来,领教阁下高招。”

丑剑手腕翻转,流光剑如蝴蝶般翩翩起舞,一道道剑气携带着锐不可当之势直奔陈阳而去,企图将陈阳撕成碎片。

这一幕让得在场所有人震撼起立,风如烈更是惊慌大喊道:“快躲开,他是半步灵元境。”

陈阳也是心惊,但是他的脑海却是异常冷静,他十分清楚,躲避永远不是解决的办法,况且此时的他也躲不了。

剑武魂瞬间祭出,陈阳周身流动的剑气疯狂暴涨,斩兮剑光芒大放,极影剑瞬间施展,剑光划动间留下道道剑影,将攻来的剑气悉数挡下。

极影剑对攻击力并没有多大提升,它讲究的就是一个字—快,当别人刺出一剑而你却能刺出多剑之时,威力自然而然就提升了,而此刻,极影剑无疑是最适合破局的。

虽然招式能形成有效对抗,可是要知道,剑气本身是由灵元凝成的,而陈阳使用的却是灵气,本质上就是天与地的差距,即便拥有剑武魂与善恶真身加持,陈阳还是抵挡得异常吃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陈阳不断被剑气割伤,伤口处还有残留的剑气在不断地破坏,渐渐地身上没有一片好肉,宛若在遭受凌迟处刑。

风如烈看着眼前的一幕,内心的怒火如野火燎原般熊熊燃烧,前话说得那么好听,半步灵元境竟然上台挑战引灵境九重,真的是无耻。

就在风如烈忍不住冲上台时,身后突然伸来一只玉手将他劳劳摁在座位上,紧接着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传入风如烈耳中:“坐在这别动,你如果上去情况肯定更糟糕。”

听见这声音,风如烈连忙转身,一眼就看见俏立于身后的绝美倩影,忍不住惊喜的喊到:“姐。”

此时的风星月也是头带面具,她看着模样凄惨的陈阳,心中也是泛起些许担忧,但还是说道:“既然他是你的朋友,那么你就要学会相信他,这是他的劫,只能由他自己来渡。”

风如烈还想说什么,可到了嘴边却只能发出一声长叹,面色懊悔地说道:“也怪我,是我赢得太大了,这丑剑肯定是血斗楼的人,他们肯定是来报复的。”

风星月那璀璨星眸依然看向战场,柔唇轻启,严肃地告诫道:“记得这次的教训,如果要让身边的人为你买单,那么你就不配称为男人。”

战场中,陈阳此时已经被逼的险象环生,施展极影剑格挡也总是顾首不顾尾,陈阳心中十分懊恼,自己以前为什么不多学一些武技,如今用起来真的是黔驴技穷。

另一方,丑剑十分满意自己的杰作,手中剑气不断攻向陈阳,嘴边疯狂大笑嘲笑道:“兮魔,你就这点能耐吗?看看你现在的模样,你就是只爬虫。”

冷静,一定要冷静。陈阳在心中不断告诫自己,锐利的双眼死死地盯着迎面而来的剑气,大脑疯狂运转,试图在绝境中寻找出一线生机。

渐渐地,丑剑也是玩腻了,手中攻势一顿,紧接着怒喝道:“这一招了结你,血狼牙。”

诡异的一幕骤然出现,丑剑体内竟然涌出丝丝血红色雾气,紧接着,雾气犹如瘟疫般以丑剑为中心迅速弥漫。

紧接着的一幕让人脊背发寒,坚硬的石块在接触到血红雾气时竟然开始风化为流沙,那些原本已经干涸的血迹竟然开始如液体般缓缓流动,空气中的血腥味越发浓郁。

当血腥味积累到一定程度,血红雾气携带着血液迅速向丑剑飘去,最终在其上方缓缓凝聚。

狼头!

狼身!

狼尾!

在众人震撼的目光中,一只血色魔狼凝聚成型,当魔狼成形的那一刻,原本浓郁的血腥味骤然拔高一个层次,宛若修罗炼狱。

“去!”

丑剑挥舞长剑,剑尖直指陈阳,血色魔狼仿佛收到命令,巨大的狼嘴发出一声凄厉的狼嚎,随后张牙舞爪地向陈阳扑去。

风如烈再也忍不住了,他猛地从座位起身,立即向高台奔去,风星月见状,玉手轻抬死死地将他拦下,寒声道:“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只要你敢冲过去,血斗楼的人就敢将你斩杀在此,你现在能做的就只有等,等一个奇迹出现。”

风如烈双目通红,他努力平复着心中的冲动,沙哑地嘶吼:“血斗楼,如果他有半点差池,我一定将你们连根拔起。”

死死盯着迎面而来的血色魔狼,陈阳毛孔炸立,浓浓的死亡危机充斥心头。

我还没报仇,我要活下去。陈阳心中疯狂怒吼,在强大的求生意志刺激下,武魂善恶真身竟然微不可查地一颤。

与此同时,陈阳的脑海突然间一片空明,内心也是波澜不惊,奔来的血色魔狼在陈阳眼里变得十分缓慢,此时,陈阳仿佛感受到手中的斩兮剑在不停的嗡鸣,像是传递一种渴望。

对战斗的渴望!

挥剑,挥剑!陈阳现在满脑子都是这两个字,可当陈阳付诸行动时便发现,这柄剑竟然如此沉重。

此时死亡的危机已经近在咫尺,陈阳内心深处突然爆发浓浓的不甘。

给我去死!

陈阳怒吼,身体不知哪来的力量,原本沉重的剑忽然间轻如鸿毛。

这一剑,惊艳了时空,跨越了万古,世间一切在其面前都黯淡无光,时间在此定格万物因此寂灭。

一剑光寒十九洲!

两者想接,气势如虹的血色魔狼犹如投入沸水的冰块般瞬间消融,而剑光去势不减,顷刻间便奔至丑剑面前,从丑剑的眉心贯穿而过。

“怎么可能!”丑剑眼神中满是不甘,他到死都不明白,那抹璀璨的剑光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