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拍卖会

全场一片寂静,当剑光出现的刹那,所有人仿佛看见了死亡,一个个如坠冰窖,直至剑光消失许久才缓过神来。

“那道剑光是什么?好可怕。”

“对啊,当时我都感觉我要死了。”

“这兮魔真是天纵奇才啊,引灵境九重竟然一剑杀死了半步灵元境。”

上层的包厢中,锦衣青年此时已经停下了手中的玩乐,双眼中的玩世不恭彻底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也是宝剑出鞘般的锋锐,霸道的气势无不说明这是一名天才。

锦衣青年看着傲立台上的陈阳,脑海中回放着那抹剑光,良久,锦衣青年重重地吐一口气,淡淡地说道:“没想到一场走心的消遣,竟然机缘巧合之下发现了一名天才,阿三,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黑衣人阿三回禀道:“少爷放心,小的明白。”

锦衣青年嘴角浮起一丝冷笑,这种天才,能收入囊中最好不过,否则,还是别出现的好。

不仅是锦衣青年,其他包厢也是纷纷做出类似的命令,一股以陈阳为中心的暗流在此刻悄然涌动。

而对一切毫不知情的陈阳此时正双眸紧闭,兀自回味着那时残留的意蕴,良久,陈阳缓缓吐了一口浊气,这才缓缓睁开双眼。

微微抬手,陈阳心念一动,顿时,一缕缕锋锐的剑气在的周围弥漫,每一缕都足以开山裂石。

正当陈阳想继续比赛之时,他耳边突然传来风星月急切的催促声:“陈阳,快下来,出大事了。”

陈阳循声望去,此时风星月与风如烈比肩而立,两人看向陈阳的双眼都充斥着紧张与不安,似乎真有大事要发生了。

虽然不明白原因,但陈阳也是瞬间有了判断,几个闪烁间便下了高台,迅速朝着二人的方向走去,与二人汇合后,三人便马不停蹄地向场外走去。

观众们瞧见陈阳下台,心中顿时惋惜不已,在他们心中,兮魔就像是一个神话,他们多希望兮魔再多战几场,今日一别,不知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兮魔傲然的身影。

出了七号血斗场,陈阳三人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血斗楼,而是兜兜转转进入一间贵宾席内。

关好房门,检查四周发现并无偷窥之地后,三人终于放心摘下面具。

察觉到陈阳不解,风星月灿烂星眸望向陈阳,语气极其凝重地解释道:“陈阳,你知不知道刚才的剑光意味着什么?”

陈阳凝眉思考了半晌,摇头说道:“不清楚,星月姐,你就别打哑迷了,赶紧说说吧。”

风星月继续说道:“剑气离体,除了达到灵元境以外还有另一种方法,那就是领悟—势,而你之前斩出的那道剑光,便是剑势。”当说道剑势,风星月的美眸中尽是激动与兴奋。

这可是剑势啊,领悟剑势何等之难,一万人中都不知能不能出一名领悟剑势之人,即便在大势力中,但凡能领悟剑势之人都会收到重点培养。

然而陈阳竟然在引灵境便领悟了剑势,据风星月所知,如今最早领悟剑势之人还是在晋升灵元境之后,而这名天才如今已成为一大实力的年轻一代领军人物。

兴奋过后,风星月再次凝声道:“你在引灵境九重便领悟剑势,这种事风云城近百年来从未出现过,所以,想必你知道你如今的处境了吧。”

听完风星月的解释,陈阳的眉头顿时皱成一团,他当然十分清楚,对于天才,大势力一般都是抱着非我族人必杀之的想法,可以说,如今的他处境可谓是糟糕透顶了。

烦闷地揉了揉眉心,陈阳抬头看向风星月,询问道:“接下来该怎么办,风家能应付吗?”

风星月柔声劝慰道:“我已经将这事通过传音石告知父亲了,现在我们能做的只能等了,放心吧,你现在也是风家人,风家是不会放弃自己人的。”

陈阳无奈地点了点头,心中十分憋屈与无力,这种生死不被自己掌握的感觉实在是让人无法忍受,此时,陈阳深刻的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内心对实力的渴望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等待的时光异常煎熬,陈阳与风如烈一脸烦躁地坐在椅子上,风星月也是焦急地来回踱步。

突然,风星月的美眸一亮,她急忙拿出传音石,迫不及待地向其中注入灵元。

闭目感知一番后,风星月缓缓睁开双眸,紧接着轻笑道:“看来我们得在这里多待一会儿了。”

瞧见陈阳二人疑惑地眼神,风星月继续笑着说道:“今晚血斗楼准备举行一场拍卖会,父亲让我们先去参加,他随后便派人过来接应我们。”

陈阳二人听后顿时感觉浑身一松,但紧接着又是犯难了,风如烈抢先询问道:“可是我们没有邀请函啊。”

这时,陈阳淡淡地笑了一声,说道:“现在没有,不过很快就会有人送过来的。”

风星月赞许地看向陈阳,显然,她的心中也是这么想的,只有风如烈一头雾水,不过当他瞧见陈阳二人笃定的眼神,也是选择了相信。

随后,屋内再次陷入了安静,只不过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压抑。

三人没等多久,房门处就传来了清脆的敲门声,随后,门外响起一道甜美女声:“请问,兮魔大人在里面吗?”

陈阳三人相互对视一眼,紧接着,陈阳沙哑着声音说道:“何事?没事别打扰我休息。”

得到回答后,门外甜美的声音再次传来:“兮魔大人,是这样的,小女子奉血斗楼之命邀请您与您的朋友参加今晚的风云拍卖会。不知兮魔大人是否有兴趣参加?”

果然,风如烈佩服地看着陈阳与风星月,心中思量着这两人的脑子是怎么长的,竟然真被他们算中了。

三人重新带上面具,陈阳上前将房门打开,门外的女子赫然是之前认识的小蝶。

结果邀请函,陈阳说道:“我和朋友有些渴了,麻烦你去拿些饮品。”

小蝶恭敬应是,临走前不忘顺手将房门关上。

陈阳直视风星月的美眸,笑着说道:“虽然有些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有时候明话总比暗话更让人心安,星月姐,你说是吧。”

风如烈顿时急了,拉着陈阳说道:“陈阳,你这说的什么话呀!”

陈阳没有回话,只是笑意盈盈地看着风星月,等待着她的答案。